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关系

佩洛西吁对北京冬奥会展开“外交抵制” 北京斥责美国“搞卑劣政治把戏”

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呼吁对2022年北京冬奥会展开“外交抵制”,并指参加该赛事的国际领导人将失去道德权威。(路透社)
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呼吁对2022年北京冬奥会展开“外交抵制”,并指参加该赛事的国际领导人将失去道德权威。(路透社)

字体大小:

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呼吁对2022年北京冬奥会展开“外交抵制”,并指参加该赛事的国际领导人将失去道德权威。北京昨天强烈斥责美国“利用奥林匹克运动搞卑劣的政治把戏”。

受访学者研判,北京冬奥会发生西方世界“温和式抵制”的风险增大,不排除赛事成为国际政治站队平台。

北京冬奥会定于明年2月4日开赛。由于新疆人权等问题,美国政界以及一些人权机构抵制或要求改变冬奥会举办地的呼声越来越高。佩洛西前天在美国国会的一场听证会上,提议采取外交抵制(diplomatic boycott)做法,并称“不该通过派国家元首去中国参加冬奥会来礼赞(honour)中国政府”。

她质问:“国家元首在种族灭绝正在发生时去到中国……这让人质疑,你还有什么道德权威,再到世界上的任何地方谈论人权?”

不过,与呼吁全面抵制北京冬奥会的呼声相比,佩洛西主张的是一种烈度较低的做法,即美国派运动员参会,但不组织官方代表团参加开幕式或闭幕式。

中国海洋大学特聘教授、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ISEAS)前高级访问研究员庞中英受访时向《联合早报》指出,这是折中的“温和式抵制”,“平衡了美国国内体育、商界、政治界,以及国际政治的需要”。

美国国内对北京冬奥会的态度并不一致。美国奥委会主席里昂斯上月公开表示,反对抵制北京冬奥会,并称运动员不应成为“政治斗争的棋子”。拜登政府至今未对此做出明确表态,仅表示希望与盟国制定一套共同的做法。不过,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一再表示,该问题尚未被讨论。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昨天在例行记者会上回应说,美方个别政客应停止利用奥林匹克运动搞卑劣的政治把戏,不要站在各国运动员和冬奥运动爱好者的对立面。他回击:“美方个别人的言论充斥着谎言和虚假信息,是典型的美式闹剧,注定不得人心,也不会得逞。”

他还讽刺美方个别人自诩道德权威,“不知这种‘无知者无畏’的勇气从何而来?”并批评种族主义是美国长达四个世纪的疮疤,至今仍在流脓流血。

中国已投入大量资源筹备这场高规格冬季体育盛会。不过,迟迟无法得到控制的疫情,给赛事增添不确定性。抵制的呼声持续升温,更给赛事蒙上政治阴影。

英国伦敦大学亚非学院中国研究院院长曾锐生受访时指出,未来几个月,抵制北京冬奥会的压力会增加,可能会有不同形式,如抵制开幕式和闭幕式,外交抵制而非体育抵制,抵制冬奥会赞助商等。“除非中国改变对新疆和维吾尔族的政策,否则压力不太可能缓解。这很可能也会在美国以外的民主国家中发生。”

曾锐生不讳言,多数国家倾向不抵制,但如果北京的维吾尔族政策持续遭到民主国家选民强烈反对,这些国家的政府将面对采取更强硬立场的压力。

不排除出现选边站局面

受访学者也不排除,北京冬奥会出现选边站局面。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吴心伯说:“如果拜登政府在美国国会的推动下开启外交抵制行动,可能会有一些国家跟着美国走,但还是会有很多国家会派官方代表参加。”

不同政治阵营在奥林匹克运动会上站队已有先例。冷战时期,美国等西方国家联合抵制1980年的莫斯科奥运会;四年后,奥运会在洛杉矶举行,前苏联又联合盟友抵制该届奥运会。

但吴心伯认为,把体育政治化并不会达到外交和政治上的效果,因为“冬奥会不可能成为和中国做交易的筹码”。

对于西方是否会形成外交抵制共识,庞中英认为,这有待观察,但与几年前北京申办冬奥会时相比,中国面临的国际环境已发生显著变化。他认为:“如果发生外交抵制事件,冬奥会的影响力将会缩水。”

(记者是《联合早报》北京特派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