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凭AI搜索 本地公司要当法律知识界谷歌

INTELLLEX代表智能法律(Intelligent Law),其中三个L代表Law School(法学院)、Law Firm(律师事务所)和Law Courts(法庭)。管理团队为曾子谦(左起)、李剑欣和陈峙汎。(INTELLLEX提供)

字体大小:

今年4月,INTELLLEX获本地风险投资者Quest Ventures所领导的几个基金联合注资210万美元,成为相信是本区域首家获得这等投资额的法律科技公司。公司创办人深知搜索资料的不易,立志于运用人工智能技术(AI)改善法律知识管理领域的运作。

新加坡法律采纳普通法系,特点是需要反复参考判決先例,但要如何从海量的普通法文献和判词中,找出一份包含信托、地皮公司、私生子和遗产继承几个元素的判例?

立杰律师事务所的前律师曾子谦(34岁)深知搜索资料的不易,立志于运用人工智能技术(AI)改善法律知识管理领域的运作。

2015年,他与四名好友李剑欣(32岁)、陈峙汎(34岁)、黄怡慧(32岁)和许展阁(35岁),联合创办AI法律科技公司INTELLLEX,成立专业知识管理系统,并设下目标,要成为“B2B(企业对企业)专业领域的谷歌”。

几经耕耘,这家也服务金融业、企业和税务领域的科技起步公司,团队已扩大到16人,并在英国伦敦设分公司。

公司逐渐赢得口碑,客户包括本地大型律师事务所、政府机构和国际律所。

今年4月,INTELLLEX甚至获本地风险投资者Quest Ventures所领导的几个基金联合注资210万美元(约292万新元),成为相信是本区域首家获得这等投资额的法律科技公司。

曾子谦说,公司准备用这笔资金扩大亚太和欧洲的服务,并研发新产品。

“资讯的爆炸及人工成本的提高,促使专业知识领域未来必须依靠人工智能的辅助。风险投资者的注资,证明了他们认可法律科技领域是方兴未艾的领域,日后仍有发展潜力及增长的空间。”

本地律所态度逐步开放

他指出,人工智能、数码化等科技发展,已让世界各地的商业模式和专业知识领域起了颠覆性的转型,但人工智能的运用在新加坡还属于起步阶段。

“主要是很多人还不理解科技的运用,坚守原有的商业模式。推动新科技得由管理层决定,但许多管理层都上了年纪,又缺乏科技知识,对人工智能的采纳形成阻力。”

曾子谦说,许多律所不愿花钱整合内部的“知识产权”,无法有效进行知识管理。律师筹备案子变得繁琐,要搜索对案子有用的法律文件时,只能凭记忆思考该参考什么文件。

该公司为专业知识文件分类,让律师可从不同的“知识层面”(knowledge dimensions)着手,例如法律论据、文档类别(陈词、判决理由、法律文献、股东协议等)、法律范畴(刑事、侵权、禁制令、租户纠纷、遗产信托法等)。

“我们运用了知识图谱技术(knowledge graph),将不同的概念联系起来,用户能从海量的法律文本和文档自动分类等功能,进行智能搜索,迅速获取信息。一言蔽之,我们想成为搜索专业领域信息的谷歌。”

这些年来,政府通过不同的津贴计划,包括法律科技加速计划,协助律师事务所加速采纳科技,本地律所也逐步对人工智能采取开放态度。

曾子谦说:“我们一些年轻的律师客户,较能理解人工智能的优势。他们的律所规模虽小,但因为有强大的知识管理作为后盾,面对资源较多的大所时,也不会处于劣势。”

他指出,冠病疫情期间,企业都推行在家办公。“我们利用人工智能来为文件进行自动标签,再进行智能检索,让律师居家办公,也可以让知识库近在咫尺。”

公司较早前也获创新科技创办人沈望傅、电玩游戏供应商雷蛇(Razer)的其中一位投资者——立杰律所合伙人詹德拉莫翰律师和孵化公司Small World Group Incubator管理合伙人张洁冰的资金支持。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