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弟妹法庭见?忠孝两难全,李显龙很纠结

清官难断家务事。不过,当厮杀双方是新加坡知名的李家孩子时,外界都等着看李显龙总理沿用“李光耀特色”告人诽谤的作风,将弟妹告上法庭。“李家告李家”的大戏迟迟没有上演,被反对党批为“双重标准”。李总理总结国会两天辩论时,再次解释不告弟妹的苦衷,并首次透露,他向部长委员会作宣誓声明具有重大意义:如果所言虚假,自己是要坐牢的。换言之,总理已经预先把自己交给法律了?

6月14日,李显扬和李玮玲将李光耀故居纠纷公诸于世,指哥哥李显龙滥用公权,双方一来一往吵了两个多星期,新加坡人被烦死了,心里也纳闷:李家怎么不上法庭解决?

刘程强斥“双重标准”:弟妹不告 政敌告到“脱裤”

file6vn1mjbju6vvtmwca2b_Small.jpg

弟妹不提告,批评者就挨告,反对党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怒斥这是“双重标准”,并与李总理及吴作栋展开交锋。他翻旧账说,行动党曾控告工人党的邓亮洪诽谤,但现在这起事件所涉及的指控似乎还更严重。刘程强怒斥:“这不显示,血浓于水吗?自己的弟妹不能告,政敌就告到脱裤子。”

李总理:告弟妹 让父母蒙羞

李总理在总结国会辩论时再次解释,在一般情况下,他一定针对滥用权力的指责控告对方,因为这是非常严重的指控,但提告自己的弟妹只会更让父母蒙羞。总理也说,上法庭不会快速解决问题,有关程序将持续多年,会给新加坡人造成更多的苦恼,并且转移对许多课题的注意力。

李总理强调,他一直想要私下解决纠纷,但因为弟妹非常重视李光耀最后一份遗嘱中关于拆除故居条文的前半段,因此他觉得有必要向部长委员会说明,最后一份遗嘱拟定过程中所发生的事。他说,因为事态不容轻视,所以选择向部长委员会作出宣誓声明。

李总理说,做宣誓声明也是私下进行的,就是不要让纠纷升级,但弟妹公开指责他之后,他决定公开宣誓声明的要点,以正视听。

做宣誓声明 李显龙“自己告自己”?

做出宣誓声明的意义何在?李总理说:“意味着,如果我所言被证明是虚假的,我可因伪证而坐牢。”

既是总理又是哥哥的双重身份,令李显龙处境十分尴尬。告弟妹,还自己和政府一个清白也不是,不告弟妹,自己和政府就要背负罪名。通过宣誓声明来捍卫自己的清白,李总理相当于先把自己交给法律审判。

pm_teared_Small.jpg

李总理哽咽:“爸爸嘱咐我照顾好妈妈与弟妹”

血浓于水,亲情无价。在谈及儿时与父亲的一段往事时,李总理含泪哽咽,声音抖动地说:“我13岁时,我记得爸爸跟我说,如果我有什么事,请照顾好你母亲和你的弟妹。”

李总理说,当时新加坡是马来西亚的一部分,正与中央政府和共产党员作激烈斗争,父亲面临生命危险却没有告诉他,所幸父亲没有遭遇不测。李显龙也向弟妹喊话,希望这一代的恩怨不要传给下一代。

刘程强:李显龙是“自己维护自己”

不过,刘程强对“亲情牌”不买账,他坚持李家事件应该在法庭解决,并拒绝表明他相信总理和政府的诚信,因为他无法完全确定,那些针对总理的指控是毫无根据的。刘程强严批:“这起事件没有经过调查,只是在国会中与行动党议员一起‘自己为自己辩护’ 。 ”

刘程强还追问李总理,如果弟妹继续公开对他作出指控,他会否把他们告上法庭?李总理回应说,那要看他们说什么,如果是很严重的指控,到时会再评估采取什么行动。

政治老手刘程强这个时候就像隔岸观火,还拿着一把大扇子在煽风。

议员们听总理总结流泪

第二天国会辩论,除刘程强与行动党领导人的交锋外,行动党大叔们罕见地公开流露情感,也成了国会殿堂的焦点。不只是李总理,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和副总理张志贤在发言时也动之以情。

首次在国会上针对李家事件发言的吴作栋,先以长者姿态训斥李家孩子。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吴作栋判断,金钱和房子都不是真正的问题。他说:“欧思礼路38号的纠纷只是掩盖他们家庭深层裂痕的遮羞布,这些裂痕可能早在几十年前就已经出现。指控李总理的人,他们到底有什么目的?”

吴作栋还斥责李显扬夫妇,根据他们随意作出的公开谈话,他们的目标显然是要把李总理拉下台,一点也不顾及政府和新加坡人受到的“附带伤害”。

pm_lee_6_Small.jpg

“吴叔叔”温情劝架:你们的父母曾以你们为荣

file6vngw4seajkgum5q9xq_Small.jpg

吴作栋最后以长辈姿态促请李家要理智,停止相互拖累,私下处理争执,然后往前看。吴作栋最后提醒李家兄妹,切记,父母以他们三兄妹为荣。

吴叔叔说:“没人怀疑你们的孝心。显龙、玮玲、显扬,你们的父母以你们为荣。这是你爸爸在Nassim Jade事件辩论时所说的,‘(你母亲)感到最骄傲的事是她的三个孩子,正直、乖巧且令人自豪……他们家教严格,不可能行差踏错。正如我所说的,这是一个典范,违反了它就是丢了自己和全家的脸。”

(1996年,李光耀和李显龙购买Nassim Jade公寓享有折扣一事引发风波,两人都在国会作出部长声明)

“张战友”痛心:显扬不再是显扬

作为李家故居处置问题的部长委员会领导人,副总理张志贤在发言中透露,他认识李显龙和李显扬40多年了。张志贤说,大家曾在新加坡武装部队共事,既是同事也是战友,他高度评价李家兄弟真诚地为国家做出贡献。

张志贤说,李总理为人正直、坚持原则、只做对的事,这样的个性多年来未曾改变。不过,令他深感难过的是,现在看到的李显扬,却已不是当年的李显扬。张志贤说:“我看到伤痛和强烈的情绪正在侵蚀他,我不明白当中的深层原因究竟是什么?”

张志贤:“我们也是李先生带大的‘子女”

在提及李光耀为国贡献时,张志贤一度哽咽。

file6vn1gy6k2hdw1mr6l66_Small.jpg

张志贤说:“我们也是李先生带大的‘子女’。虽然他没有在遗嘱上提到我们,但他留给我们更珍贵、宝贵的东西。他留下了‘我的新加坡,我们的大屋子’。这是他和我们一起打造的。我们可以骄傲地称它为我们的家。这起事件对我们大家来说是个痛苦的经历。”李显龙在一旁听着,也眼眶泛红。

李家何苦为难李家?

身为一国总理、李光耀长子、李玮玲与李显扬兄长,李显龙要如何在国与家、法与情、忠与孝之间划清界限,估计比他当年在剑桥大学解答数学题要难上几百倍。

因为身份极为特殊,国事与家事的界限难划清,法律与亲情的结难解开,忠于国家、政府与孝敬父母两难全。选择以“不上法庭、做宣誓声明”的方式应对弟妹指控,李总理或许能捍卫个人名声,但弟妹的指控已连带损害政府的声誉,凭两天的国会辩论能修复吗?

李家何苦为难李家,手足何苦为难手足。这大概是李显龙此时此刻的心声吧?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