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早报悦读@NLB

早报悦读@NLB线上讲座直播 土生华人名称如何演变

林志强:19世纪末的新移民数量多出近十倍,一些峇峇汉化和新移民形成华人社会。(陈来福摄)

字体大小:

从峇峇、海峡华人到土生华人,峇峇一词的使用过于泛滥,造成混淆。文史研究者林志强将在本周五的早报悦读@NLB线上讲座,重点讲述不同年代这些名称的含义,并探讨发展过程如何出现偏差。

Peranakan一词19世纪已在本地出现,但土生华人(Peranakan Chinese)的称呼却迟至1920年才开始使用,说明这个社群和文化经历不同的发展阶段。

早报悦读@NLB又将于本星 期五(10月2日)线上开讲,这 回由文史研究者林志强主讲“土生华人之本质与演变”。林志强也有“坟山研究员”之称,由于对武吉布朗华人坟场背后隐藏 的历史与人文故事着迷,他在过 去十多年里,致力于梳理与新加 坡人物和风土历史有关的档案资料和田野调查,前后历经10年研 究完成文史书《尘封轶事:从武 吉布朗追溯新华两百年》。

NLB_#38_NC2_20201002_林志强.jpg
文史工作者林志强将在来临的早报悦读@NLB线上直播讲座中,分享土生华人的本质与演变。(陈来福摄)

林志强在本次讲座中将聚焦土生华人,先从峇峇说起,从渊源、争议、文化多元性和文化复兴等几方面,探索土生华人这个社群和文化的形成,以及他们在不同阶段的演变。

说到研究土生华人的原因,林志强说,他早期对峇峇的认识就如媒体宣传:“脑后留着辫子,讲马来话的华人。”自从2015年参观了土生文化馆的展览,才知道“土生华人就是海峡华人,男的称为峇峇(Baba),女的就是娘惹(Nyonya)这个说法。”

林志强说:“当时我感到很怪异,尤其是一些笼统的形容词套在中国出生的‘峇峇’身上,显得格格不入。因小刀会的缘故,阅读许多清朝和英国政府对海峡华人的争议,这个词汇具有清晰的诠释,感觉宣传出现偏差。因此以海峡华人为起点,从身份和文化认同的角度出发,对不同名称进一步研究。”

峇峇一词源自何方?

无可否认的是,一些人对 “峇峇”这词仍有误解,或是认 识不清,依林志强看来,“峇峇一词相信来自阿拉伯或波斯地区,经印度传入马六甲和印尼、阿拉伯民间文学广为流传的《一千零一夜》,里头收录了阿里巴巴的故事,峇峇相信是随着这故事流传到印度,形成印度人对具有某些特征人物的称呼。他们称在印度出生的英国男孩,还有一位在印度定居的麦加朝圣者为峇峇,来到南洋又称华人为峇峇,我想印度人的观念比原来字面的意思更为重要。本地对峇峇的研究也忽略了这个社群早期的自我诠释,当所有元素重新拼凑,峇峇给人的感觉就是寄居外地受到尊敬人士的尊称。” 

nlb_peranakan_pg_Medium.jpg
极富跨族熔炉鲜明色彩的土生华人文化特色,充分体现在他们的建筑、日常用品和饮食当中。(档案照)

“土生华人”取代“海峡华人”

“土生华人”取代“海峡华人”其实是历经历史过程。

林志强说:“英国人将新加坡、马六甲和槟城组成海峡殖民地后,海峡华人一词就开始出现,到了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独立后则步入历史。土生华人的出现是要取代峇峇,两者之间都是用来区别本土和外来人,当峇峇文化成型后,这支具有特殊结合性文化的本土人和其他本土人有显著的差异,当时一些阿拉伯和印度人已经使用本土人(Peranakan)来区别新移民,华人也跟随这股潮流以土生华人来区别新移民,背后真正的原因,其实也是想和峇峇之间有个区别。但人算不如天算,三个名词后来竟然发展成为一体。”

同样是“峇峇”,但槟城峇峇、马六甲峇峇和新加坡峇峇还是有所不同的。林志强说:“槟城峇峇的语言是以闽南语为主体,参杂少量马来词汇,当时有太多新鲜事物无法用中文来表达,因此只好借用外来语。槟城峇峇都懂得中文,保留清代习俗,和早期抵达新加坡的马六甲峇峇很相似,马六甲这支具有更多的南明气息。青云亭也出现峇峇这个词,马六甲有些峇峇自认是华人,百年多前的峇峇也以唐人、唐民或唐商自居,槟城和这支马六甲峇峇可以说是唐人峇峇。比较复杂的是,后来马六甲出现一支高度马来化的峇峇,他们吸收更多的马来元素,目前许多人眼中的马六甲峇峇是指这一支。”

新加坡历来是个开放型移民社会,吸引众多中国和南洋各地华人前来定居。林志强说:“19世纪末的新移民数量多出近十倍,一些峇峇汉化和新移民形成华人社会。由于英语在新加坡是强势的语言,这使到更多人融入英国文化,甚至出现以‘白人’自居的华人。尽管峇峇在新加坡出现变化,新峇峇文化如小说和 戏剧的成型或推动,新加坡都扮 演重要角色。”

NLB_#38_NC2_20201002_林志强.jpg
翡翠山的许多住宅都体现了典型土生华人的建筑风格,该处在1989年也被列为保留区。不过,除了土生华人之外,翡翠山其实也有不少华人、新移民和其他族群居住。(档案照)

翡翠山曾是土生华人聚落?

都说翡翠山(Emerald Hill)曾经是本地土生华人的聚落,林志强却说:“翡翠山最初只有几家类似林文庆故居,占地多达两英亩或8万平方英尺的山庄别墅。20世纪初期出现大量新移民涌入,这些山庄拆除后建造面积较小的洋房,紧紧相连具有南洋风格的排屋建筑。最初落户翡翠山的是潮州人,还有福建和土生华人,目前所知大约近四成的住宅和土生华人有关。”

然而人口是流动性的,在林志强看来,这并不表示土生华 人同时出现在翡翠山。他说:“不同人对土生华人有不同定 义。翡翠山在某个时段确实出现 比较‘多’的土生华人,这个 ‘多’是很主观的,一条街有30 户土生华人家庭,这对一个小社 群来说的确很多。后来旅游局将 翡翠山宣传为土生华人聚集地, 但过度宣传却让人误以为翡翠山住的全是土生华人,甚至将南洋建筑风格视为土生华人文化,造成紊乱的现象。翡翠山也有不少华人、新移民和其他族群,著名画家司徒乔的画室就在这里。”

林志强说:“从峇峇、海峡华人到土生华人错综复杂,峇峇一词的使用过于泛滥造成混淆。本次讲座将着重于重现不同年代这些名称的含义,探讨发展过程如何出现偏差。”

NLB_#38_NC2_20201002_林志强.jpg
文史工作者林志强对土生华人社群的文化与演变,有相当的认识。(陈来福摄)

讲题:土生华人之本质与演变

日期:10月2日(星期五)

时间:晚上7点

主讲:文史工作者林志强

节目将通过《联合早报》面簿首播。请上面簿搜索“联合早报”页面并点击关注,在节目开播时段上网观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