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疫情间被裁分析师开面摊 大学生来应征

吕婧被裁后决定开摊卖面。(陈玉能摄)

字体大小:

女分析师被裁用赔偿金创业当起小贩卖上海面,找摊位助手时竟然还有大学毕业生前来应征。

36岁的吕婧上10月初在淡滨尼21街第201C座咖啡店开了一间名为“见面”的摊位,记者有一天下午到访时正好是生意比较不忙的时候。聊起这个面摊时,她说了好几次:“真的很累很辛苦,我真的对小贩们多了一份敬意。”

这是吕婧第一次当起老板开摊位,之前从未涉足饮食业。会走上小贩之路,其实还真是疫情“所赐”,原本在哈雷摩托车(Harley Davidson)当了六年的企业分析师,三个月前碰上了公司裁员,她的名字就在那20人名单上。

“多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可是你知道的,在名单出来之前都会希望没有自己的名字。”

img_2491_Medium.jpg
排骨面是其中最受食客欢迎的菜肴。(陈玉能摄)

被裁后,吕婧原本想要到别的公司上班,但她发现现有的机会中,有的竟嫌36岁年纪大受不了熬夜加班生活,要不然就是没有回应。过了一个月这样的日子,吕婧决定踏入自己有兴趣的饮食业。

“原本没有要当小贩,问了一些餐厅和中央厨房,但他们都认为我没有经验,不太适合厨房的工作。我就觉得,好吧,那累积经验最快的方法就是出来当小贩。”

已预见自己一个人搞不定,吕婧就在网上招员工,让她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两名30岁不到来应征的大学毕业生。

“一个是新加坡管理大学毕业的,但他没有经验而且感觉不会做久,所以没用他。另一个则是新跃社科大学毕业的,他不喜欢办公室政治与压力加上被减薪,想从事以前有过一些经验的小贩行业,但最后我们没有谈成。”

压力爆棚 体重掉8公斤

吕婧后来请到有经验的头手加入,也有一名以后想要自己开档的女学徒,丈夫也抽空帮忙,但毕竟刚开业,很多事情未搞定得摸索。

“刚开的时候因为是新店人很多,我的压力真的很大。真的做起来就知道有多热多累,体重都掉了8公斤。”

还很不巧的是,头手开工没多久就得了骨痛热症必须请病假,吕婧面对更大的压力。开店快一个月的她,如今回想起来,最难忘前四天压力大到在厨房哭泣的画面。

“我也是个母亲,在咖啡店看到很多母亲带着孩子来吃饭,可是我却忙得完全没有时间陪自己的孩子,那种压力跟难过真的会很想哭。”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