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报悦读@NLB 历史课本没教的莱佛士人与事

NLB#20_莱佛士_陈威仁.jpg
主讲人陈威仁娓娓道来莱佛士轶事。(陈渊庄摄)

由《联合早报》与国家图书馆联办的早报悦读@NLB,上星期五(3月1日)举行第20场活动,亚洲文明博物馆(Asian Civilisations Museum)馆长陈威仁(Kennie Ting)以“鲜为人知的莱佛士”为讲题,与大家分享莱佛士从1811至1824年在爪哇岛、马来群岛,包括新加坡的历史事迹,现场吸引了数百名观众到场聆听,演讲后台上台下互动热烈。

替英国取下爪哇岛控制权

NLB#20_莱佛士_陈威仁.jpg
上周五的早报悦读@NLB爆满,互动热烈。(陈渊庄摄)

陈威仁说,大多数人都知道莱佛士是现代新加坡开埠者,并于1819年1月29日从新加坡河登陆。但对于莱佛士如何争取到新加坡作为贸易港,他当年在东南亚的所作所为,大多一无所知。

讲座从拿破仑战争讲起,1806年法国雄霸欧洲,东南亚的荷兰殖民地变成法国殖民地,英格兰和荷兰是盟友,但与法国却互为敌人。莱佛士于是建议英国拿下爪哇岛的控制权,并于1811年率领英国军队攻打爪哇,顺利占领爪哇巴达维亚(Batavia,即今日的雅加达),英国在1811至1815年间统治爪哇,在这期间,莱佛士被任命为爪哇副总督。陈威仁也说,莱佛士在爪哇岛呆了五年,在新加坡其实不到八个月。

莱佛士受委为爪哇副总督后,努力巩固英国在当地的控制权,并在1812年6月21日攻打及焚毁位于爪哇岛中部的日惹苏丹国(Yogyakarta)王宫,从日惹王宫的沦陷记载中知道,英军扣押苏丹哈萌库布哇纳二世(Hamengkubuwana)后,并要他交出皇家日惹式马来短剑(Keris),对于马来王国来说,这是一种极深的羞辱。

在攻击日惹王宫时,英军并把王宫洗劫一空,被英军掠夺的战利品包括宫廷里的重要历史文献与文物,例如旧爪哇《罗摩衍那》史诗泥金装饰手抄本。莱佛士后来另立效忠英国人的帕库阿拉曼(Pakualaman)公国,由于莱佛士在攻打日惹苏丹国时,得到苏丹哈萌库布哇纳二世的弟弟纳塔库苏玛(Pangeran Natakusuma)的内应和帮助,纳塔库苏玛后来被封为帕库阿拉曼(Pakualaman)公国的第一任统治者,为帕库阿览一世(Paku Alam)。莱佛士还于1813年赠送一辆黄色英式马车给帕库阿览。

直到今天,每逢有王子加冕典礼时都会乘坐这辆被视为传家宝的马车出巡,2016年1月7日帕库阿览十世的加冕仪式还是乘坐莱佛士赠送的马车。

扮演收藏家与学者角色

莱佛士.jpg
莱佛士是新加坡家喻户晓的开埠者,有着几近神化或神话的形象。(档案照)

陈威仁说,莱佛士是个毫不简单的人,也扮演着多重角色。由于英国帝国主义者一贯认为,要了解殖民地一定要了解其文化艺术,因此莱佛士一到了爪哇岛就开始发掘及收藏爪哇文物与艺术品,例如传统爪哇面具、皮影人物、甘美兰乐器、佛教及印度教铜像和石雕、爪哇匕首等。

陈威仁说,由于莱佛士对伊斯兰教颇有偏见,他几乎不收藏与伊斯兰有关的文物。莱佛士在爪哇时也发掘了不少历史遗迹,包括了佛教石头建筑婆罗浮屠和印度教圣地普兰巴南。莱佛士认为,石头建筑是高度文明的标志,在他看来,爪哇曾经拥有文明但已经衰败,需要英国人的统治才能找到古代的文明。

1815年拿破仑战争结束后,英国将爪哇岛归还给荷兰,莱佛士也因此回到英国,但他仍然野心勃勃,想要借助爪哇岛及东南亚寻求自我的荣耀。他充分利用自己在爪哇岛广泛搜寻到的文物与资料,在1817年出版了《爪哇历史》,这本书虽然有不少错漏,但至今仍是有关爪哇历史的重要参考书。《爪哇历史》是当时的畅销书,莱佛士也因为这本书奠定了他学者的地位,因而踏进了伦敦上流社会,并被奉为爵士。

陈威仁说,莱佛士于1818年获得新任务,到苏门答腊明古连(即今明古鲁)当副总督,但他一上任就大失所望。因为明古连是个偏僻的地方,不为英国殖民统治者者所重视,莱佛士在明古连最大的成就是发现了大花草属(Rafflesia),这是世界最大的一种花,也是奇臭无比的花。

莱佛士也宣称他发现马来貘,并因此和好友兼同事威廉·法夸尔(William Farquhar)竞争,有意在法夸尔之前抢先发表马来貘的文章,可最终却由法国学者拔得头筹。

柔佛—廖内—林加王位之争

raffles_mix_Medium.jpg
绘于1817年的莱佛士肖像(左),是他完成爪哇副总督任期回返英国时绘制的。(档案照)

陈威仁说,莱佛士在明古连当副总督期间,已开始寻找第二个可代替爪哇的贸易港口,而他发现了新加坡。当时新加坡属于柔佛—廖内—林加苏丹王朝(Johor-Riau-Lingga Sultanate)苏丹领地的一部分。1811年,当时的柔佛—廖内—林加王朝的苏丹马穆·沙—三世(Sultan Mahmud Shah- III)曾写信给莱佛士,声明对英国占领爪哇的支持,没想到不久之后,苏丹便在没有册立继承人的情况下逝世。苏丹之死爆发了一场王位争夺战。

莱佛士有意支持大王子东姑胡先(Tengku Hussein),而印度尼西亚荷兰殖民者却极力支持东姑胡先的弟弟阿都拉曼继承王位。结果是,东姑胡先于1819年2月6日在新加坡和英国签署友好联盟条约,允许英国东印度公司在新加坡设立贸易港,可几天后引起荷兰人抗议。

这场利益纷争最后于1824年,由英国与荷兰签署的英荷条约获得解决,荷兰收回对英国占领新加坡的抗议,柔佛—廖内—林加苏丹王朝领地一分为二,柔佛和新加坡归英国人统治,廖内—林加则由荷兰管辖。

陈威仁说,这意味着,历史悠久的柔佛—廖内—林加王朝就这样终结了。令人深思的是,现代新加坡的开创是建立在柔佛—廖内—林加的衰败上兴起的!

NLB#20_莱佛士_陈威仁.jpg
这次演讲,吸引不少公众出席,大家都对莱佛士的轶事感到好奇。(陈渊庄摄)

陈威仁在演讲中也呈现不少有关亚洲文明博物馆目前正展出的“莱佛士在东南亚:重新审视其学者与政治家角色”展品照片,不但让大家更了解莱佛士其人,也更清楚新加坡与东南亚其他国家的关系之复杂与戏剧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6008906593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