仍是东南亚领先创投目的地 我国起步公司去年吸引55亿元投资额

总理公署部长兼人力部和贸工部第二部长陈诗龙(右)向起步公司业者了解机器手臂的操作。(ACE提供)
总理公署部长兼人力部和贸工部第二部长陈诗龙(右)向起步公司业者了解机器手臂的操作。(ACE提供)

字体大小:

新加坡继续是东南亚领先的创投目的地,本地起步公司去年吸引了约55亿元投资额,是五年前的三倍。

总理公署部长兼人力部和贸工部第二部长陈诗龙说,在行业参与者和政府共同努力下,我国起步公司的生态体系在史无前例的冠病危机中继续蓬勃发展及保持韧性。

他昨天(3月30日)出席创业行动社群(Action Community for Entrepreneurship,简称ACE)举办ACE社区活动发表演讲时指出,东南亚有14个独角兽企业(超过10亿美元市值的起步公司),其中10个以新加坡为基地。

另外,我国截至2019年已有3600家起步公司、190个孵化器和加速器,也有200多个私人风险基金把总部设在新加坡。

作为创业行动社群的荣誉赞助人,陈诗龙表示创业行动社群和其他生态系统促成者积累的努力,已催生出一个强大的起步公司生态体系,但他相信还可以做得更多。

创业行动社群首席执行官洪武财说:“我们不能对这些早期的成果感到自满,因为全球的起步公司生态体系是高度变化和不断发展的。”

创办于2003年的创业行动社群昨日发布世界银行一项最新研究报告。该报告指出,我国起步公司生态系统蓬勃发展,成为新兴市场经济体的参考。然而,未来增长将面临不少挑战,包括资金缺口、海外扩展和人才保留。

世行指出,由于越南和印度尼西亚已开始建立起自己的起步公司生态体系,使区域竞争更加激烈。这让本地起步企业要从新加坡扩大规模至周边市场更加困难。法规和政策局限使国际人才进入新加坡面对挑战,进一步阻碍起步企业寻找必要技能及到邻近市场开拓的员工。

报告也指出,政府的参与也为投资者带来挑战。虽然政府对起步企业融资很重要,但有时会导致估值出现偏差,并使投资过程变得复杂。

世行研究团队是去年2月到我国实地考察,访问政府代表、起步公司和投资者后做出上述研究。

陈诗龙认为,世行研究报告对我国创业生态系统所提出的建议非常及时。

他强调,私人风险基金对于起步公司至关重要,特别是那些精深科技领域的起步公司,需要更长孕育期,它们的融资被许多投资者认为风险很大,因此政府推出“起新—投资”(Startup SG Equity)计划,协助起步公司吸引更多私人投资。

起步公司可利用我国作为门户走向区域

陈诗龙对起步公司在区域的发展表示乐观,看好它们可利用新加坡作为门户走向区域。为此,政府将扩大全球创新联盟(Global Innovation Alliance)网络,未来五年从目前的15个城市增至超过25个。这有助起步公司实现国际化,透过当地合作伙伴抓住全球机遇。

创业行动社群主席兼求索创投(Quest Ventures)合伙人陈中指出,我国培育了不少潜力巨大的起步公司,包括智慧芽公司(PatSnap)、买卖平台Carousell、油漆品牌制造商Gush,以及员工管理软件设计公司StaffAny等。它们都已向区域扩张,有些更迈向国际,“现在的挑战将是在这些成功基础上继续培育下一代冠军。”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