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李光耀故居事件特别报道

李家纠纷事件簿:哪年哪月哪日哪件事

字体大小:

建国总理李光耀故居事件,自6月14日引爆以来备受热议。这场纠纷浮上台面之前,都发生了什么,导致今天的局面?zaobao.sg带你梳理,过去七年的关键事件。

2010年

柯玉芝逝世。内阁资政李光耀在9月至12月间,首次针对欧思礼路38号的处置问题致函内阁,表达希望拆除房子的意愿。

2011年1月

《李光耀:新加坡赖以生存的硬道理》出版。李光耀在书中表示希望死后拆除房子,引起公众热议。

2011年7月21日

已在5月大选后卸下内阁职务的李光耀,与内阁见面并商讨房子去留问题。根据李玮玲的说法,李光耀回返住家时“痛苦和失望”地对她说,“我不应该听显龙的话去见内阁”,并对李显龙反对他的要求感到心痛。

2011年8月20日

李光耀首次订立遗嘱。

2011年12月27日

李光耀第二次致函内阁表示,若保留欧思礼路38号,就要强化房子基础,翻新整栋楼,而且需要有人入住。

2012年11月2日

李光耀立下遗嘱第六版本。

2013年12月16日

李显扬妻子林学芬晚7时许,将一份遗嘱文件电邮李光耀,请负责之前六版遗嘱的律师柯金梨准备正式文件。电邮收件人不包括李显龙和李玮玲。

李显扬很快回复林学芬电邮,但在抄送人中把柯金梨名字拿掉,加入李光耀的私人秘书黄莲好。他告诉李光耀联系不上柯金梨,柯金梨当时“不在”,立遗嘱的事不宜等她回来。

林学芬另外发电邮给黄莲好,通知黄莲好和她在腾福法律事务所(现为Morgan Lewis Stamford)的律师雷安智把遗嘱准备好,安排李光耀签署遗嘱。

晚上9时许,李光耀回复电邮,同意不用等柯金梨回来就签署遗嘱。

2013年12月17日

早上11时05分,林学芬派两名律师雷安智和江秀慧到欧思礼路38号,让李光耀签字立下最终遗嘱。李总理说,李光耀于11时10分签字,两名律师于11时20分就离开。

2014年1月3日

黄莲好发电邮给林学芬,同时抄送给李光耀、李显扬、李玮玲、何晶、柯金梨和李总理。林学芬和李显扬于2013年12月16日和17日发出的电邮,埋在这串电邮链中。李总理说,由于他以为电邮链主题是有关一些地毯,所以他并没有查阅这些电邮,也就没有看到2013年12月有关遗嘱的电邮。

2014年7月

根据李总理宣誓声明,李玮玲发电邮告诉何晶,李光耀数年前曾说会给她(李玮玲)额外的遗产,但立下第六版遗嘱数月后,李显扬却告诉李玮玲,父亲希望回归三名子女平分遗产的安排。当时李玮玲对何晶说的话包括:“如果那是爸爸的决定,就算了。但我不信任芬,她对扬有很大的影响”。

李玮玲则批评李总理断章取义,选择性地引述她与何晶的电邮。

2015年3月23日

李光耀逝世,享年91岁。

2015年4月6日

何晶整理李光耀私人物品,在李光耀子女知情情况下,将一些遗物借给国家文物局,供展览使用。

李显扬和李玮玲指何晶不是遗嘱执行人,却将物品取走,还代表总理公署把物品交给国家文物局有欠妥当。

2015年4月12日

林学芬属下律师吴裕庆向家属宣读李光耀最终遗嘱。

李总理说,林学芬当时表明李光耀曾要求她帮忙准备最终遗嘱,但她不想亲身参与,所以交由吴裕庆处理。李总理指出,没有迹象显示吴裕庆曾针对最后一份遗嘱与李光耀见面或沟通。李总理与李显扬当天也发生争执。李显扬坚持应马上拆除父亲故居,李总理表示反对。这番争论在何晶询问李玮玲是否希望继续住在李光耀故居,而李玮玲表明愿意后停止。

2015年4月13日

李总理在国会上宣读李光耀遗嘱中的故居拆除条款,以及李光耀于2011年12月27日写给内阁的书信内容。他说,政府只会在李玮玲搬离时,才考虑如何处置房子,他身为儿子希望能履行父亲遗愿,但这最终得交由到时的政府做决定。

2015年4月23日

李总理在办公室向副总理张志贤描述遗嘱宣读当天发生的事,包括林学芬所说的话。

2015年6月

柯金梨把李光耀所立的第一到第六版本遗嘱交给李家。

李总理说,他在比较各版本内容的变化后,翻查出2014年1月的电邮链,对李光耀立下最终遗嘱的过程心生疑问。

2015年6月8日

李玮玲和李显扬将一些故居物品捐给国家文物局,在同年9月的《共创家园》建国元勋特展中展出。他们当时与文物局签署赠与契据(Deed of Gift),设下的条件包括:在故居拆除之前,他们有权随时以1元无条件地取回捐出的物品;以及必须在特展上展示李光耀遗嘱故居拆除条款的上半段,即拆除故居的意愿,而不展出下半段有关若不能拆除故居,李光耀希望不对外开放的陈述。

李总理取得赠与契据后,通过律师表达对李玮玲和李显扬行为的不满。他说,两人在签署赠与契据前没有事先通知他,或取得他同意,设条件捐赠的做法也不真诚。

李玮玲和李显扬质疑李总理假公济私,利用总理身份向国家文物局获取秘密赠与契据后,用于私人法律纠纷上。

国家发展部长黄循财在2015年6月时担任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兼通讯及新闻部第二部长。针对李玮玲和李显扬的上述质疑,黄循财澄清道,李总理当时以公职身份获得赠与契据,了解展览内容和呈献方式既正常也符合规范,即使李总理以私人身份索取信息,他也有资格知道相关详情,因为他是李光耀的长子和遗产受益者。

2015年9月2日

李玮玲和李显扬以遗嘱执行人兼信托人的身份入禀高庭,就李光耀与政府立下的访谈协议,寻求高庭协助解读。他们指李光耀在1981年和1982年提供口述历史编辑而成的访谈记录抄本是李光耀的遗产,因此要求政府归还,但政府不认为李光耀的遗产拥有者有权使用和享有这些访谈记录抄本。

2015年9月大选前后

李总理向李玮玲提出以象征性的一元将欧思礼路38号转让给李玮玲,条件是如果故居日后变卖或被政府征用,所有收益须捐给慈善。这个建议并没有被接纳。

李总理说,李玮玲和李显扬当时做出威胁,计划在大选期间对李总理展开攻击。

大选后,李总理以市价把李光耀故居转卖给李显扬,让李显扬和李玮玲决定如何处置房子,转让条件是他和李显扬各把房价的一半数额捐给慈善,以免未来因为赔偿或土地重新发展所得再起争议。李总理后来将所得尽数捐给慈善,欧思礼路38号目前归李显扬所有。

2015年10月

李玮玲和李显扬向法庭取得遗嘱认证(probate),使遗嘱成为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最终文件。李总理没有提出异议。

2015年12月4日

李总理、李玮玲和李显扬发表联合声明说,在李玮玲迁出李光耀故居后,希望能拆除房子,尊重父亲的遗愿。李总理和李显扬也同意各自捐出等于欧思礼路38号一半市值的金额,作为慈善用途。

2016年3月和4月

李玮玲为《海峡时报》撰写专栏文章,反对在父亲逝世满一周年所举办的多项“英雄膜拜”式纪念活动。她也通过个人面簿网页,指责李总理滥用权力建立王朝。对此,李总理回应,强调这完全不实,也对妹妹的指责深表难过。

2016年中

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张志贤成立部长委员会,探讨李光耀故居处置问题。李总理已表明将回避任何有关故居的政府决策。

内阁秘书陈基荣指出,委员会征询了李光耀子女的意见, 李总理身为长子和遗产受益人,也以个人身份提供他的看法。

李玮玲和李显扬说,他们于7月得知政府成立部长委员会,讨论李光耀故居处置问题的选项。他们指这与李总理2015年4月在国会的言论相矛盾,并批评李总理作为部长的上司,有能力影响他们按他的要求做决定。

2016年9月29日

高庭法官驳回李玮玲和李显扬的申请,否定李光耀的遗产拥有者有权使用和保管李光耀接受口述历史中心访谈录音的抄本。抄本版权暂时属于李光耀遗产拥有者,但抄本归国家保管,只是政府在2020年3月23日之前不能使用抄本。

2017年6月

李玮玲和李显扬于14日凌晨2时许于网上发出联名公开信,指李总理违背父亲遗愿,意图保留欧思礼路38号故居为自己争取政治资本,引爆李光耀故居事件。

李总理当天发表声明表示,对李玮玲和李显扬选择公开家人之间的分歧感到失望,并否认他们的指责。

李玮玲和李显扬之后又多次通过面簿发文提出李总理公器私用、言行不一误导父亲等指控。李总理透过视频,对李光耀故居争端造成新加坡声誉受损,以及国人对政府的信心受到打击而向国人道歉。他也宣布于7月3日在国会发言,澄清弟妹指控,并解除党督约束,让议员随意提问。

完整专题报道,请翻阅2017年7月2日的《联合早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