本土语音科技朝“声”入人心奋斗

Sentient.io创办人兼总裁杨乃发:我相信AI将变得很强大,但为什么只有富人能够从AI受惠?我相信咖啡店的阿叔阿嫂也应该可以获益。(唐家鸿摄)
Sentient.io创办人兼总裁杨乃发:我相信AI将变得很强大,但为什么只有富人能够从AI受惠?我相信咖啡店的阿叔阿嫂也应该可以获益。(唐家鸿摄)

字体大小:

本地市场近一年难得迎来一只科技“独角兽”。创立于1999年的纳峰科技,是本地一所大学的衍生公司。从实验室到商业化,再壮大成科技独角兽,纳峰走了逾20年。

本地是否还有更多具备前瞻技术的衍生公司,值得留意?“创新研发·商业革新”系列邀请三家正在起步阶段的衍生公司,分享他们如何从大学课堂或研究机构的实验室走入商业市场,以及其中的挑战和机遇。

本地人工智能科技起步公司Sentient.io自2017年成立以来,已经向10多个投资者筹得超过700万元的资金,目前已有上万个用户在使用它的人工智能(AI)系统,他们主要都是电脑编程人员,来自印度尼西亚、菲律宾、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以及越南等地。

从创办时独自一人,Sentient.io的队伍不断扩展,如今已是个超过30人的团队。团队开发和推广的AI系统,在人们的生活中可以有许多派上用场的好地方,在企业内部、企业对企业,以及企业对消费者,都可以有许多用途,比如让用于与客户沟通的chatbot聊天机器人的发音更接近人声、自动化时刻计算店内人数、语音识别、人脸识别等。

Sentient.io创办人兼总裁杨乃发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透露,希望公司有一天能够到日本上市,因为那里市场活跃而且已经有AI公司挂牌上市,新加坡还没有。

Sentient.io算是一家从新加坡科技研究局(A*STAR)发展出来的公司。谈起公司渊源,可从杨乃发说起。

正如大多数新科研的衍生公司(spin-off),杨乃发也是该局的“校友”,曾经在该局旗下负责进行商业技术转让的科技拓展私人有限公司(Exploit Technologies Pte Ltd,简称ETPL)任职。他离职后仍与前同事有联系。

10年前的某日,他前往开会之前遇到以前在科技拓展公司的同事唐大豪,两人正好都在思考着AI科技的应用。杨乃发想要用AI使大家受益,唐大豪则思考AI如何能帮助企业。

杨乃发说:“商家对于如何使用AI觉得难以掌握。我则是希望通过API,让编程人员轻易使用AI,从而让它普及,使大众受惠。要帮助数以亿计的人,我们就应该为编程人员提供一个平台,对此我们两人有了共识。

“因此,我们认为这是设立一家公司的大好机会,之后我便开始与他们正式会谈。最后决定是向新科研取得执照使用有关科技,主要是语音科技,从语音转成文字,以及从文字转成语音的科技。”

语音技术能了解“新语”

新科研的这个科技,就是一个AI的模式,而它以授权使用科技,换取Sentient.io的股权。这个AI模式的语音科技,帮助杨乃发启动Sentient.io公司。从当初巧遇时的一席谈,到公司在2017年5月成立,这六七年的过程说来话长,但杨乃发已透露概要。

公司创办之初,杨乃发都是“一脚踢”,后来便有几个人加入。2017年11月,公司便有了一些可展示的科技,因此争取到Origgin的“种子”投资,投入30万元。Sentient.io的团队也包括新科研的前同事。

杨乃发表示:“之后,我们把这个语音技术改良许多,它如今能了解新加坡式语言,例如Tampines(淡滨尼)和Hougang(后港)。如果你用Google,它并不知道如何读Hougang。Hokkien Mee(福建炒面)也是新加坡式语言。”

他也说:“如果我能录下你的声音长达60小时,我的系统就可以使到聊天机器人讲得像是你在讲话。我们几个月后将在语音模式方面取得突破,到时只须录下60秒的讲话,不是60小时。”

这个AI科技能调整机器人的声音,可以应用于广告宣传。例如使声音具有个性,如果把音调调高些,就能使语音如同是出自年轻人,以配合年轻的品牌形象。音调降低一些,就显得是来自成熟年长者。

语音模式或波形(waveform)就如同指纹,大家的语音都不同。Sentient.io的目标是要使AI系统能够更好地学习某人的波形。

这个语音AI科技也可用于语音识别。杨乃发透露,当系统还须100小时录音来学习某人的声音时,公司便在与本区域一家银行讨论如何使用语音识别帮助提供银行服务,但冠病疫情干扰了这方面的进展。这其实很有用途,一些国家有很多人使用功能手机(feature phone),有了语音识别就有更多可能,包括电话银行、网上购物等,让人只用语音便能得到服务。

Sentient.io也在致力于把AI用于电脑视觉(computer vision)科技。很多小零售店里都有摄像机,Sentient.io的平台能够帮助这些店时刻知道店内人数,以免店内过于拥挤。

这个AI平台也能帮助确认“不明物体”,例如遗留在大厦电梯大堂的行囊,帮助保安工作。

除了杨乃发,Sentient.io目前另一大股东是设于新加坡的日本投资者Veenex,新科研仍持介于5%至10%的股权。

杨乃发透露,处理东南亚市场,公司今年计划在日本开拓业务,因为那里有许多厂商。目前名古屋有一个客户采用Sentient.io的AI平台检查产品是否有缺陷,这个应用取得良好效果。所以公司获得机会要把这个方案卖给该区更多厂商。公司明年可能进军澳大利亚,甚至去到印度。

公司有意朝翻译发展

杨乃发表示,公司的平台是云技术,上网向编程人员行销不受疫情影响。

至于业务模式,目前是用多少付多少,以多少通电话计算。不过,Sentient.io在今年第三季将推出订用模式,让用户能支付月费,“免费”使用一定的电话通数,类似流动电信服务。它预期一些客户会更喜欢这个模式。

公司今年的目标是要达到200万元营业额,并预期用户增加40%至1万4000个,但它预期明年才能取得盈利。

杨乃发指出,这是因为AI投资相当重本,大学需要15年造就一个AI科学家,他们的薪酬当然不便宜。

然而,他依然决定投身AI事业。“因为我相信AI将变得很强大,但为什么只有富人能够从AI受惠?我相信咖啡店的阿叔阿嫂也应该可以获益。”所以,他要让公司的AI系统能更好地与一般公众沟通。

公司接下来也将朝翻译方面发展。今年第三季,它将推出能够听英语、然后用印尼语讲出来的平台。不过,客户的第一个要求,其实是把英语翻译成日语。杨乃发说,那是来自一家日本公司的要求。日本公司目前已到世界各地做生意,但当他们开会的时候,在日本的同事无法充分理解对方讲的英语。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