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新加坡第13届大选

第四代领导团队出师不利 行动党平均票数下滑近九个百分点

临时“空降”到东海岸集选区迎战工人党团队的副总理王瑞杰,在这个烽火猛烈的选区中只以53.41%的得票率险胜。(潘丰源摄)

字体大小:

新加坡国立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陈恩赐指出,第四代领导团队总体的表现一般,王瑞杰没有取得傲人的成绩,但换个角度看,如果他没有到东海岸集选区领军,行动党有可能痛失另一个集选区。

第四代领导团队在接班前的关键大选中出师不利,人民行动党全国平均票数下滑将近九个百分点,未能取得预期中强而有力的委托。

受访政治观察家认为,尽管这不太可能拖慢第四代领导团队接班的脚步,但经过此次战火洗礼,第四代领导团队必须反思国家的发展模式,重新赢得选民的信任。

蝉联执政的人民行动党全国平均得票率为61.24%,只比2011年的60.1%的最低水平,高约1个百分点。

人民行动党多个集选区的领军部长大洗牌,多名第四代部长率队迎战反对党。受访政治观察家认为,让年轻部长独当一面,是为了让他们凭实力争取人民强有力的委托。但大选的结果显示,不少选民并不满意第四代领导团队应对冠病疫情的表现,投票结果对第四代领导团队而言,必定是个震撼弹。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蓝平儿博士指出,尽管政府在疫情期间前所未有地推出四个抗疫预算案,总拨款将近1000亿元,但选民或许并未感受到这些拨款显著地改善他们的生活。

他说:“疫情是一把双刃剑,一些人受益,但还是有大批的人失业,或者生意受影响,还是有很多人对前景感到担忧。这是我们自二战以来面对的最严峻危机,不论政府拨出多少款项,选民还是在生活的方方面面感受到疫情的冲击。”

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律系副教授陈庆文则指出,此次结果令人感到意外。

他认为,选民对于“强力委托”的定义显然和行动党不同。比起政府冠病期间短期的援助措施,选民似乎更注重执政党过去五年来的表现。

第四代领导团队大选后 须重建选民信任和信心

临时“空降”到东海岸集选区迎战工人党团队的副总理王瑞杰,在这个烽火猛烈的选区中只以53.41%的得票率险胜,得票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行动党在上一届大选的东海岸成绩是60.7%。2011年则是54.8%。

新加坡国立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陈恩赐指出,第四代领导团队总体的表现一般,王瑞杰没有取得傲人的成绩,但换个角度看,如果他没有到东海岸集选区领军,行动党有可能痛失另一个集选区。

受访观察家强调,尽管反对党议员人数增加至10人,达到建国以来的最高点,行动党仍获得将近九成的议席。相较于其他发达的民主国家,这仍是选民极为强有力的委托,并且不会对领导层的接班造成太大的影响。

不过,第四代领导团队在大选后面对的是一项艰难的工作,必须重新建立选民的信任和信心。

陈庆文说:“第四代领导团队没有太多时间重新建立选民的信任和信心。他们目前处于尴尬的处境中,他们如何面对眼前的现实,将是至关重要的。”

蓝平儿则认为,此次的失利对第四代领导团队而言,或许也是“祸中之福”。

他说:“这将迫使他们重新思考未来的经济模式,并且了解唯有得民心才能得天下。他们必须更富有同理心,倾听选民的诉求。这场战火的洗礼将让他们明白,不能把选票视为理所当然,迫使他们更谨慎地行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