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任君:世局纷扰中,重温亨廷顿

订户
亨廷顿认为,后冷战时期的冲突的主要根源不是经济,也不是意识形态,而是文化的差异。(海峡时报档案照片)
亨廷顿认为,后冷战时期的冲突的主要根源不是经济,也不是意识形态,而是文化的差异。(海峡时报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亨廷顿(Samuel Huntington)这个名字对新加坡人并不陌生。这位哈佛大学著名教授1993年在美国深具影响力的《外交》学刊,发表了一篇极富争议性的文章《文明的冲突?》,引起了巨大的反响,获得国际媒体的广泛报道和评论,在外交政策和学术圈更触发了没完没了的激烈争论。

该文的主要论点是:后冷战时期的冲突的主要根源不是经济,也不是意识形态,而是文化的差异。他认为,世界政治可能会以“西方对垒非西方”的冲突,以及非西方文明对西方强权和价值观的反应为主轴。反西方的合作最突出的例子,是儒家思想国家和伊斯兰国家之间的联系,双方都在向西方价值观和西方强权发出挑战。因此,西方必须遏制儒家文明和伊斯兰的军事力量的扩展,并利用儒家思想国家和伊斯兰国家之间的歧见和冲突。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