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情

新疆政府发言人:造假蒙骗世人 反华势力炮制“数据库”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新闻发言人徐贵相昨天指斥西方一些反华势力炮制的“新疆受害者数据库”等是“造假库”,企图“诋毁新疆、蒙骗世人”。(中新社)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新闻发言人徐贵相昨天指斥西方一些反华势力炮制的“新疆受害者数据库”等是“造假库”,企图“诋毁新疆、蒙骗世人”。(中新社)

字体大小: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新闻发言人徐贵相在发布会上说,经核实,所谓380个“拘留设施”中,343个点位是正规学校、机关事业单位、医院、住宅、商铺等,占比达90%。“可见,该项目库以假乱真到了毫无底线、歇斯底里的程度。”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新闻发言人徐贵相昨天在北京指斥西方一些反华势力炮制的“新疆数据项目”“新疆受害者数据库”“维吾尔过渡期司法数据库”,是“造假库”“谣言库”“伪证库”,企图“以假乱真、诋毁新疆、蒙骗世人”。

据中新网报道,徐贵相昨天在中国官方举办的涉疆问题发布会上说,经核对,上述三个“数据库”共涉及1万2050人,查实1万零708人,1342人系凭空编造。查实的1万零708人中,6962人在社会上正常生活,3244人因危安暴恐犯罪和其他刑事犯罪被判刑,238人因疾病等原因死亡,264人在境外。

徐贵相介绍,“新疆数据项目”由“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建立,得到了美有关政府部门和反华组织“人权观察”的资助和支持;“新疆受害者数据库”由美国人斌吉恩伙同反华专家达伦·拜勒、赵楼兰、“东突”分子塔依尔·依明等人建立,得到了美国、澳大利亚等国有关方面的资助和支持;“维吾尔过渡期司法数据库”由“世维会”下属的“挪威维吾尔委员会”建立,得到了美国“国家民主捐赠基金会”的资助和支持。

徐贵相指,“新疆受害者数据库”和“维吾尔过渡期司法数据库”主要是煽动、蛊惑、诱拉境外维吾尔族人,或编造一批虚假人员等,汇集了这些人员及相关亲属的所谓“受迫害经历”,用于“作证”,妄图以此坐实新疆“非法关押维吾尔族人”“打压维吾尔族人及穆斯林”等罪名。

他说,“新疆数据项目”大量发布或转发涉疆污蔑文章、视频,妄图以“学术研究”的面目攻击抹黑新疆。比如,该项目“地图板块”中声称,通过卫星图像,借助夜间照明技术研究方法,识别掌握了新疆所谓380个“拘留设施”的地理信息,称新疆在乌鲁木齐、喀什、阿克苏等地“新建大量拘留场所”。但经核实,所谓380个“拘留设施”中,343个点位是正规学校、机关事业单位、医院、住宅、商铺等,占比达90%。“可见,该项目库以假乱真到了毫无底线、歇斯底里的程度。”

徐贵相也指责一些国家的政客、组织、媒体对上述三个涉疆“数据库”奉若至宝,不加核实,不加分析,对这些所谓的“研究成果”和“证人证言”笃信不疑,并据此给新疆扣上“反人类罪”“种族灭绝”的帽子。

2月2日,英国广播公司 (BBC)在一篇涉疆报道中引述维族证人图尔逊娜依·孜尧登称, “新疆‘再教育营’中的妇女遭到系统性强奸和酷刑”,这名证人还说自己“被迫接受不可逆的输卵管结扎灭菌手术”,目睹和亲身经历过“殴打”“性侵”“电击”等迫害,并称自己于2019年1月至6月被新疆官方“软禁”。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发言人伊力江·阿那依提昨天在发布会上表示,图尔逊娜依·孜尧登从来没有做过节育手术的医学记录,“她声称自己于2019年1月至6月被软禁,但其护照系2019年3月13日签发,按规定办理护照须由本人亲自到政府机构申请,如遭软禁,如何外出申领护照?”

对于新疆是否存在强迫劳动问题,伊力江·阿那依提说,新疆各族群众劳动就业是完全自由的。他们有选择职业的自由,去什么地方、干什么工作都是自己的意愿,人身自由从未受到任何限制。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