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腊摊老板 请到‘问题员工’ 耐心调教变没问题

字体大小:

请到有案底、三不五时闹失踪的“问题员工”,32岁烧腊摊老板不但不开除,反而从中磨合建立好关系,协助员工脚踏实地的过生活。

在旧机场路熟食中心的“烧味天堂”,开业仅两年就已闯出名堂,引来不少媒体、美食博客采访。不说不知,烧腊摊的老板和员工四人在从事饮食业之前,对烧腊可说一窍不通,他们的背景也跟饮食业全无关系,四人当中,有的曾经历铁窗生活,有的曾过着纸醉金迷的夜店生活,他们之所以交织在一起,主要是因为大家都累了,想转换环境,过安分、平静的生活。

许振凯受访时说,他跟合伙人在夜店当公关时认识,过了五六年日夜颠倒的日子,两年前决定转换跑道。创业之初,两人发现,一般人都不愿从事抹黑起早、在高温烧烤的工作,他们请不到人,急到连搭德士时,都会顺口问司机,有没有人好介绍?

“我急到连走投无路、坐过牢的人都愿意请,好不容易聘用了两人,他们都是进出监牢七八次的前囚犯。”

许振凯请到的37岁助手,曾因贩卖盗版光碟进出监狱七八次,他的脾气也很暴躁,在别处工作时曾拿菜刀威胁客人,是不折不扣的“问题员工”。

“一开始,他经常自作主张拿假,凌晨一则简讯,隔天就不上班,电话也不接。又有一次,他突然说要请假结婚,我本来以为在找借口,结果隔天他真的拿了结婚证书给我看!”

尽管如此,该助手工作却很认真,早上6时准时来备料烤肉,任劳任怨。在许振凯的开导下,他不再随意拿假,工作态度显著改善,不轻易动怒。

“他们都就很会做,只是定力不够好,但你得好好向他们解释,给他们尊敬,顾及他们的自尊。”

获德国驻新大使青睐

生意从不被看好,到一天四小时内卖光,烧味天堂的烧腊味获得德国驻新加坡大使青睐,到下月18日在宏茂桥开分店。

许振凯说,生意起初淡静,一天只卖二三十盘,附近一些小贩也劝他们结业。但他们咬紧牙根,坚持下去,最终获得肯定。

“开始时,我们毫无纪律可言,而且很懒散,不想做就不开店。后来发现一些顾客特地来,我们却没开店,觉得很过意不去。也有一些博客来采访,才慢慢建起口碑。”

目前,位于旧机场路熟食中心的摊位每天11时开档,摊位里的烧腊美食,短短四小时就会卖精光,很多饕客都得忍受排队之苦,才能尝到备受好评的三层肉叉烧。

本月初,在巡回大使许通美介绍下,摊位也获得新上任的德国驻新加坡大使青睐。许振凯和团队在10月3日德国国庆日当天,受邀到对方家中,准备叉烧烧肉给对方的客人吃。

许振凯也希望透过设特许经营扩展业务。他和第一届校园Superstar参赛者洪裕阳合作,下个月18日在宏茂桥10道第531座小贩中心,经营的特许经营摊位将正式开幕。

只身马国
拜师学艺

对夜生活带来的“假欢乐”深感疲惫,烧腊摊老板对厨艺一窍不通,只身北上吉隆坡拜师学艺。

许振凯与合伙人颜金骏(26岁),在踏入饮食业之前当过五六年夜店公关,最后因受不了夜生活的“假欢乐”而离开。

“夜店的生活日夜颠倒,得拉顾客进来消费,还帮顾客向他的另一伴撒谎,我看到很多家庭被拆散,见证过无数打架事情,这份工,我家人也不认同。”

他说,比较起当夜店公关,他更希望做一个吸引人的产品,让顾客自动找上门。就这样,他带着合伙人到吉隆坡,向当地一名师傅拜师学艺。

两人从零学起,每早五六时起身备料、忍受在300多度的烤炉烤肉、切到手又继续做下去的辛苦。经过五个月,两人撑了下来,在旧机场路熟食中心自立门户,开始了小贩生活。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