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早报悦读@NLB

早报悦读@NLB 台湾电影人陈炜智谈华语电影在新马

陈炜智:黄梅调电影和琼瑶电影都曾是华语观众的共同回忆。(廖家鸿摄)

字体大小:

台湾知名电影人、电影史研究者陈炜智认为,新马在华语电影史上占有一定的位置。

他说:“新马曾经是华人电影史上非常重要的垦拓前境,自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开始,新马便是华人电影的腹地,滋养着整个大中华圈的电影产业。”

台湾电影里曾经为新加坡留下什么记录?可记得电影《海鸥飞处》里出现的新加坡场景与景色,例如国家剧场、新加坡河、花柏山等都是1970年代本地的标志性建筑与景色?

台湾知名电影人、电影史研究者陈炜智将于明年1月3日(星期五)在早报悦读@NLB活动上,以“台湾电影,南洋风情”为讲题,讲述新马在华语电影史上的位置。

五岁成为小影迷

说陈炜智是个电影人一点也不夸张,他长期研究电影史,同时也是编剧、作词、导演、策展人,2018年获颁广播金钟奖最佳艺术文化节目主持人奖。陈炜智在任职台湾电影中心研究出版组时,策划系列专题影展;目前于IC之音竹科广播策划、主持《台湾电影笔记》节目,深入探索台湾地区百年来的电影历史发展。他同时也是上海堃娱文化传播公司文学艺术顾问、美国人文砖文化协会名誉顾问。

陈炜智说,他自小就是个影迷,长大后更“把电影当一回事来研究”。自童年开始,不论是小孩爱看的动画片,或是大人着迷的黄梅调影片他都爱,而且爱到令人觉得不可思议的地步。

NLB_#29_陈炜智_20200103Medium.jpg
由凌波(左)和乐蒂主演的黄梅调电影《梁山伯与祝英台》深深地影响了陈炜智对电影的热爱。(网络截图)

陈炜智回忆,大概在他五岁,同一年看了三部对他影响深远的电影,分别是迪士尼经典动画片《白雪公主》;曾经风靡一时的黄梅调电影《梁山伯与祝英台》,以及英国神话电影《月宫宝盒》。在陈炜智心中,《梁山伯与祝英台》代表华语电影中的精致文化,看了《梁山伯与祝英台》陈炜智不但迷上华语影片,也爱上影片中饰演祝英台的古典美人乐蒂,他坦言,从那时开始,他就喜欢看像乐蒂这样的“明星”。

陈炜智又着迷于《月宫宝盒》中的特技,同时他一开始就爱上《白雪公主》的一些电影画面,看完电影回家后还能够将影片中,七个小矮人围绕着玻璃棺,守护着棺里沉睡的白雪公主的那一幕画了出来,这一点,连他自己都觉得匪夷所思。

陈炜智说:“那一年前后,同时看了这三部电影,从此好像被启蒙开窍般,对电影迷恋了一辈子。”

陈炜智还有一双敏锐的看电影的眼睛,小学三年级时,他第一次看重映的《江山美人》,除了爱上迷人的电影,还看出电影里的小破绽,为此沾沾自喜。

研究黄梅调电影与琼瑶电影

风行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黄梅调电影,是华语影史上极为独特的种类,陈炜智曾花不少时间和心思研究历来重要的黄梅调电影,写就《我爱黄梅调——丝竹中国,古典印象》一书。书中讨论电影史上大多数重要的黄梅调电影。

从1960年代至1980年代,由琼瑶小说改编的电影也曾风行一时,近年来陈炜智又开始研究起琼瑶电影,他认为,琼瑶电影的长久风行,可说改写台湾电影史。他把琼瑶小说改编的电影分为三个时期;第一时期包括1960年代的《婉君表妹》《哑女情深》《几度夕阳红》,以及邵氏出品的《船》等等作品,他认为,这时期的琼瑶电影有不少气质出众,制作认真的影片。第二阶段以李行导演的《彩云飞》《海鸥飞处》等为代表。第三阶段主要是琼瑶自组公司投资拍摄的电影,例如《我是一片云》《奔向彩虹》等,在他看来,这两个阶段的作品已拍出现代感。而且从影片内容可以看出台湾社会的经济发展。

woshiyipianyun_caiyunfei_Medium.jpg
《彩云飞》(左)和《我是一片云》都是当年很夯的爱情片。(网络截图)

尽管琼瑶电影公认为充满梦幻色彩的爱情影片,但陈炜智认为,从这些电影的内容看来,琼瑶电影也有着对台湾社会的观察,记录台湾在六七十年代走过的不同历史阶段,从社会转型一直到经济起飞的年代。他说:“第二阶段的《彩云飞》曾经轰动一时,电影在结尾之前,甄珍饰演的女主角,对阻扰她爱情发展的男主角的父亲高喊:‘茶花女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可以说是当时琼瑶电影的突破。”

陈炜智认为,不论是黄梅调电影或是琼瑶电影,都曾经风靡一整个世代,是华语观众的共同回忆,因此也是值得研究的。

jiang_shan_mei_ren_2_Medium.jpg
李翰祥的《江山美人》是五、六十年代最具代表性的中文电影之一。(网络截图)

新马与大中华圈电影产业

陈炜智近年来也关注新马社会与华语电影的关系,对于新马上世纪的娱乐事业非常熟悉。他说:“新马曾经是华人电影史上非常重要的垦拓前境,自1920年代后期,1930年代初期开始,由上海而香港而新加坡而马来半岛,自点至线,由线而面,经过1940年代的巨变,自五六十年代开始,新马更渐渐转型成为‘腹地’,滋养着整个大中华圈的电影产业。进入1970年代,台湾和新加坡之间的千缕情丝,织成娱乐事业的各层面向,尤其电影和流行音乐,影响最深。”

陈炜智说,1950年代,邵氏机构在新马各城镇拥有逾百间电影院、十座游艺场,包括新加坡的大世界、新世界,马六甲的极乐园,吉隆坡的中华,巴生的大世界,怡保的银禧园,太平的加冕,梹城的大世界、新世界,以及亚罗士打的大世界。这些游艺场内有电影院也有各种娱乐设施,一度是各城市最热闹的娱乐场所之一,是人们休闲娱乐的好去处。

他说,到了1960年代,香港电影在东南亚开始称霸,新马华语电影发行商叶振宏,曾于1985年前后在香港创立金世纪影业,将台湾电影引进新加坡。叶振宏家族在新马地区经营电影发行映演,他原本在伯父位于吉隆坡的电影院担任经理一职;1965年受堂哥叶振福之托,到香港设立金星影业公司,负责买进香港影片。陈炜智说:“当时是新马电影映演市场高峰,最鼎盛时期共有500家戏院;1975年后琼瑶电影的兴起,更是带动当地年轻观众观赏台湾片的风潮。”

为了进一步探索上世纪新马的娱乐事业,陈炜智已计划与一群志同道合的电影同志,从新加坡到吉隆坡、巴生、关丹,再到怡保、亚罗士打、槟城等地实地考察、调查这些当地留下的娱乐遗迹。

他说:“今年是《江山美人》放映60周年,1959年五月《江山美人》参加于吉隆坡举行的第六届亚洲影展获得最佳影片奖,我们这一趟马来西亚之行可说是《江山美人》60周年之旅。”

haiou_jiushiliuliu_Medium.jpg
《海鸥深处》(左)和《就是溜溜的她》分别是甄珍和凤飞飞的电影代表作。(网络截图)

谈《海鸥飞处》中的三个女孩

在明年1月3日的早报悦读@NLB中,陈炜智将从琼瑶原著、李行导演的《海鸥飞处》谈起,影片讲述邓光荣饰演的台湾记者俞慕槐,三次在不同场合碰上甄珍饰演的,同面孔但不同身份的女孩,包括香港渡轮上因误杀丈夫准备投海自尽的“海鸥”;新加坡夜总会里为养家,跑码头卖唱的小歌星“叶馨”;娇纵的千金小姐“羽裳”,事实上这三人其实就是同一人。

影片中的一个情节是俞慕槐在东南亚各国访问,停留新加坡的时候,又邂逅甄珍饰演的歌星叶馨,导演李行特地与甄珍、邓光荣等人到新加坡取景。

除了《海鸥飞处》,陈炜智也将通过其他几部电影如《风铃风铃》《就是溜溜的她》《我是一片云》等,勾勒出华语电影及台湾电影与新马和南洋牵连而出的情缘,也将谈到导演李翰祥开创的国联影业公司的重要出品。

feng_ling_feng_ling__Medium.jpg
陈炜智也将通过电影如《风铃风铃》等,勾勒出华语电影及台湾电影与新马和南洋牵连衍生的情缘。(网络截图)

台湾电影,南洋风情

主讲:陈炜智,电影史研究者

日期:2020年1月3日(星期五)

时间:晚上7时

地点:国家图书馆,B1 Programme Zone

报名www.go.gov.sg/zb-nlb-talk-3jan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