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关系

比拉哈里: 美国将继续是支撑 印太稳定不可替代因素

美军导弹驱逐舰“威尔伯”号当地时间5月18日通过台湾海峡。(美军第七舰队官网)
美军导弹驱逐舰“威尔伯”号当地时间5月18日通过台湾海峡。(美军第七舰队官网)

字体大小:

国大中东研究所主席比拉哈里指出,中国的崛起对东南亚构成影响,也在地区造成焦虑,因此东南亚认为美国将继续是支撑印太地区稳定的不可替代因素。

新加坡国立大学中东研究所主席比拉哈里指出,中国的崛起对东南亚构成影响,也在地区造成焦虑,亚细安各国因此对美国的态度发生了重大改变,认为美国将继续是支撑印太地区稳定的不可替代因素。

比拉哈里(Bilahari Kausikan)昨天在日经(Nikkei)主办的“亚洲的未来”国际会议一场分论坛上说,这样的观点从前在亚细安属于不同寻常(eccentric),但现在已成为主流,即便不是每个亚细安成员国都愿意如此公开承认。

他指出,中国的经济和战略影响力正在扩大,但中国并不能取代美国。

“因为中国的崛起不仅对亚细安产生影响,也造成了焦虑。焦虑的原因恰恰是因为中国很大、与东南亚相邻,并且在经济上充满活力。”

比拉哈里认为,大国有责任设法让其他国家放心,但中国并未履行这样的责任。如今东南亚没有一个国家不在某种程度上,对中国的一些行为有所关切。

他说:“亚细安内部有了更好的共识,要和中国打交道,美国的存在至关重要。”

比拉哈里强调,没有国家会回避中国,大家也都想同中国维持密切、良好或稳定的关系,但区域内的每个国家都清楚,要管理好与中国的关系,就有必要同美国及日本等美国的盟友,保持密切或至少是稳定的关系。

比拉哈里也是新加坡外交部前常任秘书。谈到中美关系时,他指出,拜登政府对待中国的做法,本质上与特朗普政府相同,主要强调战略竞争。

他研判,印太将成为中美竞争的主要舞台,因此“正确理解这种竞争的性质至关重要”。

比拉哈里认为,中美当下的竞争并非新冷战。他解释,美国与前苏联在冷战期间领导两个不同的体系,两者仅在边缘稍有交集,当时的竞争是为决定哪种体系占上风;但美国和中国今天都是单一国际体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两者相互关联,并与这个体系中的其他部分相互连接,比如通过全球供应链网络与日本、欧洲、亚细安相连。其范围、密度和复杂性,在世界经济历史上前所未有。”

比拉哈里认为,中美的竞争是为决定谁将主导这个单一的全球体系。“体系内的竞争与体系间的竞争存在根本区别,密集的供应链网络,让美国与中国完全脱钩变得极不可能……美国与中国的竞争,远比美国同前苏联的竞争复杂得多。”

比拉哈里批评说,缺少一个具备连贯性的美国贸易政策,对美国以及每个同美国有联系的经济体而言,都是一项战略负债。

“美国许多人并没有把两者联系在一起,对中国是一种态度,对贸易又是另一种态度,但这两者都应该是一个连贯性战略的一部分。”

对于中美发生最极端的竞争——有计划的战争,比拉哈里认为这样的可能性非常小。他也不认同中美会陷入修昔底德陷阱的说法,理由是中美互相之间存有核威慑。

不过,他没有排除擦枪走火的可能性,并认为相比在东中国海或南中国海,双方在台湾海峡发生擦枪走火,局面会更难控制。

比拉哈里解释,中国共产党用来将自身合法化、关于屈辱和复兴的强烈民族主义叙事,在台湾问题上会引起更强共鸣。此外,中共培育的高度民族主义,甚至接近自我中心(egoistic)的公共舆论,可能会让北京在发生擦枪走火时无法后退。

至于台海能否维持和平,他认为将取决于两个因素。“第一是解放军告诉中共领导层,关于他们向台湾发起军事行动,同时阻止美国干预的能力……第二,一段时期后,台湾内部的政治方向会如何发展。”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