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恩·布鲁马:美国全球文化之光尚未减弱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在美国总统拜登的就职典礼上,美国诗人戈尔曼(Amanda Gorman)深情吟诵她的诗作《我们攀登的山》(The Hill We Climb),感动了数百万人;让一家荷兰大出版商委托一位著名小说家着手翻译。但是,选择国际布克奖得主、持非二元观点的白人小说家莱纳菲尔德(Marieke Lucas Rijneveld)来翻译,立即引起了荷兰黑人维权人士的抗议。他们要求由黑人来翻译非裔美国人戈尔曼的诗作。挑选一名白人译者,引起了其中一名抗议者的“痛苦”。莱纳菲尔德退出了这个项目。

与此同时,在世界另一边的日本,美国极右阴谋论QAnon在当地的追随者,正在为特朗普被抢走总统职位的共同信念,添加他们自己捏造的奇谈怪论。日本的QAnon支持者相信,险恶的外国人在幕后统治着日本,天皇家族应该对从原子弹到2011年毁灭性地震的一切负责。如果这还不够荒诞的话,有一群日本QAnon追随者,还把失意的前美国陆军将领弗林(Michael Flynn)当作偶像崇拜。

无论好坏,美国文化的影响仍然像以前那样强大。至少在这方面,有关美国衰退的报道被严重夸大了。即使有中国的崛起、欧盟的巨额财富及特朗普总统任内的尴尬景象,世界各地的人仍然在美国身上寻找文化和政治的指引。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