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民总辞后 香港立法会将变成“一言堂”?

四名泛民议员昨天被DQ后,所有泛民议员即离开立法会会议厅,仅剩下建制派议员。(路透社
四名泛民议员昨天被DQ后,所有泛民议员即离开立法会会议厅,仅剩下建制派议员。(路透社

字体大小:

港府昨天按照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宣布于原定9月立法会选举中,被裁定提名无效的现任议员杨岳桥、郭荣铿、郭家麒、梁继昌四人,即时丧失立法会议员资格。

泛民主派其余15名立法会议员随即宣布总辞以示抗议,剩下的两名非建制派议员郑松泰(热血公民)和陈沛然(医学界)则会留任。这也是香港史上最大规模的立法会议员集体离任。

file7d5ixeeh5eta2l1hjcq.jpg
杨岳桥(前排左二)、梁继昌(左三)、郭家麒(右三)和郭荣铿(右二)昨天被港府褫夺立法会议员资格,民主派会议召集人胡志伟(前排中)与其余泛民主派议员宣布将在今天集体辞职。(法新社)

据统计,以上四人被取消议员资格(DQ)后,加上泛民议员总辞,立法会再减少19名议员,令原本60席的立法会,只剩下41名议员,除郑松泰、陈沛然外,其余都是建制派。

本届香港立法会原有70席,但经2016年梁颂恒、游蕙祯因宣誓案被DQ,2017年梁国雄、刘小丽、 姚松炎及罗冠聪四人同样因因宣誓案被DQ、工联会的何启明今年5月转任劳福局副局长,以及朱凯廸等三名泛民议员今年9月不接受延任而离职后,只剩下60名议员。

网媒“香港01”指出,目前议会的法定人数为35人,只要建制派有足够人数在席,都不会有太大影响,况且泛民主派不在议会中,即使没有足够人数在席,都未必会有人要求点算法定人数,流会机会大大减少。

file7d5uvgn6cbdztx9b9qg.jpg
网媒“香港01”指出,目前议会的法定人数为35人,只要建制派有足够人数在席,都不会有太大影响。(法新社)

香港泛民议员过去一直被指要求点算法定人数、或者发表冗长演说等,以阻止立法会实施多数决定的表决。泛民总辞后,此事日后将不会再出现,整体表决程序预料会加快。

至于一些关键议题,例如《基本法》第23条立法属政府议案,“香港01”认为要通过相当容易。不过,目前《香港国安法》已立,完成《基本法》第23条立法的宪制任务,“已非优先工作”。

但政改方案则无论如何都过不了。因为《基本法》附件一及附件二订明,行政长官和立法会产生办法如需修改,须经立法会全体议员三分之二多数通过。“全体议员”仍是以70席为基数,所以须获47票支持。目前议会只剩41名议员(连同按惯例不会投票的主席梁君彦),政府也表明不会补选,因此本届议会不可能通过政改。

1105260434131119.jpg
2003年7月1日,为反对《基本法》23条立法,据报数十万香港市民发起了大游行。(互联网)

林郑:香港立法会不会变成橡皮图章

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昨天也在人大常委会决定公布后称,港府提请中央政府处理议员资格问题,是因为这牵涉到人大常委会早前宣布批准港府押后立法会选举,以及全体议员延任的决定。全国人大是中国最高权力机关,全国人大常委会依法替香港特区处理了一个宪制问题。

“从简单的逻辑来看,一个不符合参选立法会议员法定要求和条件的人,自然都不具备出任立法会议员的法定要求和条件。”

对于泛民主派提出总辞,林郑强调,即使议会没有泛民主派,也不会变成橡皮图章。她进一步说,如果外界认为建制派议员是橡皮图章,“这不公平”,并称自己欢迎不同意见及互相制衡。

至于日后在没有泛民主派议员下提交法案会否感到不好意思,林郑称“不存在不好意思”,反而说“议会能够尽快通过,我们更加兴奋”,因为让政府推展的工作更高效率。

file7d5h6xhujkx1d8y59jcq.jpg
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昨天在记者会上说,即使没有泛民主派,香港立法会也不会变成橡皮图章。(彭博社)

立法会建制派“班长”廖长江昨天也举行记者会回应。他指出,人大常委会有权对《基本法》及《香港国安法》在实施过程中遇到的宪制性问题作出处理,强调人大决定具有宪制地位和法律效力,港府必须执行。

廖长江也强调,立法会不会变成橡皮图章,更不会只剩下一把声音。他说,建制派有六个版块、四名独立议员,又举例称不相信一向言行出位的建制派议员何君尧会完全听他说话。

至于会否修改立法会内部守则及议事规则,廖长江回应说,建制派一直考虑修改议事规则,不会因为泛民主派提出总辞而放弃有关工作,“应做就会做”。

从四名议员DQ到泛民总辞的酝酿过程

这次人大有意第二度主动DQ泛民主派议员的消息,最先是在周一(9日)传出的。数家港媒引述消息人士称,11月10至11日举行的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将临时增加议程,讨论DQ至少四名议员。

报道当时已透露,这四名议员分别是杨岳桥、郭荣铿、郭家麒和梁继昌。

同一时间,亲中的《大公报》与《文汇报》以头版报道称,泛民主派议员涉嫌违反誓言,“违爱国者治港原则”,又称社会各界要求“尽快踢走揽炒派(玉石俱焚派)议员”。

file7d5jp559fjmh4tzn189_1.jpg
这次人大有意第二度主动DQ泛民主派议员的消息,最先是在周一(9日)传出的。图为位于香港金钟的立法会大楼。(彭博社)

何谓“爱国者治港原则”?按照《大公报》说法,是已故中共领导人邓小平生前提出的三项原则,即必须由以爱国者为主体的港人来治理香港,以“尊重自己民族、诚心诚意拥护祖国恢复行使对香港的主权、不损害香港繁荣稳定”为爱国者标准。

据BBC中文网报道,到了2014年,中国国务院发布《“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白皮书,当中要求:“在‘一国两制’之下,包括行政长官、主要官员、行政会议成员、立法会议员、各级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员等在内的治港者,肩负正确理解和贯彻执行香港《基本法》的重任,承担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保持香港长期繁荣稳定的职责。”

“香港01”则报道称,人大常委会除了研究循《基本法》第104条对付四名议员外,也不排除研究循《香港国安法》,以“严重干扰、阻挠、破坏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权机关或香港特别行政区政权机关依法履行职能”为理由,起诉四人“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旦被法庭裁定有罪,可被判处无期徒刑。

file7d5h6xpw80wtzifb2de.jpg
四名泛民议员昨早被裁定即时丧失立法会议员资格后,有建制派支持者到立法会大楼前表示支持。(法新社)

至于为何人大常委会在批准现届议员延任一年时,没有即时褫夺被禁止寻求连任的四名议员,“香港01”分析,这是要摆出一种政治姿态:“我已经给你机会改过自新,但你仍然执迷不悟,DQ是你自找的。”

自立法会于10月恢复运作后,迄今举行过四次大会,其中三次因点算时人数不足而流会。香港立法会主席梁君彦周一(9日)受访时说,议员有权根据《基本法》要求点算法定人数,但泛民主派先后80次要求敲响点名钟声,“观感如何,市民心中有数”。

  • 6月30日:《香港国安法》通过
  • 7月30日:12位泛民主派候选人,被取消参与立法会选举资格
  • 7月31日:港府宣布香港立法会选举,因疫情延后一年
  • 11月11日: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颁布决议,泛民四议员被DQ;同一天,泛民宣布集体总辞

泛民总辞有何利弊?

伦敦大学亚非学院中国研究院院长曾锐生教授对BBC中文网说,他不同意泛民主派总辞。他表示:“总辞这手段必须慎重使用,且要用在能达到的明确目标上。除非有一个可实现的明确目标,否则不应采用此手段。”

香港评论员刘锐绍则担忧,只剩建制派的立法会在未来这一年时间内,可能修改立法会与行政长官选举的“游戏规则”。然而即便如此,“没有效果都得做,难道还留下来做花瓶吗?”民主派各议员只能按照自身能力考虑去留,并自行承担责任。

file7by9b7bpcr41kgzo4a1k.jpg
一名男子正在尖沙咀的滨海布道上散布。(法新社)

《明报》今天透过社评说,泛民主派集体辞职是否明智,还要看事态发展,但北京划下的DQ议员三红线,即宣扬或支持“港独”、寻求外部势力干预以及危害国安,从政者必须与之清晰切割,不能再含糊其辞。

《星岛日报》的社论指出,这次人大常委会是立法,而不是释法,意即北京是直接出手,港府只是依法执行。

该社论认为,泛民总辞之举相信不会丝毫改变北京“拨乱反正”的决心,反而令自己陷入更深困境,更难翻身。

网媒“众传媒”则刊文写道,泛民虽然在立法会内只有稍多于三分一议席,但在地区直选总得票过半数,“是社会上的多数”;总辞也意味着,只由建派组成的立法会缺乏足够民意授权,不能代表大多数,香港将陷入政治危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