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早报悦读@NLB

黄宏墨分享秘密诗情

黄宏墨要找有童真的人合作,一起推动童谣创作。(受访者提供)

字体大小:

本地弹唱人黄宏墨将于6月1日参与联合早报与国家图书馆的早报悦读@NLB活动,在国家图书馆开讲。黄宏墨感受到诗歌的力量,读到好诗,内心充满澎湃。

本地弹唱人黄宏墨对当代诗作情有独钟,更身体力行为诗作谱曲。

黄宏墨最近也开班授课,栽培年轻创作幼苗,学生们将在来临新加坡书展献唱,黄宏墨也将与好FM96.3DJ洪菁云对谈。书展后黄宏墨马不停蹄,参与联合早报与国家图书馆的早报悦读@NLB活动,分享他的秘密诗情。

实践诗乐创作

音乐人跟诗的关系,并非必然,毕竟诗与词仍有别,对黄宏墨而言,诗很随性,不会为了押韵而改变写法,歌词则要求对仗、押韵。因此,在改编诗作时会碰到内在结构的困难。

黄宏墨的诗乐创作专辑《倚窗听诗》集结他近年实践诗乐创作的成果。他特别指出,诗人淡莹的《出门进门》是他创作生涯中碰到的最有挑战性的作品。

“《出门进门》副歌方面,卡了我三个多月,无法一气呵成,最折磨我。可是淡莹的《出门进门》,我觉得诗本身很美,已经远远超出我要限制它的心态,我对诗的内容着迷,因此我自己要努力,完成改编。”

黄宏墨改编的本地诗人作品,诗人大多都仍健在,创作过程中可曾与原作者沟通?黄宏墨坦言,他都先谱曲,完成了再让原作者听一遍,除非作者强烈要求修改,事实上他也未遭遇类似的事情,一般上大家都尊重彼此,合作愉快。

1987年黄宏墨第一次改编诗作,那是一位上海记者的作品,后来他陆陆续续也和北京的朋友合作,现在则更专注于本地诗作,但他不会限制自己,最重要的是:要遇见好诗。

诗是文体里的精灵

黄宏墨以林得楠的《彩窗》为例,读毕思绪翻涌,仿佛也跟着诗人一起沿着新加坡河口,看两岸风景从1960年代慢慢摆渡到今时今日。想象航程摇摇晃晃,黄宏墨谱曲时也模拟着行程,加入很多南洋乐器,如马来直箫、马来鼓。“我们要清楚知道我们是新加坡人,可以从音乐跟诗的内容看得出这是东南亚人或新加坡人的作品。”

黄宏墨一般从报章上阅读诗作,他形容自己虽然没能过目不忘,但读到好诗的心情与情怀总是深刻。

“我觉得诗很美妙,简直是文体里的精灵,不是凡间的东西,是属于外星人的,或灵性的东西。诗太有力量了,像余光中《乡愁》,写坟里面是母亲,外头是我,诗可以很浅白,但碰到内心的时候,爆发力很强。”

他相信创作者都是善感的,不可能麻木,而岁月让人学会沉淀让人成熟。

“以前有多少力量就出多少力量,现在就是渐进式的做法。以前看到不公平就会跳起来,开心就哈哈大笑,现在不会太外露。但岁月之外还是要思考,不然就会是蛮荒的心态。作为创作人,要与时并进。以前一针见血,现在是酝酿,慢慢让你感受它的力量。”

黄宏墨以《野人的歌》为例,情绪来得很快,但现在写伊蝉的《路越走越长》和林得楠《彩窗》,则选择慢慢展开故事的方式,河流依然波动,内心却是平静的。

黄宏墨1993年担任一项作词比赛的评审,伊蝉交出一首超然的歌词,引起黄宏墨注意,为她谱了曲却一直不愿发表。为什么?黄宏墨认为自己写得不够好,怕糟蹋了好诗。他说,美的东西要好好欣赏,希望每首诗在他手上都能呈现最美好的状态。

有心推动童谣创作

黄宏墨最近也到学校讲课,教授词曲创作。他相信音乐能帮助孩子接触中文,慢慢引导孩子认识中文世界所有美好事物,借老祖宗的瑰宝让他们发现新天地。因此他想推动童谣的创作,找适当的人合作,激发有童真的人创作,黄宏墨则帮他们谱曲。

“我觉得童谣很重要,从小接触正面天真的东西,人生会走得好一点,我觉得现在人们的生命一开始就有很多负担了。”

黄宏墨说,他也曾经叛逆,但小时候读中文书,里头的礼义廉耻,在少年叛逆期之后,会有美好的花朵开放。

“我们不是政治人物,我们只可以一点一滴去做。不能说太多,说太多就矫情了。我相信有心人会看到的,讲多了是卖膏药。简单来说,就是踏踏实实去做。”

倚窗听诗之吟游南洋

主讲:黄宏墨

日期:6月1日(星期五)

时间:晚上7时

地点:国家图书馆底层B1,Programme Zone

报名请上网:http://bit.ly/NLBHR11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