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FIC支持家具业踏上数码化浪头

字体大小:

“一道来谈”栏目邀请积极转型的本地商会和会员,让他们分享转型的心路历程。本文访问了新加坡家具工业理事会的会长和两名会员,了解家具工业理事会如何根据业界的演变推出援助计划,协助会员应对冠病疫情挑战。

冠病疫情打乱了许多家具业者如常营运的步伐,但也提供了一次重启的机会。新加坡家具工业理事会(SFIC)为会员提供数码化和国际化等课程,协助企业及员工提升技能,加速转型。

新加坡家具工业理事会于去年3月底推出会员援助计划SFICAssist。这项145万元的计划获得新加坡企业发展局的“群策群力,强化企业”(STEER)计划支持,每名会员可以得到1500元至9000元的补助。

计划从去年4月至今年9月开放申请,至今已有大约70名会员受惠,参与了家具工业理事会旗下培训机构SFIC Institute所提供的31项课程。课程内容涵盖国际化、数码化以及培训与设计开发。

潘文发:业者须思考转型

于去年底接任新加坡家具工业理事会会长的潘文发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说:“这个行业已发生很多变化。科技发展造成消费习惯改变,业者必须思考如何转型,例如如何通过社交媒体与消费者互动。”

加上电商平台发展蓬勃,消费者的选择更多元,不再局限于本地才能买到的家具产品。

潘文发也说,如今人们在选择家具的时候,也不再仅仅考量单一产品的美观和功能,而是从生活风格着手,“过去是产品为主,现在是生活方式为主。”

在众多因素影响之下,家具业者若谨守过去的经营方式,恐怕已无法适应时代的变迁,冠病疫情更加深了这样的改变。

SFIC Institute的课程因而相当重视数码化方面的学习。潘文发说,家具工业理事会希望借助这些课程,协助会员打造适合的线上与线下(O2O)以及全渠道(omnichannel)策略。

该机构也推出专为家具业培养数码人才的“专业人士转业计划”(Professional Conversion Programme,简称PCP)。目前已有108人通过计划成功转业。

此外,参展是家具商拓展海外业务一个很重要的途径。疫情期间,所有到海外参展的计划都被迫取消。家具工业理事会于去年10月推出“创意空间”(Creativ-Space)平台。此平台以3D虚拟陈列室的方式呈现,综合本地多个家具品牌,让业者更容易与国际买家接触并交易,包括进口商、分销商和建筑师。

潘文发透露,家具工业理事会计划推出一项创意工匠计划,为本地培训更多具备工艺能力的工匠,减少对邻国的依赖。

员工学习新技能 解封后派上用场

Commune Lifestyle的业务拓展团队趁着阻断措施期间,学习项目风险管理,并在解封后立即将新技能派上用场。这家公司是本地上市家具制造商高大(Koda)的子公司。公司共同创办人许祝显说,大部分进入该行业的新人,一般上是直接跟着公司的资深员工学习,边学边做。

业务团队在阻断措施期间无法如常上班,但他们趁着那段时间通过SFICAssist计划,以更有系统的方式学习项目风险管理,提升专业技能。许祝显说,我国启动第一阶段解封,这些技能就可以马上派上用场。

许祝显透露,过去大部分项目合约都必须由他亲自出马,“现在业务团队可以先行评估,我再来作最后决定。这样减轻了我很多负担。”

Commune Lifestyle在数码化方面也毫不懈怠。公司自2016年已启动数码化,相继推出三维模拟居家摆设服务以及采用扩增实境技术,让顾客通过自己的手机看到Commune家具摆在家里的情况,然后直接上网店购买。

许祝显说,经过几年的努力,公司在2019年正式完成部署线上到线下的全渠道销售模式,不料隔年即暴发冠病疫情。“所幸我们已经做好准备,在阻断措施期间才不至于慌了手脚。”公司去年4月至今年1月的电商销售,同比增加了400%。

他认为,数码化是一个不断完善的过程,“我们接下来希望通过数据分析,进一步提高效率,让更多流程自动化。”

电商销售幼儿床 成妈妈群热门话题

First Sight International的员工在阻断措施期间学习数码行销,成功为公司旗下的儿童家具品牌打响名声,甚至成为妈妈群的热门话题。

公司创办人卢作为受访时说,First Sight主要为学校和政府机构提供空间设计。公司旗下所经营的儿童家具品牌Edupod,一向来是为教育部幼儿园和学前教育中心,提供本地制造和进口的儿童家具与游乐设施。

卢作为指出,政府去年初已开始暂缓大部分招标活动。到了4月初,政府宣布实施为期大约两个月的阻断措施,公司员工顿时很慌乱,“没有标案,等于没有收入,员工没有工作。”

为了提振员工的士气,卢作为鼓励全公司上下一同去上课,学习新技能或接受重新培训。和许多家具同业一样,First Sight获得新加坡家具工业理事会的SFICAssist计划补助,减轻负担。

卢作为和员工一同上了数码行销课程,“我们开始将所有产品放上网,包括Shopee和Lazada这些电商平台。”他发现,在疫情相对严峻期间,许多家长上网订购Edupod的小型游乐设施。

另外,有一组妈妈在社群媒体开了讨论群组分享Edupod的幼儿睡床。卢作为猜测,许多学前教育中心使用这款睡床,因此引起注意。虽然起步较晚,他透露公司的电商销售增长了60%。

(本专版每逢星期四刊登。欢迎商团提供资讯,请传真到63198125或电邮到zbcj@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