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古当上空不禁飞 实里达机场不启用ILS 新马航空纠纷暂时各让一步

两国在领海纠纷方面则是成立一支高级别联合工作小组,探讨相关法律条文与降温的具体操作事宜,为后续磋商铺路。

新加坡外交部长维文医生和马来西亚外长赛富丁昨天(1月8日)在本地举行会谈,经交涉就僵持数周的航空与领海纠纷达成初步安排,为紧张局势降温。

马来西亚暂时不把新山巴西古当上空列为永久飞行管制区,新加坡实里达机场则不启用仪表降陆系统(Instrument Landing System,简称ILS)。两国昨天同步执行这两个暂时性措施,有效期在现阶段定为一个月,新马交通部长将在这期间会面展开磋商讨论,寻求更长期的解决方案保障民航服务的安全与效率。

两国在航空问题上各让一步,领海纠纷方面则是成立一支高级别联合工作小组,探讨相关法律条文与降温的具体操作事宜,为后续磋商铺路。

新方团队由外交部常任秘书池伟强领导,马国方面则是外交部秘书长慕哈末沙鲁(Muhammad Shahrul)负责。维文和赛富丁已嘱咐工作小组在两个月内汇报磋商进展。

维文昨天在我国外交部举行的联合记者会上说,新马外长会谈“非常积极且具建设性”,并对双方在航空与领海纠纷上达成初步协议表示欣慰。

他说:“新马致力于在平等和相互尊重的基础上,不断强化至关重要的双边关系。我们也同意有必要保持冷静,制造有助于推动磋商的对话环境。”

赛富丁则指出,新马是关系亲密的邻居,长期以来保持良好的双边关系,“前进的唯一道路就是不断提升我们之间的关系”。

不过,马来西亚并没有提及撤走目前仍停留在我国海域的官方船只,双方也没有提及国际仲裁庭的第三方纠纷解决渠道,显示双方仍希望通过双边外交途径解决分歧。

记者会没提水供与柔南航空管理

赛富丁日前称会谈议程也包括水供价格与柔佛南部航空交通管理权,但记者会上并没有提及这两个课题。维文和赛富丁也没有接受记者提问。

去年10月25日,马国突然单方面扩大新山港口界限,新范围侵犯新加坡领海,随后更派遣船艇进入该海域,经我国多次警告仍无撤离之意。

此外,马国去年底也以实里达机场施行ILS,限制巴西古当发展高楼为由提出抗议,上周进一步称为了“军事用途”,将巴西古当上空划为永久飞行管制区,限制客机在实里达机场的升降路线。

新马关系近来掀起波澜,但维文和赛富丁显然有意对外释放两国友好解决分歧的信号。从会谈到午餐再到记者会,两人昨天在短短四小时的互动中多次面带笑容握手搭肩,还频频以“兄弟”(brother)互称。

在记者会上,维文特意点出两国达成高度共识,所以不仅发出了一份联合声明,两人在记者会的谈话大纲也是一样的。赛富丁发言时先是感谢“兄弟”维文的招待,然后向记者透露他们在植物园餐厅享用美味午餐,餐桌上唯独缺了榴梿。

“下一次会议”,维文接话道,赛富丁表示赞同,随即笑称“这就是我们同意的第一件事”。

由于暂时性的航空措施只维持一个月,一般预料基础建设统筹部长兼交通部长许文远不久后就会同马国交通部长陆兆福举行会谈。两国也将在本月举行依斯干达特区部长级联合委员会会议,检讨该特区的经济合作进展。

去年12月31日随副总理张志贤访问马国的财政部长王瑞杰昨晚在面簿上指出,新马作为近邻有着深远的历史、经济、文化和民间关系。“两国建立具建设性的和平关系,共同寻找双赢方案,造福两地人民是非常重要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Display Title: 
新马航空纠纷暂时各让一步15987092097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