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特稿下】中资进入西港:一座城市两个世界

柬埔寨青年勤学中文赚高薪

“我不太喜欢中国人,”21岁的西哈努克市(简称西港)青年提那说。

“城市里的中国人太多了。他们在这里建赌场、投资房地产,推高房价;现在穷人都租不起房子,被迫离开西港,去乡下居住。”

但是为了更好的将来,提那也在认真学习中文。他白天在市中心一家青旅打工,下午则上补习班学中文,因为在西港,能说中文就代表能找到薪水更高的工作。

file74z7fhtmirs1gmushlca_Large.jpg
西哈努克市青年提那:在西港,能说中文就能找到薪水更高的工作。(任其摄)

临近泰国湾的西港曾以洁白宁静的沙滩闻名,吸引不少欧美背包客,但近几年来,大量来自中国的资金涌入,在当地兴建大量酒店与赌场,引发不少争议。

走在市区街头,目之所及,除了印有中文招牌的大型赌场与酒店外,就连小餐馆与超市也是如此,不少当地居民直言西港已被中国“殖民”,成为“小澳门”。

当地司机沙林(43岁)说:“五六年前的西港并不是现在这样,临街的店铺有许多欧美人开的咖啡厅、酒吧、书店。中国资本涌入后,推高了门面租金,驱走了那些负担不起的欧美人。”

zb_0421_cj_doc74z7gxa2o39s0t9cdjf_19165604_limlhu_Large.jpg
西哈努克市街头到处可见中文招牌。(任其摄)

根据柬埔寨财政部数字,2016年当地人均所得为1302美元,但是依据沙林介绍,会中文,在西港每月收入就可高达1000美元 ,但生活成本也翻倍增长,一些居民感觉吃不消。

“以前一公斤螃蟹只要4美元,现在涨到10美元,在普通餐馆吃顿饭也从2美元涨到6美元,房租就更不用说,从70多美元涨到近400美元,薪水再多也不够花。”

西港经济特区打造“小深圳”

距离西港东北约20公里处的西哈努克港经济特区,大家虽也积极学中文,但对中资的态度却与市区内大相径庭。

林清(20岁)在特区内的一家中资箱包厂担任翻译并兼管人事,每月工资280美元,虽不比特区外高多少,但工作稳定,公司每天也提供伙食,并为员工缴纳保险。

林清受访时说:“我身边有不少朋友也很想到特区的工厂工作,就是因为这里的工作条件与环境都比外面要好。”

file74z7fhw4jw9d73av5uh_Large.jpg
积极学习中文的林清在西哈努克港经济特区的中资箱包厂工作,每月工资280美元。(任其摄)

西港位于柬埔寨西南部,是该国唯一的深水港,而特区坐落在西港到首都金边必经的交通要道上。2008年奠基以来,经济特区一直致力于利用地理优势,打造柬埔寨的“小深圳”,通过各种政策税务优惠吸引外资,推动区域工业化与经济发展。

特区由中资控股的西哈努克港经济特区有限公司作为主体开发建设。据官网介绍,这是“中国首批通过商务部、财政部考核确认的境外经贸合作区之一”。

特区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坚刚介绍,特区内目前有153家企业,约九成是中国企业,其余是外企,创造2万9000多个就业机会,是西哈努克省的雇佣大户。特区的中方工作及管理人员大约1000多人,柬埔寨员工并非都是从事初级职位,特区内的每家企业约5%至10%的管理人员是当地人。

zb_0421_cj_doc74z7gxhcf2r9buzm8vi_19165333_limlhu_Large.jpg
中资开发的柬埔寨西哈努克港经济特区雇用大量当地工人,是西哈努克省的雇佣大户。(任其摄)

陈坚刚希望能将特区打造成“一带一路”倡议上的样板项目,带动柬埔寨经济发展,帮助提升人民生活。他说:“‘一带一路’上每个国家国情不同,项目必须能够扎根当地,与当地政府和民众合作,互惠互利,才能长久。”

特区内的环境与西港市内截然不同,从宽阔的马路到规划统一的建筑和干净整齐、绿化良好的街道,一切都显露“中国规划”的基因。西港市内则随处可见各种生活与工程垃圾,污水横流,街上尘土飞扬,到处都贴着各种中文招商、招赌、售楼,甚至卖淫广告,龙蛇混杂。

此外,在特区内工作的当地人看起来也都精神抖擞,衣着时髦鲜艳,与市区里的紧张憔悴形成鲜明对比。

生活成本高 柬民众归咎中资

在亚细安10国中,柬埔寨被视为较“亲中”的一员,在外交上采取与中国更为一致的路线。2012年,由于柬埔寨在南中国海问题上采取更为支持中国的立场,导致那一年在金边举行的亚细安外长会议有史以来第一次发不出联合公报。类似的情况——柬埔寨阻挠亚细安发出与中国立场相左的声明,之后也继续发生,一些西方评论人士因此撰文分析“亚细安的柬埔寨问题”。

不过,从《联合早报》记者实地观察与采访所知,柬埔寨当地民众与知识精英,对于政府在经济上过于依靠中国,并非没有警觉,但短期内又没法拒绝中国所提供的、条件最宽松的经济扶持。

中企太快涌入柬埔寨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讲师、柬埔寨独立智库亚洲愿景机构(Asian Vision Institute)主席瓦那里斯(Vannarith Chheang)博士受访时说明,日本和韩国是柬埔寨另两大经济伙伴,相比之下,中企中资因投资质量较差,留下更多负面印象。

他说:“相较于中国在其他东南亚国家的投资,有太多中资太快涌入柬埔寨,已经脱离了政府的控制。而对于西港赌场的投资也并没有让当地人受益,反而带来了犯罪率上升,推高生活成本等问题。”

不过,中国投资有着日韩资本无法取代的优势。日韩资本多来自私企、专注房地产投资,实力雄厚的中资则能满足柬埔寨在基建和能源上的迫切需求,契合当地政府期望在2025年脱离最不发达国家行列的目标。

file74z7fhswmgj4chzj8vi_Large.jpg
西哈努克市街头到处可见中文招牌。图为印有中文招牌的诊所。(任其摄)

罗振汉:中国受柬精英阶层欢迎

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区域社会与文化研究项目统筹员罗振汉博士受访时说:“中国是唯一一个有政治意愿与资源投资10亿至20亿美元,帮助柬埔寨发展基建与能源项目的合作伙伴。因此柬埔寨这些年来非常愿意支持中国的经济投资与商业活动。”

至于中国在“一带一路”倡议下大举在柬埔寨投资所引发的经济殖民担忧,罗振汉指出,成为附庸对柬埔寨来说不是新鲜事;自殖民时期以来,柬埔寨为了国家发展,一直周旋于各强国之间,未来虽会试图平衡对中国的依赖,但短时间内不会摆脱依赖他国的思维模式。

相对于西方国家提供的经济援助,中方并没有在人权保护、男女平权、创造就业等方面提出严苛要求,因此更受柬埔寨精英阶层欢迎。

罗振汉说:“中方唯一附加条件就是要求柬埔寨在亚细安支持北京的利益,因此也有了2012年柬埔寨在主办第45届亚细安外交部长会议闭幕时,拒绝在联合公报中加入与南中国海纠纷有关内容的一幕。”

亚细安担忧柬埔寨立场

换一个立场看,在亚细安成员尤其是南中国海主权声索国眼中,柬埔寨对中国与中资的依赖,就是一个值得担忧的问题。中国的影响力透过柬埔寨等国家,左右与局限亚细安所能表达的一致立场,对亚细安内部团结构成压力。当然,美国也同时在加大对本区域的影响力。综合起来,从经济局势改变引起的地缘政治变化,是亚细安不得不面对和应对的现实。

回不去的从前

相差不到20公里的西港与特区对于中资的态度截然相反,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一带一路”倡议在全球面临的困境。中国资金一方面帮助底层人民提升工作技能与收入,另一方面也拉高生活成本,增加生活压力。

在政府层面,中国对于政府的要求与审核不如欧美严苛,投入资本容易被贪腐官员“雁过拔毛”,最后民众获得的利益也更少,没享受到经济起飞的好处,只能把不满归咎于中资身上。

看着眼前几乎变成大工地的西港,沙林的声音几乎被工地的轰鸣声淹没。他直言:“有时候我希望回到从前,虽然赚的少,但足够维持宁静的生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