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反恐

涉筹钱购买武器 八孟籍客工或被控触犯恐怖主义法令

字体大小:

内安局反恐逮捕行动

黄伟曼 何惜薇 报道

zblocal@sph.com.sg

内政部指出,遭拘留的八名客工中,有好些可能会因进行恐怖主义融资活动而被提控。若是如此,这相信是首次有涉嫌恐怖主义活动的外国人因涉嫌融资而在新加坡被控。

尽管遭拘捕的八名孟加拉籍客工没有选定新加坡为攻击目标,但他们的组织首领指出,只要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吩咐,他们将随时随地展开袭击。由于在新加坡期间曾积极筹钱购买武器,八名客工下来也可能因触犯恐怖主义法令被提控。

我国上个月捣毁了一个由孟加拉籍客工组成的地下激进组织,并在内部安全法令下拘留八名计划回国对当地政府展开武装袭击的男子。

内政部在文告中指出,内安局搜获的攻击名单上虽然不包括新加坡,但由八名客工组成的“孟加拉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 in Bangladesh,简称ISB)组织支持的是极端组织伊斯兰国,他们“随时准备在国外展开暴力袭击”,这将对新加坡构成安全威胁。

组织首领、31岁客工拉赫曼·米赞诺(Rahman Mizanur)在接受调查时也告诉内安局人员,只要伊国组织吩咐,他可随处展开恐怖袭击。

内政部指出,遭拘留的八名客工中,有好些可能会因进行恐怖主义融资活动而被提控。若是如此,这相信是首次有涉嫌恐怖主义活动的外国人因涉嫌融资而在新加坡被控。

内安局没有透露在拘捕客工过程中起获的款项数额。

该局在调查过程中也起获与炸弹制作有关的手册,以及狙击步枪的使用手册。

在知情的情况下,直接或间接资助恐怖主义活动是犯法的。一旦定罪,违法者可被罚款最多50万元、监禁最长10年,或两者兼施。恐怖分子的资产也将被充公、冻结或查封。

任何拥有或监管恐怖分子资产的人须立刻向警方举报。了解内情并能协助当局阻止恐怖分子融资的人,或是能协助当局逮捕或控告试图融资的恐怖分子者,也应该立即通报警方。知情不报者可被罚款最多5万元、监禁最长五年,或两者兼施。

国会是在2002年通过恐怖主义(取缔资金)法令(Terrorism[Suppression of Financing]Act),履行新加坡作为《国际取缔资助恐怖主义条约》缔约国的国际义务。

该法令在2013年刚修订,以响应国际反洗黑钱机构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inancial Action Task Force,简称FATF)的呼吁,让新加坡在打击资助恐怖主义方面扮演更积极的角色。

孟加拉警方已逮捕五遭遣返客工

搜获圣战相关文件

孟加拉警方接到我国通报后,已逮捕五名因涉嫌参与恐怖主义活动而遭遣返回国的孟加拉籍客工。五人被发现可能与当地的回教极端组织有联系。

根据法新社与孟加拉《达卡论坛报》等媒体报道,被我国遣返回孟加拉首都达卡的五名孟加拉籍客工在抵境后已遭逮捕。当地警方也从他们身上起获与圣战有关的文件与资料。

我国内安局上个月捣毁一个由孟加拉籍客工组成的地下激进组织,在内部安全法令下拘留八名计划回孟加拉对当地政府展开武装袭击的男子。

内政部昨天发布的文告指出,内安局在过程中也发现有另五名孟加拉籍客工拥有或传播与圣战有关的资料,或因宗教因素而支持使用武装暴力等,我国已将他们遣送回国。

达卡警方发言人马鲁夫(Maruf Hossain Sorder)受访时证实,警方是在接到新加坡当局通报后,逮捕了这五名“回教武装分子”。当地反恐与跨国罪案单位主任穆尼鲁(Monirul Islam)也告诉《达卡论坛报》,调查人员初步盘问显示,五人很可能与当地回教极端组织“孟加拉真主卫队”(Ansarullah Bangla Team)有联系。

据报道这五人是纳济姆(Nazim Hossain)、米赞诺(Mizanur Rahman)、马苏德(Masud Rana)、阿拉姆吉尔(Alamgir)和坦齐姆(Tanzim),报道指他们在新加坡工作了七年左右。

孟加拉人口大多数是回教徒,过去几个月该国频频发生针对自由派和少数宗教群体的暴力攻击,极端恐怖主义组织伊斯兰国(IS)与孟加拉的卡伊达分支也都纷纷站出来承认恐怖袭击由他们所为。

部长学者:无须反应过激

民众应正面看待客工

恐怖主义威胁着全球,新加坡不可能独善其身,内政部昨天公布逮捕激进化的八名孟加拉籍客工,再次证明了这点。部长和学者提醒民众,激进化的客工只占一小部分,民众应正面看待客工。他们也再次呼吁民众守望相助并提高警惕,思考遭遇恐怖袭击后可如何团结应对。

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长陈川仁在个人面簿页面上说,恐怖主义可严重影响新加坡的社会结构,不该把和平安稳视为理所当然。“我们不应对这组人的行为作出过激反应,并削弱客工的贡献。身为公民,我们应当继续保持机警、守望相助。”

相较内安局去年底所逮捕的27名激进化孟加拉籍客工,新加坡国立大学政治系副教授比尔维尔星(Bilveer Singh)认为,这次被逮捕的孟加拉籍客工更有组织,都属于名为“孟加拉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 in Bangladesh)的秘密组织。他说:“这说明了当一批极端主义分子被逮捕,下一批会变得更聪明,对接下来可能被捕的极端主义分子是什么类型,我不禁感到担忧。”

被捕的八人原本打算加入极端恐怖主义组织伊斯兰国的斗争,但因觉得到叙利亚太困难,转而计划回国展开武装斗争,推翻现任民选政府,在孟加拉成立伊斯兰国分支。比尔维尔星指出:“如果他们回不了国,孟加拉驻新加坡最高专员公署可能就是他们的下个目标。”

比尔维尔星希望这次的逮捕事件能提高民众对恐怖主义威胁的意识。他说:“政治领导人一再提醒,现在已不是会不会发生恐袭,而是什么时候发生恐袭的问题。民众要思考的是:遭遇恐袭的隔天,我们要怎么做,包括要怎么帮助少数种族面对困难?”

拉惹勒南国际研究院反恐专家古纳拉特纳(Rohan Gunaratna)教授认为,孟加拉目前深受恐怖主义威胁并产生外溢效应,影响了在海外的孟加拉人。他强调在新加坡工作的孟加拉籍客工中,推崇伊斯兰国意识形态的只占一小部分,但如果个人或一群人的行为可能伤害到新加坡或另一个国家,新加坡绝对不能姑息。

古纳拉特纳也认为,新加坡逮捕孟加拉籍客工,显示孟加拉和新加坡在安保和共享情报方面的合作良好。

外籍劳工中心主席、全国职工总会杨木光希望雇主能协助进行宣导工作,让客工明白他们也有责任确保谋生地安全稳定,并鼓励客工们一旦发现其他客工言行举止异常,可第一时间向有关当局或外籍劳工中心举报,及时防范恐怖主义行为。

新加坡回教理事会(MUIS)昨天发表声明,指出许多孟加拉籍客工在不同的回教堂当义工,包括在斋戒月期间帮忙膳食工作和其他回教徒一起开斋。

声明说:“MUIS与新加坡孟加拉协会携手探讨推行进一步帮助孟加拉籍客工的项目,包括协助他们融入本地社区。MUIS也再次呼吁新加坡回教社群保持警惕,不让推广暴力和极端主义的教义在本地社会生根。”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