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时语:从教育两极分化 看美国经济竞争力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作者认为,拜登要重振美国制造业,会面临劳动力教育质量的严重挑战。(法新社)
作者认为,拜登要重振美国制造业,会面临劳动力教育质量的严重挑战。(法新社)

字体大小:

美国总统拜登提出2万亿美元基础设施计划,并且在演讲中明确提到与中国的经济竞争。这个计划还包括了高科技发展和重振制造业等项目,旨在创造众多具有中产阶级收入的就业。具体金额不论,拜登总统任上展开相当规模的基建和其他政府推进的经济发展计划,几乎可成定论。

在西方世界,美国的经济体制具有最强的竞争力,预计今年冠病疫情解除后的经济复苏,会出现类似中国的年增长率。但是以我之见,美国长远经济竞争力的一个明显短板,是新一代劳动力的基本素质。这里最大的问题,便是普通劳动力的教育水平。

《纽约时报》曾经评论,美国的新一代是有史以来第一次教育水平低于上一代的群体。1980年美国学龄青年的高中毕业率达80%,2000年已减退到74%。这还不提“高中毕业”学历里越来越多的水分。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