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新加坡第13届大选

本届大选废票率仅1.81%历来最低 学者:非常时期选民更重视手中一票作用

本届大选共有253万5565名选民投票,并出现4万5772张废票,废票率达1.81%。这比上届大选的2.05%,少了约0.2个百分点。(档案照)

字体大小:

非常时期举行的选举,使选民更重视手中的一票的作用。这使本届大选废票率首次降至2%以下的水平,创下我国历届选举的最低废票率纪录。

本届大选共有253万5565名选民投票,并出现4万5772张废票,废票率达1.81%。这比上届大选的2.05%,少了约0.2个百分点。

20200713_news_voidcount.jpg
本届大选最高及最低废票率选区。

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律系副教授陈庆文受访时指出,在利害攸关性更高的选举中,选民对于选择支持哪一方的重要性有更强烈的意识,也就更不可能出现投废票的情况。

“同样的,在选民视为关键的选举中,可能出现更高的投票率。投票率高也意味着,从上届大选到本届大选的废票绝对数如果保持不变,废票率也会因为较大的投票者基数而下跌。”

我国在2001年九一一事件后举行的大选同样反映这样的趋势,当年的废票率从1997年大选的2.4%跌至2.1%,但到2006年大选时又回升至2.3%。

本届大选最高的废票率,大多出现在人民行动党表现较好的选区。以连续两届出现单议席选区票王的拉丁马士区为例,行动党候选人杨益财赢得74%选票,而这区投票的2万3556名选民中,有817人投下废票,废票率达3.47%。

由李显龙总理领军的团队在宏茂桥集选区迎战弱旅革新党,取得约72%得票率。该集选区17万8039名前往投票的选民中,5009人投下废票,废票率达2.81%。

政治观察家胡君杰博士指出,这些区投废票的选民比率较高,是因为部分不愿意投票给行动党的选民同时也不认同角逐该区的反对党,因此宁可投废票。

胡君杰也说,全国废票率整体下降显示反对党的候选人素质整体提升。“品牌较鲜明的政党如工人党,甚至是新成立的新加坡前进党都推出更多、素质较好的候选人,因此不认同行动党的选民更愿意把票投给反对党,而不让选票作废。”

竞争较激烈选区 废票率偏低

在竞争较激烈的选区,废票率普遍偏低。工人党竞逐的四个集选区和两个单选区,废票率不超过1.36%。该党角逐的榜鹅西区,废票率更是本届大选唯一一个少过1%的选区,2万5865名投票的选民中,只有216人投废票。

新加坡管理学院全球教育兼职讲师陈添金博士指出,这显示工人党在选民心目中树立了可靠和最佳替代声音的形象。

此外,新加坡前进党西海岸集选区的团队,在一场激战后取得48.31%的得票率,为落败反对党团队中最高。该区的废票率同样偏低,14万名投票的选民中仅1645人,或1.17%投废票。

陈添金说:“选民认为这些是可信的反对党,也信任它们,所以会倾向于把票投给它们,确保自己的一票能发挥作用,而不是把选票扔到窗外。”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