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俊刚:党必先腐而后倒台

连续执政61年的马来西亚执政联盟国民阵线(国阵)政府倒台,马上就有外国评论员撰文论断,新加坡的人民行动党也会跟着倒下。理由是世界上没有一个不倒的政党,迄今被视为连续执政最久的墨西哥革命制度党,在执政达71年之久后,也于2000年下野。一些不满现状的网民和时事网站也应声起舞。

新马关系密切,长堤彼岸的政治大变动,我们当然得关注,但应该做的并不是这类简单的推论,而是要分析国民阵线失败的原因。正如一棵大树忽然倒下了,并不能成为其他大树也必然会跟着倒下的道理一样。大树不会无缘无故就倒下,现象背后的因素更加值得我们关注。不同的大树有不同的生命力,比方榕树,即使已过百龄,仍能枝繁叶茂,根深蒂固。不同政党或执政党的生命力也是如此,不能一概而论。

当然,一棵外表看来挺壮硕的大树突然倒下,必然会叫人感到错愕。但事后查究,总能得出各种原因。比方,树根遭到白蚁的蛀蚀,周边环境水土的流失,根基不牢,气候的改变,还是罕见暴风雨或雷电的袭击等等。

以巫统为首的国民阵线之所以会倒台,有关的分析很多,但归结起来,不外就是腐化两字。物必先腐而后虫生,党必先腐而后倒台。腐化两字扩大来讲,可以包括很多方面,如贪污、营私、官商勾结和利益输送等等。而腐化的原因也是多样的,有内因也有外因,有远因也有近因,如领导层变质、搞裙带关系、脱离群众、内讧、分裂、缺乏领导和执政力、不能吐旧纳新、无法应付反对势力的挑战等等。

一个政党的腐化,究实是人的腐化,因为政党毕竟是由人组成的。而人的腐化,归根结底则是人性的问题。这也就是为什么一个原本一穷二白的革命党,在执政后也会走上腐化的道路。人性的贪婪几乎可说是与生俱来的。革命热忱压制了贪婪,一旦热忱消退,贪婪就会跟着升起。贪婪必然导致腐化。

另一个人性弱点是好逸恶劳。革命的时候满腔热血,夕惕若厉,生活一安定下来,久而久之失去了忧患意识,自然就松懈下来,七情六欲也纷至沓来,生活糜烂,思想堕落。安逸、松懈和自满,最终也就导致腐化。政党一般上靠革他人的命上台,腐化之后,就难免要被他人革命,这就是政党的轮替。很多国家的人民就是生活在这种不断的“轮回”之中。轮替似乎成了“宿命”,但未必能带来好的政府。

国阵这棵大树的倒下,既不是突然的,也不单纯是因为连续执政长达61年。倒台是因为腐化在先。腐化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而是日积月累,最后到了积重难返的地步,被外力一推,便轰然倒下。

回顾国阵(前身是联盟)半个多世纪来的历史,我们可以看到它的主要成员党,尤其是巫统,曾经多次闹分裂,内斗频仍,久而久之必然削弱了它的元气和实力。巫统的权贵资本主义和裙带政治也是人所周知的。这些是导致内部腐化的内因。外因方面,最主要是民心流失思变,以及反对派势力的兴起;腐化削弱执政能力,政策不得人心,政绩不彰,民怨沸腾,因此希望变天。

腐化的政权此时已经无法正确掌握民众的脉搏,以为旧的戏法可以一直玩下去,并取得如期的效果,因此也不相信会变天。腐化到了麻木的程度,其结果是,虽在前届大选就已经露出败象,甚至失掉了大多数选票,却没有(或无法)及时检讨和改变。

从国阵倒台看新加坡的执政党,我们顶多只能说,这样的事例为行动党提供了很好的反面教材,前车之鉴,提醒它绝不能蹈他党之覆辙,必须继续廉洁高效,植根群众,彰显政绩,巩固民心。

毕竟新加坡的政治生态和马国大异其趣。虽然行动党执政至今已近60年,但这个党并没有出现我们上面所说的腐化迹象,也还没有失去良好的执政力。

首先,今天的行动党所实行的是咨询式的民主,很多政策的决定,都经过民众咨询的过程。比如,未来经济发展战略,就经过很仔细的公开咨询,凝聚了各方面的意见和共识,集思广益。财政部长王瑞杰日前刚宣布,政府计划举行新系列对话会,通过不同管道和平台,听取更多人的意见,包括沉默的大多数人,以了解人民关切的问题和怀抱的理想。

政府曾在2012年展开为期一年的“我们的新加坡对话会”,让民众针对国家政策提出反馈。政府随后陆续调整了一些政策。这种与民协商的治理方式,和建国总理李光耀的时代有很大的不同。这是能与时俱进,因时制宜的表现,也是确保政府不会脱离群众的实际做法。

其次,时至今日,行动党也始终能坚守廉洁政治,对贪污采取零容忍态度。经过半个世纪的沉淀,反贪污反腐败的观念已深入人心。这形成了有别于马国的政治生态。其三,行动党实行了种族平等政策,基本上消弭种族矛盾。其四,行动党始终能够不断地自我更新,吸纳新血,确保每一届的国会议员都跟得上时代,能与民众同呼吸,因此比较不容易形成积弊或僵化。

基于此,我们有理由说,只要不出现异常现象,行动党在可见将来持续执政应是不成问题的。况且,到目前为止也还没有出现一个足以与之抗衡的反对党。

当然,这不等于说行动党往后也都能一直保持这样的发展。我们只能说,只要行动党今后能持续发挥自己的独特优势,把新加坡治理好,并继续有能力解决各种新出现的问题和挑战,为人民带来持续的繁荣和稳定,它就能维持难以被取代的位置。

(作者是前新闻工作者,前国会议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