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关系

新加坡论坛 中美前高官就朝鲜南中国海课题交锋

字体大小:

沈泽玮 周文龙 林心惠 zblocal@sph.com.sg

第二届“新加坡论坛”昨天举行多场演讲和讨论会。在中美因南中国海主权争端僵持不下及朝鲜半岛局势紧张的大背景下,这场题为“新型大国关系:对亚洲意味什么”的讨论会格外引人关注。

中美两国前外交高官昨天在“新加坡论坛”上同场交锋。中国前外长李肇星指,美国在韩国部署萨德导弹系统是在“中国背后捅刀子”,并称中国在南中国海加强岛礁建设“完全正当合法”,美国却如临大敌、制造紧张气氛。

曾任美国奥巴马政府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事务高级主任的贝德(Jeffrey Bader)回应称,中国在海洋主权的声索含糊不清,有时也缺乏法理依据支撑,让外界感觉摩擦会增多,因此美国的盟国希望美国能加强在本区域的存在。与会的日本前防长森本敏也呼应道,美国在亚洲驻军和存在起着非常重要的稳定作用,日本希望美国能够发挥更强大领导作用,让亚洲区域更安全稳定。

第二届“新加坡论坛”昨天举行多场演讲和讨论会。在中美因南中国海主权争端僵持不下及朝鲜半岛局势紧张的大背景下,这场题为“新型大国关系:对亚洲意味什么”的讨论会格外引人关注。

除美中日卸任高官,与会的贵宾还包括印尼前外长马蒂、印度知名战略专家拉伽·莫汉和担任讨论会协调人的韩国峨山政策研究院院长韩在凤。

李肇星:解决朝鲜课题

应重回六方会谈

李肇星率先发言时阐明“美国是当今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并强调中美关系不同于冷战时期的苏美关系,没有“你死我活的意识形态对抗”,相反,两国共同利益巨大,在亚洲事务合作多于竞争。

话锋一转,李肇星接着指美国近来在亚太的一系列动作,“让我们感到困惑,让人担心……对抗味道比较浓”。在谈及美国计划在韩国部署萨德导弹系统,李肇星激动地说,联合国安理会在中国支持下通过对朝鲜的制裁决议,美国还立即推动部署能打到中国西北部的萨德,“严重威胁中国的战略安全,在中国背后捅刀子”。

李肇星回复韩国和日本与会者提问时说,中国立场“非常简单明了”,即朝鲜半岛任何一方都不得研发、拥有、部署和进口核武器,大家最好都回到六方会谈的框架。

贝德回应说,他不同意李肇星的看法,并表示美韩乐意向中国汇报相关系统的功能,同时强调相关部署纯粹为了防卫韩国,因为韩国受到来自一个拥核国的导弹威胁。他并反问,若朝鲜根本没兴趣重回六方会谈,那能怎么办,所以美国改变了做法。“这不是关乎选项的问题,而是关乎韩国生存问题”。

贝德:通过军事部署试图改变现状不可接受

在南中国海问题上,贝德表示,南中国海多年来没有发生过武装冲突,情况整体稳定,但外界看到军事化的趋势,美国希望各方能够保持克制,按照南中国海各方行为准则行事。他也说,通过军事部署胁迫改变现状、不符合国际法的海事主权声索是不被接受的行为。

森本敏呼应说,中国在南中海大规模造岛及部署军力,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去年9月在华盛顿表明相关设施不会用于军事用途的谈话不一致。他也说,尖阁列岛(中国称钓鱼岛)属于日本的领土,中国定期展开巡航,显示中国有意通过用武力改变东海现状,这可能导致大国之间的冲突。

李肇星回应说,钓鱼岛明明是中国的,但“日本个别政客就说不是中国的”,还称将岛卖给日本公民个人,“这在世界上很丢人”。

中国单边推进作用有限 日学者:“一带一路”应多边化

中国倡议的“一带一路”具有连通亚洲、欧洲与中东国家经济的极大潜能,但美国、日本等国家质疑中国可能利用“一带一路”来实现本国的地缘政治目的。因此,日本东京大学教授河合正弘(Masahiro Kawai)建议将“一带一路”多边化,使其发挥更大作用。

河合正弘也是原亚洲开发银行研究院院长,他昨天在新加坡论坛上说,“这(一带一路)计划这么大,可能影响多个国家,引发全球性效应,应该有很多国家参与,大家联手打造项目,而不是中国单边推进。”

他认为,如果“一带一路”只是中国单边推进的项目,它能发挥的作用有限。

河合正弘是在昨天下午的“区域内与跨区域的市场开放”全体会议中提出上述观点,这场全会聚焦自贸协定、跨太平伙伴关系协定(TP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亚投行等机制对于促进区域经济的作用。

河合正弘主张,利用美国主导的TPP以及亚洲主导的RCEP,打造跨越全区域的亚太自贸区(FTAAP)。

亚太自贸区构想最早由美国提出,但美国近年专注于推进更高标准的TPP。反之,2014年亚太经济经合组织会议在北京召开时,作为东道主的中国高调推动FTAAP,成为FTAAP大力支持者。

河合正弘昨天也提出实现FTAAP的四个方法,包括将TPP与RCEP的成员都纳入FTAAP;以RCEP或TPP为基础打造FTAAP,以及各国按照不同时间表,分阶段加入TPP与RCEP,再过渡到FTAAP。

龙永图:“去政治化”看“一带一路”

紧接着发言的中国原外经贸部副部长、博鳌亚洲论坛咨询委员龙永图则呼吁,外界看待“一带一路”构想时,最重要的是将其“去政治化”。

他指出,过去几十年来,国际贸易的增长一直是世界经济增速的两三倍,但是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后,国际贸易赶不上经济增长,去年亚细安国家的出口总值更下滑了37%。

他认为,“一带一路”反映的是全球化的新趋势,首先是国际投资增长高于国际贸易;其次是全球化主要参与者与受益者不再是大国与跨国公司,在电子贸易支持下,如今成千上万的中小企业与中小国家,也开始进入全球化的主流。

他说:“沿‘一带一路’一直到非洲,有很多非常穷困、封闭、边缘化的国家,‘一带一路’尝试使这些国家纳入到全球化的过程中,从这个角度看,‘一带一路’不是一个中国出于地缘政治考虑而提出的构想,而是反映了全球经济关系的新趋势”。

他总结:“希望大家把‘一带一路’视为全球投资战略,它不应该仅仅是中国的倡议,它应该是多边的。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也说过,‘一带一路’不是中国独唱,是‘大合唱’。”

印尼前外长:东亚国家应设“安理会”处理区域争端

出席“新加坡论坛”的印尼前外长马蒂倡议,亚细安和东亚国家在东亚峰会的机制内构建起一个和平与安全理事会,定期商讨和处理本区域热点问题。

面对中美亚太地缘政治博弈的格局,马蒂强调,亚细安要实现区域中心地位并发挥自身的领导才能,“否则我们将沦为被动的旁观者,甚至成为大国关系受害者”。

马蒂将本区域的“3+1”挑战归纳为:一、互信赤字,无论中美、东北亚,南亚、印度太平洋地区都缺乏信任。二、领土争端,南中国海、东海以及其他双边主权争端。三、地区纷争是属于21世纪的跨国界问题,但是协调工具仍停留在20世纪。四、地缘政治的转型和变化。

马蒂认为,视地缘政治转型为威胁无助于解决纷争,本区域应该建立起动态平衡,打造地区内在的协调性。为此,他倡议,以亚细安为核心的东亚峰会不应该只是一个供各国见面寒暄的场合,亚细安应当赋予东亚峰会的框架更多运行权力机制,例如在框架内构建一个和平与安全理事会机制,让各成员国定期协商处理问题,缩小歧见。

马蒂说:“这很重要,因为很不幸的,大国当下没有很好的表现。”

无法指望中美处理问题

马蒂认为,事实上大国的说法和思维仍停留在20世纪,但21世纪属于所有国家,无论大国小国都可以、也必须为应对地区的挑战,为地区做出贡献。日本前国防部长森本敏则提及,大国是能在国际秩序中发挥安全和稳定作用的国家,不见得是领土或人口很大的国家。

与会的印度知名战略专家拉伽·莫汉也呼应说,亚洲无法指望中美两国能把事情处理好,亚洲国家特别是印度、日本和印尼等国应当承担更多责任,以应对本区域的大国权力平衡。

拉伽·莫汉指出,与冷战不同的是,“当时我们是被动的参与者,现在我们可以发挥作用并展示领导才能”,在地区大国权力平衡中发挥调节作用。而无论是通过联合国宪章或亚细安的平台来化解争议,拉伽·莫汉认为,关键在于采取务实的态度来协调各方关系,以实现地区权力平衡。

拉伽·莫汉也指出,在本区域权力结构发生变化的同时,各国开始扩大军事实力,各国的互动关系也出现改变,如印度和日本、日本和菲律宾、越南和澳大利亚展开新合作等,这个合作网络的扩大是本区域出现的重大变化。

印尼、印度和日本前高官及学者的谈话显示,亚洲主要大国希望在中美博弈的夹缝中,主动找寻自身所能拓展的空间,以达致维护自身利益及区域整体稳定的目标。

黄根成:中国和美日应互相加入TPP和亚投行

由美国主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可帮助中国推行必要的经济改革,中国应保持开明态度,考虑加入该协定。同样的,美国和日本若加入中国倡导创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不仅能把握东南亚基础建设浪潮的契机,也有助于分散风险,对各方都有利。

前副总理黄根成昨天在“新加坡论坛”的开场致词中,分析了本区域多项重要发展所带来的影响。他说,贸易自由化是东亚经济持续增长的基础。以美国为首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简称TPP)和中国力推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简称RCEP)一旦落实,将显著促进本区域和全球的经济合作与整合。

也是新加坡论坛顾问委员会主席的黄根成说,TPP和RCEP应被视为互补而非竞争对手,所有参与TPP的东亚国家也加入RCEP,有的国家与中国和美国都有签署双边自由贸易协定。

“我希望中国对TPP保持开明的态度,在TPP落实后考虑加入。在中国现阶段经济改革的某些时间点上,TPP可成为帮助中国进行艰难结构改革的工具,就如中国之前改革时,世界贸易组织扮演的角色一样。”

在国际局势不明朗的背景下,美国和中国等大国正透过多种战略布局扩大在亚洲的影响力。除了TPP和RCEP,中国新成立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简称亚投行),也引起美国及其盟友关注。

黄根成指出,东南亚等区域的基础设施工程也可以由美国、日本、印度等国家财团负责,并由亚投行担保,若日本和美国等国家加入亚投行,也可以在局势不明朗之时分散风险,对各方都有利。

中国人是非常卖力工作(hardworking)的人,他们成了世界工厂;印度人是非常卖力说话(hardtalking)的人,他们成了世界的电话服务中心;所以世界的工厂工人成本与交易成本都显著下降。在泰国,我们从来不和中国人竞争,我们也从来不和印度人辩论,因为我们知道我们永远赢不了,所以我们就和他们合作,给我们带来了繁荣。

——原泰国能源部部长、商务部部长、现任MFC资产管理主席阿卡拉沙尼博士(Dr Narongchai Akrasanee)讲解亚细安怎样通过区域经济开放获益。

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是谦卑的代表。真正的谦卑不是虚假的谦虚,而是愿意改变自己坚持多年的想法。李总理在他的职业生涯中,不止一次这样做。他一向强烈反对赌博,但是当新加坡需要开设两个赌场的时候,他愿意改变想法,接受时代已经改变了。

——印度尼西亚贸易部长汤姆·林邦(Thomas Trikasih Lembong)在论坛上说,在全球范围里,精英正失去民众的信任,精英需要展现更多善心与智慧。而李光耀真的关心新加坡人,因此赢得民众的真心爱戴。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