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财政预算案

五点让你了解预算案最大资金来源

字体大小:

每年新加坡政府财政预算案,政府都会宣布如何在接下来的一年里,把政府的营收好好用在国家与人民身上。有出必有入,你可知道政府在财政预算案中宣布会花的钱,来自哪里?

除了税收(如消费税)和收费(如拥车证)等经常收入,政府也通过国家储备净投资回报(Net Investment Returns,简称NIR)框架,将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和淡马锡控股(Temasek Holdings)这三大政府投资机构的部分投资回报,用在财政预算案中。

政府投资机构的贡献最大

这些贡献,称为“净投资回报贡献”((NIR Contribution,简称NIRC)。2016财年, NIRC是流入财政预算案的最大一笔资金,高达147亿元,占政府预计总收入的18%。

相比之下,排在第二的是企业所得税,对财政预算贡献近134亿元,占政府预计总收入的16%。2016财年的其他政府收入来源如下:


淡马锡承担的风险最高

了解NIR之前,先看看三大政府投资机构如何运作和投资。新加坡的储备金由这三家机构管理。政府把一部分钱存进银行,即MAS;另一部分钱交给一家基金经理管理,即GIC;第三部分则让一家投资公司淡马锡控股,聘请专业人士来管理投资。

三家当中,淡马锡的风险承担力最高,主要投资股票。其2016财年的投资组合,有29%投资在新加坡,40%在其他亚洲国家。20年期整体股东回报率(Total Shareholder Return)是6%。

GIC的投资风险承担力中等,不投资新加坡市场,而是全球多元化投资。其20年期不包括通胀影响的实际回报率(Annualised real return)是4%。

MAS作为中央银行,投资最保守,主要是低风险的流动性金融市场工具,如现金、债券和股票,以发达市场的投资级别债券为主。以下是三家政府投资机构的不同之处:


投资机构贡献不可超过50%收益

政府可花的收益有限制,每年最多可动用投资机构的50%净投资回报,把其归入财政预算,其余50%必须储蓄起来留给后人使用。法案在2001年议会通过。

在旧的净投资收益(Net Investment Income,简称NII)框架下,政府只能使用三家政府投资机构最多50%的实际投资收益。

在2016财年全面实施的NIR框架下,政府可使用这些机构管理净资产最多50%的预期长期实际收益。和NII相比,NIR除了计算实际投资收益,也包括已实现和未实现的资本收益。

简单来说,实际投资收益包括净投资价值,也就是储备金投资所获得的股息、利息和收入,还有提供贷款获得的利息。预期长期实际收益则包括实际投资收益、已实现和未实现的资本收益和通货膨胀。


净投资回报(NIRC)贡献在2016财政年大增近50%

也就是说,NIR框架可让政府提取较高额的储备投资回报,也确保政府支出预算不会受到市场短期波动的影响。从长远而言,政府开支将显著增加,因此政府有必要提取更高额的储备投资回报。

譬如,NIR框架一开始实施,即MAS和GIC纳入框架时,政府在2009年财政年从储备投资回报提取了70亿元,比2008年财政年的36亿元激增了近一倍。

2016财年,淡马锡控股纳入NIR框架时,NIRC对财政预算的贡献从2015的99亿元,增加至2016年的147亿元,大增约49%。这也使2016财政年预算,出现34.5亿元的整体盈余。


未来收入的增加幅度有限

淡马锡纳入NIR框架虽然可提供长期的收入来源,但这也意味着未来收入的增加幅度有限。然而,政府在医疗、经济转型和社会政策等方面支出的开销,必然会逐年增加。

财政部长王瑞杰就在去年的财政预算案发表提醒,未来开支增长会超越收入,政府必须在财政上保持谨慎,以便为每一代的新加坡人创造持久的利益。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