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情猫狗创办寄养平台

活泼可爱的宠物,是现代人的解压良伴。许多人把宠物当成不可或缺的家庭成员,不仅为爱宠提供吃喝住宿,更要让它们穿得体面,玩得开心。

随着宠物数量不断增加,宠物经济也蓬勃发展,形成一条完整的产业链。从看护到培训,从服饰到美容,每只“萌萌”的宠物背后都蕴藏着巨大的商机。

迈入戊戌狗年,中小企业专版推出《小萌宠·大商机》系列,让四家宠物业者分享他们如何搭上宠物经济快车,开拓本地和国际市场。

对一名宠物主人来说,每一次出国,最放不下的就是家中的猫咪或狗儿。

从事资讯科技行业的郑集强(41岁)经常出国公干,因此时常得将两岁大的德国牧羊犬寄放在养狗场。

“不过,我的宠物在养狗场遭到病毒感染,不久后就去世了。”

在2015年面对丧犬之痛的他,不希望其他宠物主人经历相同遭遇,决定创办宠物寄养平台Petbacker,让主人能够放心地将毛孩寄放在他人住所,得到妥善照顾。

郑集强带着科技资讯领域的技术,投身宠物界,花了约一年时间筹备才正式推出平台。

他说:“我起初先让IT公司的同事尝试这平台,一人出国时就交给另一名同事帮忙照顾宠物。”

率先在美国推出

2016年11月,Petbacker率先在对这概念较熟悉的美国市场推出,并于去年2月在新加坡问世。

这寄养平台的概念就有如私召车平台优步和Grab。如果主人需要寄养宠物,在网站或手机应用列出要求并发送出去,平台会依据主人的选择列出五到八名“保姆”(backer)。

主人可查看保姆的资料、其他用户留下的评语等,并与保姆私下交谈,谈妥价钱后通过平台付款即可。除了寄宿、保姆也能提供专送或遛狗服务等。

郑集强说,目前本地的费用介于25元至80元。

既然他以优步和Grab形容平台,记者问那有否在假期等尖峰时期推高价码,他与同事笑言:“这纯粹交由主人和保姆来商量。”

不过,如果其中一方开价过高或过低,团队就会接获通知。他举例说,最近在台湾,其中一方就遛狗价格开出20台币(约0.90元)。

草创初期挑战多

对这支15人的团队来说,这或许还不是最大的难题。郑集强忆述,当时在美国营运不到两个月,他就收到了两封律师信。

他说,平台推行初期没有实行付款系统,而是让主人和保姆自行交易,竟出现有主人没付钱,以及保姆收钱后没出现。

郑集强说,他因此推出付款系统。以他们作为中介人算是一种保障,能协助退款等事宜。另一个好处,则是这些数据能够让他们进行分析,例如计算出平均价。

除了支付方面的问题,团队在过程中也发现,宠物损坏家具,甚至是咬伤他人的个案。他们因此也作出调整,例如购买保险,为这些罕见的突发事件做好准备。

每月销售环比增长30%

Petbacker如今营运超过一年,足迹已经遍布世界各地,用户已增长至10万名。新加坡共有1万2000名用户。他透露,平台每月销售至今环比增长30%。

“平台在新加坡推出后,我发现有越来越多新山人也注册成为保姆,所以也决定进军马来西亚市场。”

郑集强还透露,虽然目前是正式进军美国、英国、新加坡、马来西亚、澳大利亚、台湾和香港的市场,可是发现中东等地也在使用这服务。

他举例,有人在阿联酋、巴林(Bahrain)、以色列、南非、巴西申请成为保姆,团队经过验证后也批准申请。他们也与澳洲公司AFT设立合资公司,经营澳洲版本的寄养平台。

要让宠物感受温暖

郑集强如今也壮大团队,让各别同事负责不同区域,有的负责新马两地客服方面的业务,有的则是研究香港和泰国市场。

他说:“我们的宗旨就是要宠物感受到家的温暖,让它们开心,因为我不想丧犬的经历发生在其他主人身上。”

贵宾犬“平安”就是其中一个受益的毛孩。来自上海的主人郑敏(44岁,自雇人士)近期来到新加坡居住,去年底要带家人回家时,却不晓得要找谁照顾平安。

他表示,之前在中国能够寄放爱犬在亲友家中。所幸的是,他发现这平台,并与保姆冯佩珊(43岁,自由工作者)取得联系,爱犬也在对方家寄宿了三周。

郑敏笑说:“我回来接它时,它不理不睬,对这里恋恋不舍的。”

(本专版每逢星期四刊登。欢迎商团提供资讯,请传真到63198125或电邮到zbcj@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