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局势

沈金浩:两“最”、“三亚”与5.20后的趋向

字体大小:

台湾选举结束以来,两岸之间发生了一些事,虽然还不好说是“山雨欲来风满楼”,但双方的立场及后续趋向却渐见清晰。先是大陆方面在各个层面、各个场合,呼吁蔡英文承认“九二共识”、两岸同属一中,而三个月过去,这个结果至今没有要到。

蔡英文接受《中国时报》专访时说,希望大陆方面再多点的善意,大陆方面张志军则说:“承认九二共识,既是我们的原则,也是我们的善意。”把这两者联系起来,不难看到,蔡想要的是允许她不表示承认“九二共识”、“两岸一中”,在这样的前提下,她不搞明显挑衅大陆的动作,维护她一向主张的不设前提的两岸关系。而陆方说“承认九二共识……也是我们的善意”,在台湾绿营看来是不能以为然的,你要我说我不想说的东西,怎么是善意呢?

然而从大陆的角度,包括像笔者这样的两岸关系观察者的角度看,这确实是善意了,因为到了“两岸同属一中”这一步,确实已经没有任何退路,要求放到最低不能低了。再退一步说,难道允许你说两岸不是同属一中,如果大陆连这个都能接受,那这几十年来对台工作的一切努力,所为何来?岂不都是瞎忙?而如果你承认两岸同属一中,则各种商谈都可展开,你要的好处,能给的,都可以给,这岂不是善意?

遗憾的是,最近这段时间里,双方想要的都没有要到,于是一些状况便出现了,先是大陆与冈比亚复交,其次是加入亚投行问题,再一个就是刚发生的台籍诈骗嫌疑人从肯尼亚被遣送大陆侦办,台湾舆论称此为“三亚”。

对“三亚”这些事的发生,许多关注两岸关系的人都解读为大陆对不肯承认“九二共识”的蔡英文的施压,但笔者觉得或许不仅是施压,它还可能是一种失望后的改弦更张。近十年来,大陆对台湾可以说是格外温柔小心,比如一些国家想与大陆建交,都被大陆婉拒;讲两岸关系,连和平统一都很少提,代之而用的是“和平发展”,其中的原因,大概是有人跟北京说了“呷紧弄破碗”(编按:台语,意为“欲速则不达”)之类的意思。

然而这些年的温柔小心,换来的是什么呢?“我本将心托明月,谁知明月照渠沟”。非但马英九的“不统”纹丝不动,绿的独依然故我,还冒出了下一代独帜更鲜明的“时代力量”之类来,连乳臭未干的中学生都来闹台独,而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的人数也越来越多。既然如此,那么还是先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比如建交,冈比亚之事已搁在那儿两年多了,这个交不建白不建;亚投行问题,诈骗嫌疑犯问题,同样也是回归基本原则办事的表现。

《环球时报》4月14日发表社评《蔡英文休用“台湾人不高兴”要挟大陆》,文中说:“事实上,随着民进党即将上台,大陆社会已经做好了两岸关系有可能停滞甚至倒退的思想准备。”话是说得有点硬,但大概也是合乎事实的,因为没有办法,在绿营于岛内压倒性的舆论操作下,这些年大陆的对台示好似乎没有用啊!

而从台湾方面来说,5.20后它会怎么样呢?这三个月许多人都在期待蔡英文5.20就职演说能讲些让大陆想听或能接受的话,可是从近日的诈骗嫌疑犯事件及正在讨论的《两岸协议监督条例》可以看出,蔡更大的可能是让两岸关系冷下去。诈骗嫌疑犯从肯尼亚遣返大陆后,蔡英文很快作出反应,她在4月12日晚通过社交媒体做出措辞激烈的表态,表示对北京和内罗毕“最严厉的谴责和最强烈的抗议”,说这件事会“对两岸关系的伤害至深且巨”。

这两个“最”字非常惊人,以前菲律宾射杀台湾渔民,民进党发言人林俊宪代表该党表态时也只用一个“最”(“最严厉的抗议”),蔡英文这次是亲自上阵连用两个“最”。所以,从这两个“最”便不难看出蔡的心中对大陆是什么态度。诈骗嫌疑犯毕竟是涉嫌犯罪,学法律出身的蔡也知道有所谓司法管辖权这回事,而死于菲律宾枪下的渔民不是嫌犯,在该得到保护这一点上一点争议都没有。她和民进党怎么对打死渔民的菲律宾说话时,反倒不如这次那么重?甚至民进党叶宜津毫无根据地说菲律宾射杀台湾渔民,可能是因菲方认为此船是大陆渔船,民进党也未对叶的话加以指责。

怎么遇到犯罪嫌疑人遣送来大陆这事,蔡就劈头盖脸用了两个程度上无以复加的“最”字呢?为何把话说到连点余地都不留呢?显然,尽管她快坐上宝座了,但她内心深处并不打算与大陆改善政治关系,甚至可以说,她对大陆怀有很深的敌意,所以她用如此强硬的话来对待大陆,并希望通过树立所谓的爱台形象,博取反陆者的支持,来巩固其位置。

除了蔡在诈骗嫌疑人送陆这件事上的反应外,近日民进党确定的《两岸协议监督条例》,表面上似乎从“两国”变成了“两岸”,貌似在表达善意,但如果你真把它看作善意,那你就上当了。因为首先,民进党之所以把“两国论”版本变成“两岸”,不是它不欲用“两国论”,而是它不敢、不能,因为那样做的话挑衅意味实在太明显,不仅大陆会强烈反弹,美国都不会允许。

其次,今年3月4日,辜宽敏曾对民进党说“不必理服贸”,“监督条例暂时别订”,而“新台湾国策智库”董事长吴荣义、台湾中央大学经济系教授邱俊荣等在补充解释辜宽敏的话时说,应该订一个普遍化的对外谈判原则。民进党为何没有理会这种建议呢?因为辜等人显然是想得肤浅了。别忘了,《监督条例》本身就是冲着中国大陆来的,订普遍化的对外谈判原则,岂不是捆住当政者自己的手脚?只有专门订个冲着大陆的,才是他们的本意呀。

而从条例之严苛可以看出,民进党显然也作好了两岸经贸倒退的思想准备,如果因为有那样的《监督条例》而导致协议不能签,那就不签。在他们看来,只要能减少大陆对台湾的影响,降低两岸经济结合度,即使台湾经济上有些损失,他们愿意接受,并且他们认为台湾多数民众也能接受。而在他们的规划中,这些损失,可以靠南向政策、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等来补回。

所以,在笔者看来,由于蔡英文、民进党的一贯主张,加之他们还必须保有原本的支持者的支持度,5.20以后的相当一段时间,民进党不会为两岸关系改善而在政治立场上作多少改变,他们会通过强化与美日的关系、不大动作挑衅大陆,来维护其安全,同时在内部继续搞切香肠式的台独和所谓的“转型正义”,来强化其赖以起家的基础,实现其所指望的长期执政。

作者是深圳大学文学院教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