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来早报喜2021

大家庭借助视讯 线上拜年“保年味”

孙明达(第一排右起)和岳母陈海音、岳父陈菲立、太太陈玮琪(第二排左起)、母亲陈宗华、父亲孙耀富和姐姐孙婉燕除夕夜齐聚电脑前,通过Zoom视讯平台,向百岁的阿嫲拜年。(李健玮摄)
孙明达(第一排右起)和岳母陈海音、岳父陈菲立、太太陈玮琪(第二排左起)、母亲陈宗华、父亲孙耀富和姐姐孙婉燕除夕夜齐聚电脑前,通过Zoom视讯平台,向百岁的阿嫲拜年。(李健玮摄)

字体大小:

孙家60多名亲戚齐聚线上,包括三名在海外工作留学的家人,一家大小通过视讯轮流向高龄百岁的阿嫲拜年,热热闹闹隔空庆新春。

孙明达(29岁,魔术师)受访时说:“这是我们第一次用Zoom线上拜年,没有想象中的乱,气氛虽然少了些,但可以看到亲戚们,感觉还是挺好。”

他提到,父亲一家12个兄弟姐妹,家庭成员众多,每年农历新年,除夕、年初二和年十五最热闹。“往年除夕夜,60多人会齐聚一个地方吃火锅,最多一次有80多人。吃过饭,最大的亮点就是分派红包那一刻。”

“分红包的阿嫲、姑姑和婶婶等排一排,拿红包的晚辈排一排,长幼有序。自我懂事以来,新年就是这么过的。除夕要是无法到场,还有机会在初二和年十五相聚,我们是在年十五捞鱼生。每年新年都会很期待这三天。”

因疫情关系,今年孙家新年大聚会无奈取消,不过相互拜年的传统没有少。孙明达的五姑孙鸾真(60岁)将一家大小召集起来,通过Zoom视讯平台线上拜年。除夕晚上8时45分,一家大小各自享用年夜饭后,准时报到。

45分钟的视讯中,大家拿着年柑,轮流向百岁阿嫲拜年,远在英国和澳大利亚的孙儿孙女也连线贺年。阿嫲目前和孙鸾真一家同住。

视讯通话少了气氛
但至少还能拜年

孙鸾真说:“大家都配合,办这场视讯活动没什么困难。这是很不一样的体验,少了很多气氛,但至少大家还是能在一起拜年。”

另外,黄结华(60岁,销售经理)和弟妹也因疫情关系,一改约20年来的新年习惯。

他说,与三个弟弟和妹妹的关系紧密,往年大年初一,所有人一早就会聚集在其中一人的家中相聚,吃妈妈准备的素食。之后一家约20口便会到佛堂祈福。

今年则改成黄结华到三弟黄益壮(57岁)家做客吃早餐,二弟黄结强(59岁)则到小弟黄益辉(53岁)家小聚。四兄弟之后在中午时分,相约到万福堂祈福。

他说:“现在要拜年不容易,都要提前预约,因此能和家人保留这份传统,到佛堂兜一兜祈福,我们都蛮开心的,感觉和往年没有太大差别。”

黄结华提到,到了佛堂后,原打算到岳母家拜年,但其他亲戚已经约了时间,家人只好年初三才去。“亲戚一年才去岳母家一趟,我们就让位给他们。之后想到小弟家,但妹妹捷足先登,我们只好打道回府。”

黄结华说,过新年就是要和长辈亲友打招呼,联络感情,形式可以改变,但意义不变。例如,往年总是四兄弟齐聚和母亲吃团圆饭,今年则分两场进行,他和老二提前一周陪母亲,老三和小弟则在除夕正日和母亲用餐。

“除夕吃团圆饭时,我们都透过WhatsApp分享照片,无论如何,就是不能让新年气氛冷掉。”

此外,黄结华今年也提前在新年前就向年长亲戚送礼拜年,因为年长亲戚儿女多,孩子要到他们家拜年已经得分好几轮,侄儿侄女更是往后排队。

黄结华透露,可能还会在初三通过视讯和年长亲戚拜年。“上线看看彼此,相互问好,即使到时可能有些混乱,但那种热热闹闹的气氛应该是不错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