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带鱼达人自爆 只会买卖不会养

一生买卖鱼,但白能春直言,自己并不会养鱼。(饶进礼摄影)
一生买卖鱼,但白能春直言,自己并不会养鱼。(饶进礼摄影)

字体大小:

坐拥养鱼场,买卖热带鱼超过半世纪,阿公被誉为“热带鱼达人”,却自爆自己原来只会买卖、不会养!

这位阿公是现年已70岁的白能春,他是从事观赏鱼进出口生意的日昇水族公司创办人。

白能春在位于林厝港的渔场接受《联合晚报》访问时说,自己大半辈子与热带鱼为伍,热带鱼的不同品种他更是如数家珍,很多都以为他很会养鱼,但事实刚好相反。“老实说,我到现在还不会养鱼,只会做卖鱼的生意。”

他笑说,从事这行似乎是天注定,因为他早年住的甘榜,不是养殖热带鱼,就是种植胡姬花。

“我回甘榜之前,有做过从事收音机零件买卖的生意,我想利用这点小经验,做些跟其他人不一样的东西,所以选择买卖观赏鱼。”

白能春说,他12岁时离开忠邦一带的甘榜,到坡底半工半读,中四毕业就跟随大姐夫到结霜桥买卖收音机零件,还曾当过“穿短裤的警察”。

买卖收音机零件的生意后来以失败收场,他才在21岁时回到甘榜,并在一名邻居的鼓励下再次从商,但这次,他经营的是甘榜最熟悉的行业:热带鱼买卖。

注册公司后,白能春把家当公司,开始做渔场生意。

1978年,政府要发展义顺组屋,渔场从义顺搬到乌鲁三巴旺,并在那里呆了10年。乌鲁三巴旺的渔场,后来又因土地被征用而又搬到后港一带的小型工厂。由于工厂太小,白能春才在1991年搬到现在的所在地。

已有三个孙子的白能春笑说,“我一辈子从未住过组屋。现在这里绿意盎然,空气新鲜,应该不会再搬了?”

现有渔场的20年租约在2011年已到期,但土地管理局(SLA)已经延长租约。

向邻居借千元起家

向邻居借了1000元起家,为了有一副生意人模样,特地买公事包和打字机,打信寄出国推销热带鱼。

回忆起当年开始做生意时,白能春说,除了买鱼,他还特地去买了一个公事包和一个打字机。

他说:“拿到钱后,我买了一个打字机来打信。除了宣传自己的生意,也可以回复顾客。我也买了一个木桌和公事包,到了现在,这三宝还在完好无损地在我的办公室里。”

白能春也记得,自己的第一宗生意来自关岛。“那时候,我寄了很多封推销信,多到我记不清多少封。我的第一个订单来自关岛,他们当时要买价值500元的热带鱼!”

打英文信 用英汉字典逐字查

华校生打英文信,手拿英汉字典逐字查;开信箱如同开宝箱,有人回信就表示生意上门。

除了公事包、打字机和桌子,白能春还有多一个“法宝”,就是一本英汉字典。

白能春说:“我是华校生,当年就是靠这本字典,一边写,一边学习。”

万事俱备后,他到美国大使馆和英国最高专员公署的贸易推销部门走一趟,收集了外国观赏鱼入口商的资料。

接着,他跟本地养殖场的鱼商洽谈,做出了价目表,再逐个寄给外国入口商争取合作。

一生三遇贵人

一生三遇贵人,为生意奠下基础。

谈起生意,白能春说,自己非常幸运,一生中遇到了三个贵人。

他说:“第一个是我的邻居。如果不是他当年借了我1000元,我就不会有今天。”

第二个是一名瑞典人,他当时在1978年接待了一名来自瑞典的年轻人。因对热带观赏鱼有兴趣,这名年轻人是透过自己的商人父亲来到新加坡的渔场实习。

“他在新加坡待了9个月,在我这里和朋友的渔场帮忙。我过后也到瑞典找他,还跟他到欧洲各地寻找商机。”

白能春坦言,欧洲现在仍是他的主要市场,而当年的欧洲之行也让他认识了第三名贵人。

他仍记得,当时在比利时和顾客吃饭,“我在餐馆里认识了一名侍应生,他是越南华侨,后来也成了生意人。”这名越南华侨成功后,也助他一臂之力打入欧洲市场,因此非常感谢他。

白能春说,他过后到当时的三巴旺邮政局租了一个信箱,“我每天到信箱查看,开信箱就有如开宝箱。就这样,答复的信件陆续来,生意也有了起色。”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