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诗而歌,因歌而诗 黄宏墨弹唱一个夜晚的诗意

 

黄宏墨在早报悦读@NLB活动上,边弹边唱又边分享他创作的心路。(陈来福/摄)

因诗而歌,因歌而诗,既诗又歌。本地弹唱人黄宏墨以谈谈唱唱的方式,带领本报读者度过一个诗意的夜晚,还鼓励大家一起走入诗的世界,用文字创造生活的高峰。

黄宏墨上星期五(1日)带了一把新买的吉他,出现在早报悦读@NLB活动上,边弹边唱又边讲述他喜欢的诗人如席慕蓉、北岛、顾城、余光中、戴望舒等,间中分享了他创作的心路,现场观众听得如痴如醉,忘了时间飞逝。

写给春天的创作歌曲

《情却幽幽》是黄宏墨很早的一首创作歌曲。为这首歌谱曲时,是他人生中第一次体验了西湖的春天。1986年他背着吉他到中国出差,在上海认识了当地一名记者。对方知道他会谱曲,便给了他一首诗,他看后很有感觉。

后来趁休假,他到了杭州西湖。第一次走进西湖的春天,马上发现春天的西湖跟那首诗完全吻合。当时飘着细雨,他坐在堤边长椅上好几个小时,久久不舍得离去,而整首歌的感觉便在那个时候酝酿出来的。他最后离开,是因为差点被冻死。他记得自己是在杭州到北京的火车上,为《情却幽幽》谱了曲,因此是在火车上诞生的一首歌。

独钓心情享受孤独

黄宏墨说,懂得文学和不懂得文学,就连看一片落叶时的感觉也很不一样。喜欢文学的人,对雨也会充满感情。他小时候就喜欢光着上身,躺在雨中享受被雨淋的诗意。

说着说着,他想起了柳宗元的“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他觉得蓑笠翁并不是在寒冷的江面上钓鱼,而是在钓自己的心情,是在享受一份美妙的孤独。

他说,孤独是自选的,但有些人只会选择热闹,只不过热闹之后还是会回到孤独。他年轻时喜欢骑着电单车,跑到马来西亚的东海岸享受一个人与天地大海独处的快乐。

有一回他去了13天,每晚自己一人在海边扎营,这当中只有一晚无法入眠,原来那一晚遇到暴雨。雨大到他睡不着。无论如何,正因为有这样的经历,人生变得很快乐。

有一次到华中教诗词,回家时被堵塞在车龙里,他顺势来到一个小贩中心,吃饱后拿着一杯咖啡到旁边看雨。当时虽有一名摊贩正在播放很吵的音乐,他脑海里依然有一片宁静的雨景,怡然自得。这是因为有文学的缘故。

音乐中添加南洋元素

对于创作,黄宏墨有一份南洋情怀。拿林得楠作词,他作曲的《彩窗》来说,音乐中充满东南亚风味。他表示,自己在录制歌曲时会尽量用本地人才,不管是编曲演奏都一样,创作时尽量找出南洋地区的独特元素,这样才有了自己的东西。他对马来同胞的文化很感兴趣,觉得他们很有音乐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5794176593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