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僻处开餐馆 食客闻香来 ——专访‘天翼海鲜’老板林子翔

林子翔捧着招牌菜之一的“天翼 拼盘”,在万礼连路的旗舰店“天翼海鲜”餐馆亲自上菜。
林子翔捧着招牌菜之一的“天翼 拼盘”,在万礼连路的旗舰店“天翼海鲜”餐馆亲自上菜。

字体大小:

生活进行中

要搞餐饮业,食物要好吃,地点更要好找,这是连门外汉都懂的道理。

经营多家咖啡店和煮炒摊的林子翔,却偏偏在“乌鲁”(马来语Ulu,原意是上游,用开后泛指偏僻)的地方开餐馆。

先是在大巴窑工业区开“天翼海鲜”,与不远处的寿板店为邻,据说有人办婚宴曾迎面“巧遇”出殡队伍,也不以为意。

两年半前,他又搬店到更偏远的万礼连路货仓区。

他相信“酒香不怕巷子深”,只要食物好吃、价格公道,再不方便,食客也会闻香而至,结伴而来。

就算多次被人“看衰”,看准他“包死”,他却把阿公留下的68年咖啡店招牌发扬光大,在餐饮业另辟蹊径。

本期《生活进行中》,来听听这个年轻饮食集团老板“你越看我不行,我越做给你看”的故事。

37岁饮食集团老板Johnson林子翔,并非含着银汤匙出世的富二代。

他说,1949年,爷爷林作在旧淡滨尼路开了“大华作记”咖啡店,父亲林大会20多岁时与妻子白枚霖接手,之后搬到后港7道第10座楼下。

说得好听,他是“大华咖啡店”的第三代传人。

但26岁继承祖业那年,他接手的只是一间租来的咖啡店。一年半后政府拆迁,他到处求人顶让咖啡店,搬店时,只带走一块招牌。

20170807_news_shenghuojinxingzhong1_Large.jpg
九年前,林子翔搬到后港8道自己顶下的第一间咖啡店时,只带来阿公留下的一块招 牌“大华作记茶室”,如今继续挂着留念。(受访者提供)

那块有68年历史的招牌,目前挂在他顶下的第一间咖啡店,后港8道第435A座楼下。

经过11年奋斗,林子翔如今是五福集团的董事,旗下拥有超过10间“大华咖啡店”、多家“天佳海鲜”煮炒摊、包括“天翼海鲜”在内的多间酒楼,也是“Kiwi Maxi”鹿胎素和台湾著名素食品牌“斋之传说”的本地总代理。

“天翼”酒楼和“天佳”煮炒摊,招牌菜包括金桶饭、三味鸡、咖喱鱼头和鹅肝螃蟹焗饭等,卖点是“高级酒楼菜肴,咖啡店价格”。

接手咖啡店 放弃升学梦

2006年,拥有理工学院电脑工程专业文凭的林子翔,正准备报考南大电脑工程系,但52岁的父亲却因胰脏癌过世,他只好打消深造念头。

20170807_news_shenghuojinxingzhong2_Large.jpg
拥有理工学院电脑工程专业文凭的林子翔说,中学时协助父亲在咖啡店掌柜,练出“边读书边找零钱”的本领。

在家中三姐弟中排老二的他说,姐姐大学毕业后当时装采购员,弟弟念完硕士当建筑师,他没得选择,在26岁那年当上咖啡店老板。

20170807_news_shenghuojinxingzhong3_Large.jpg
林子翔七岁就到咖啡店帮忙,从洗杯杂工做起,也学会开牛奶罐、削面包,甚至一次过捧10杯咖 啡。(受访者提供)

谈到与咖啡店的缘分,他透露,自己七岁就到咖啡店帮忙,从洗杯杂工做起,也学会开牛奶罐、削面包,甚至一次过捧10杯咖啡。

中学时,他放学后也协助父亲在咖啡店掌柜,练出“边读书边找零钱”的本领。

“当时没有收银机,我把银角放在一个碗,顾客来买饮料,我一边坐在柜台的椅子上专心读书,一边头也不回地找零钱。”

接手打理咖啡店初期,习惯亲力亲为的他到处寻找价格公道的货源,由此奠定他管理煮炒生意的“一条龙”模式——无论海鲜、鲍参翅肚或蔬菜等食材,都直接跟供应商拿货,以确保价廉物美,卖得更便宜。

迷乐高 爱研发

有趣的是,林子翔虽然无法实现年轻时钻研电脑工程、晶片或程序编写的梦想,却把“研究精神”用在拼装乐高积木(LEGO)。

他不单收集和拼装经典乐高系列组合,还在友诺士设立了“乐高之友”私人展馆,免费开放给乐高爱好者切磋心得,一同欣赏不同年份的正版乐高积木。

如今,林子翔也把这股研究精神,用在研发新菜肴。

他表示,希望将高级酒楼菜肴平民化,更希望不断推陈出新,保住食客的胃,以吸引更多年轻人,让他们发现“到咖啡店用餐,也可以很高档”。

因此,他与头手刘闻业(39岁)等厨师团队,勤于上网观摩中港台马等地的美食节目,汲取灵感后“看了就变”,自创一格。

代表作之一的金桶饭,就是参考并改良了中国木桶蒸饭的做法,把炒饭放入木桶里蒸。做工虽繁杂,却能将鲜虾、带子、咸鱼和XO酱等佐料的味道逼出。每当掀开桶盖的刹那,总是满室飘香。

又如三味鸡,则是把炸鸡、沙拉鸡和烧鸡放在精美托盘,卖相诱人,很受欢迎。

有一回,他到新山的海鲜餐馆吃了鹅肝螃蟹焗饭后,特地带厨师越过长堤,学习这道焗饭的秘诀,还把鹅肝搅成糊状,巧妙地与螃蟹肉的鲜甜紧密结合。

此外,天翼四年前推出的招牌拼盘“龙虾五拼”,也参考了马来西亚高档餐馆的做法,把龙虾等拼盘佳肴摆在“一艘船”上,先声夺人。

曾太相信人 欠百万债务

2012年,林子翔经历了事业上的高峰和低谷。

那一年,他在全岛邻里咖啡店,开了16间叫好叫座的“天佳海鲜”煮炒摊,还在乌美拥有一个中央厨房。

32岁的他,怀抱雄心壮志,却遇到一生最大的挫折,一切必须从零做起。

原来他太相信人,结果账目出问题,每摊欠供应商数万元,他前后欠下百万元巨债!

他一度很颓丧,想过关掉公司宣告破产。

但另一名合伙人傅再生(56岁)不答应,坚持欠钱要还,不能一走了之。

他想通后,咬紧牙关,毅然变卖中央厨房套现、关掉11间煮炒摊。

傅再生受访时说:“我当时的想法是,做生意诚信最重要,就算关掉公司再开,人家还是认识你。后来我们分期付款,用了三年时间,边赚边还,把欠供应商的钱都还清了。”

你越看我不行 我越做给你看

林子翔说,他念书时有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话说他小五留班一年,中学时进入五年制的普通源流。

由于小学念了七年,他开始变得“醒目”,打起精神念书,从中一到中四,都考到前三名。

他透露,中三那年因为对会计课没兴趣又叛逆,频频考不及格,会计课女教师气不过,当着全班跟他“打赌”说:“如果你的会计能考到全班第三名,我帮你揹书包一个月。”

他说,当时离考试只剩一周,他发奋图强拼命恶补,结果竟考到全班第一名!

“老师当时说,既然你做得到,我也会遵守承诺。但我说,不用了。”

他说:“我的性格就是这样,你越看我不行,我就越做给你看。后来做生意遇到困境,也是靠这样的想法,坚持走出一条路。”

可惜的是,他后来误交损友,学会飙脏话、抽烟和打架,虽然中四那年N水准考到四分的顶尖成绩,却因与人打架,遭校方开除。

过后家人找不到学校“收留”他,只好让他到基督教青年会(YMCA),以私人考生报考O水准,过后才顺利到理工学院就读电脑工程。

寿板店旁开酒楼 八友各出1万

同样在2012年的最低谷,林子翔也迎来了春天。

话说有一回,他和八名朋友在大巴窑聚会聊天,大家看林子翔“怀才不遇”,鼓励他更上一层楼,在租金较便宜的工业区开旗舰酒楼。

林子翔当时只答说:“如果你们一人出一万块,我就做。”

结果八名好友二话不说,各自资助一万元。这下好了,林子翔“骑虎难下”,只好硬着头皮接受挑战。

他苦笑说,他几乎是“从零开始”,在大巴窑工业区开酒楼,还与隔一条街、20米外的寿板店当邻居。

第一晚开店,场面很冷清,营收不到200元。他还记得,确切的数额是:194元六角……

过后他研发了“金桶饭”,被三家华文报先后发现和报道,瞬间爆红,一时风生水起,一年后的母亲节创下一晚数万元营业额的最高纪录。

两年半前,“天翼海鲜”另谋发展,搬到万礼工业区另起炉灶,起初也因地点太偏远,第一年的除夕团圆饭惨淡经营,只卖出两桌,收数百元。

他坦言,当时每天亏本,非常辛苦。

他认定,要突破困境,就必须把食物做好,也要广为人知。

因此他先搞好“核心业务”——与厨师团队继续研发佳肴,并亲自采购优质食材,确保价格大众化。

然后他主动出击,在华文报打广告、请艺人代言办活动。

没多久,越来越多人知道万礼工业区有家好吃、价格又公道的酒楼,不少大老板和明星,也纷纷看上它“环境清幽”,用餐时能享受隐私,纷纷呼朋唤友去捧场。

去年母亲节,林子翔办“天翼鲍鱼宴”,单点须600元的盛宴,每桌10人仅收299元,结果全场大爆满,酒楼里外挤满28桌。过后读者反应太热烈,欲罢不能,还加办了一场。

感谢家人和贵人

林子翔采访前后,多次强调要感谢家人和生命中的几位贵人。

★明星代言人陈澍城

林子翔多次感激地强调,明星艺人陈澍城(69岁)有情有义,相信年轻人,为“天翼海鲜”和“天佳海鲜”代言多年,经常不计酬劳,用心尽力。

“他推掉大集团的高额代言费,甘愿一路扶持我。有时跟着我到超市办活动,连红包都不肯收。有时我要给他红包,都被他‘鸟’,说如果一定要给红包,下次就不用找他了。”

陈澍城受询时说,他欣赏林子翔的魄力、干劲和饮水思源。

“我痛恨过桥抽板的人。这个人讲义气讲原则,值得我帮。我们互相尊重,合作愉快。英雄不问出处,我看好他。”

他透露,林子翔送了他一张金卡,让他免费到天翼和天佳用餐。“我跟他说,我会摆在橱柜里,绝不会拿来用。”

★便宜顶让第一间咖啡店的白先生

当年父亲传下的咖啡店被令拆迁。林子翔到处找不到店,拨电给后港8道第435A座的咖啡店老板白先生,请他“给年轻人一条路走”。

结果,当年以20万元顶下咖啡店的白先生,竟然以13万8000元,亏本顶让给林子翔。

为了不负所托,他努力拼搏,与摊主们齐心经营,确保食物好吃又便宜,咖啡店很快就天天充满人潮,擦亮阿公传下的“大华作记”招牌。

★合伙人傅再生

林子翔说,除了鼓励他从低谷中奋起,一起还清百万元债务,傅再生在公在私都是他的恩人。

“每次我生意上紧急需用钱,跟他说一声,他都会问‘你在哪里,我拿过来给你。”

傅再生受访时说:“大家是合伙人,我信任他,只要是公司需要用的钱,我在所不辞。”

★让他拖欠三年装修费的王丁山

林子翔说,20几岁创业时举步维艰,煮炒摊都要装修,一时周转不灵,其中一名装修商王丁山,让他拖欠两万元装修费,三年后他才还清。

“他相信我的诚意,也相信年轻人的冲劲。三年来,他一通电话都没有追过。我很感激他。”

★妻子和儿女

林子翔与妻子育有九岁儿和七岁女,他感叹这几年打拼事业,没时间陪伴家人,对他们有着深深的亏欠,更感激他们的谅解。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