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情

张晓明:涉及夺权颠覆与渗透 无退让余地 港选制改革无关是否民主

张晓明(左)昨天同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副主任张勇,出席国新办新闻发布会。(法新社)
张晓明(左)昨天同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副主任张勇,出席国新办新闻发布会。(法新社)

字体大小:

中国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常务副主任张晓明将香港当前问题定性为涉及“夺权、颠覆和渗透”的政治问题。他说,教育可能成为中央下一个出手整治的领域。

外界质疑香港选举制度改革导致民主倒退之际,中国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常务副主任张晓明将香港当前问题定性为涉及“夺权、颠覆和渗透”的政治问题,与是否民主无关。他也透露,继国家安全和选举制度后,教育可能成为中央政府下一个出手整治的领域。

张晓明昨天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就改革香港选举制度举行的发布会上说,香港反修例风波演变为社会动乱,充分证明香港当前存在的主要问题是政治问题,“不是有的人说的选举制度要不要民主、民主步伐快一点还是慢一点的问题,而是涉及夺权与反夺权、颠覆与反颠覆、渗透与反渗透的较量。在这个问题上,我们没有退让的余地。”

不能允许反中乱港分子
进港立法会议事厅

前天闭幕的中国全国人大会议以高票表决通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完善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的决定》,透过重新构建并增加对特首选委会的赋权,对香港选举制度进行深层改革。

张晓明指出,香港现行选举制度是30多年前制定,近年来的社会乱象表明选举制度存在明显漏洞和缺陷,尤其是安全性不足,使“反中乱港分子”得以通过选举进入政权机关,使外部势力得以深度干预和渗透香港事务,为从事危害国家安全活动提供可乘之机。因此,“必须亡羊补牢,从制度层面来防范和化解有关风险。”

他将此次改革比作对香港选举制度的一次微创手术,具备“创口小、探入深、术后恢复快”特点;并称它与《香港国安法》是一套组合拳,将釜底抽薪地治理挑战香港宪制秩序的乱象,维护香港政治稳定、政权安全。

张晓明说,选举制度改革要为全面落实“爱国者治港”提供法律和制度保障,不能允许不爱国的人,尤其是反中乱港分子进入香港治理架构,继续坐在立法会议事大厅内,“一个都嫌多”。

但他同时强调,中央不是要在香港“搞清一色”,并指反对派特别是泛民主派中也有爱国者,他们仍然可以依法参选,不能把他们和“反中乱港分子”简单划等号。

改革只是“小切口”
普选目标不会改变

被问到爱国者定义时,张晓明引用已故中国领导人邓小平1984年会见香港代表时的讲话,将爱国者定义为“尊重自己民族,诚心诚意拥护祖国恢复行使对香港的主权,不损害香港的繁荣和稳定。”不过,现场媒体在发布会后上前追问“爱国是否等于爱党”时,张晓明未作回应。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本周批评香港选举制度改革,与《基本法》认可香港选举应向普选方向发展的做法背道而驰。张晓明说,此次改革是一个“小切口”,对《基本法》中涉及特首和立法会议员最终选举最终达致普选的条文“没有改一个字、一个标点符号”,普选目标不会改变。

针对下一步可能采取的制度改革,张晓明说,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社会等方面的制度建设都会根据“一国两制”方针在《基本法》的框架进行改革。他指出,教育领域“确实需要注意一些正本清源、拨乱反正的工作”。

分析人士预计,中央可能通过对学校教材和课程内容进行修改,加强年轻港人的国家意识。除了教育,司法等领域制度也可能作出改变。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此前暗示,由于落实政改方案步骤繁多,原定今年9月举行的立法会换届选举可能再次延期。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副主任张勇回答《联合早报》就此提出的问题时,没有给出具体时间表,但称人大常委会和港府都会“尽快”完成各自修例工作,香港可酌情自行决定何时举行立法会选举。

香港现行选举制度是30多年前制定,近年来的社会乱象表明选举制度存在明显漏洞和缺陷,尤其是安全性不足,使“反中乱港分子”得以通过选举进入政权机关,使外部势力得以深度干预和渗透香港事务,为从事危害国家安全活动提供可乘之机。——中国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常务副主任张晓明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