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早报悦读@NLB

早报悦读@NLB线上直播 刘家明分享有趣掌故 打造灯塔是汤申生命转折点

字体大小:

一条汤申路有多少故事?

上周五(1月8日)在2021年首场悦读@NLB线上讲座上,本地文史爱好者刘家明从殖民地时期的勘测师约翰·特恩普尔·汤申(John Turnbull Thomson)说起,为读者挖掘有趣掌故。

20200111_zb_nlb_liu-jia-ming.jpg
刘家明畅谈汤申的故事,背景是白礁岛灯塔的照片。 (严宣融摄)

汤申出生于1821年,16岁时飘洋过海从英国到槟城工作,途经新加坡,短短一天便让他爱上这座岛。刘家明说,汤申看见新加坡容纳着世界各地、各族人群,极为惊讶,从他后来绘制的新加坡大草场油画,可以看出他对多元文化和谐生活充满向往。当然,汤申1841年来到新加坡担任勘测师后,也发现当地其实并不平安,每天晚上8点后人们就回到屋内,因为治安败坏。

刘家明说,汤申在新加坡短短十余年留下不少功绩,包括建造了衔接南北的汤申路(当时叫做实里达路,与现在的实里达路不同),以及建造白礁岛的霍士堡灯塔。

“我非常佩服汤申,他在资源那么匮乏的情况下,完成了那么多事。”

汤申来新加坡时本来只是私人雇员,后来被殖民地政府聘为官员,最后还成为囚犯总监。当时海峡殖民地总部在印度,殖民地政府把印度囚犯送到新加坡做工程,所以基建与囚犯管理的工作都由汤申包办。

殖民地政府画地图卖地

作为勘测师,汤申的首要任务是画地图。刘家明说,殖民政府的用意其实是要卖土地,“说来有点讽刺,殖民者占领土地后,画好地图再把土地卖给当地人。”

无论如何,这也促进了基础建设和发展。

刘家明指出,当年勘测师的工作非常危险,1835年一幅《哥里门遇虎图》就描绘了当年勘测师在本地丛林里工作时的惊险画面,“真正是披荆斩棘。”

除了老虎和蛇,刘家明说,欧洲人最害怕蚊虫,因为病菌传播,他们没有抗体非常危险。

在新加坡,汤申从勘测开始,自学参与建筑工程,刘家明说,建造白礁岛的霍士堡灯塔,是其生命的转折点。詹姆斯·霍士堡(James Horsburgh,1762-1836)是一名水文勘测师,早期因为工作的船只搁浅,发誓要精确勘测水深,对后世留下不朽功绩。他死后,英国商人为了要纪念他,捐钱请殖民地政府在白礁建造灯塔。

白礁早年被葡萄牙人发现的时候,因为上面都是鸟的粪便,所以被称白礁,其大小约为一个半足球场。

刘家明说,当年商船从中国来经商,白礁是很好的座标。到了白礁,对着西南的树岛,笔直前进,就可以安全通过海峡。白礁附近海域的水文探测,霍士堡居功至伟。

摸索下建造东亚首座灯塔

那是东亚第一座灯塔,没有前例,加上汤申又不是土木工程师,只能自己摸索。刘家明说,汤申发现那里大风大浪,只有花岗岩可以承受,且能防火,不怕海盗纵火。汤申绘制地图的关系,了解区域地理,知道花岗岩就在乌敏岛,于是找了承包商请中国客家工人采石。汤申还画下采石过程。此外,他还留下白礁岛工人发生过暴动的记录。

20200111_zb_nlb_liu-jia-ming-02.jpg
刘家明说,建造白礁岛的霍士堡灯塔,是汤申生命的转折点。(严宣融摄)

汤申路上有许多故事。刘家明指出,汤申在离开新加坡前其实已经设计了现在的麦里芝蓄水池,只不过直到1863年新加坡发生旱灾后,殖民地政府才愿意建造,完工后一度称为汤申路蓄水池。1922年扩充后,才以当时的工程师詹姆斯·麦里芝(James MacRitchie,1847-1895)命名。

宏茂桥名字从“红毛桥”而来

刘家明说,蓄水池范围内有一座昭南神社。“日本人来的时候,建了忠灵塔纪念阵亡战士,也建了昭南神社,每年天皇生日,仪式都在那里举行。不过日本投降前把这些都毁掉了,现在只剩下废墟。去年就有报道说有少年去寻找神社,结果迷路失踪。更讽刺的是,在神社对面,就是抗日英雄林谋盛的墓园。”

此外,刘家明也推测,宏茂桥与番茄(福建话发音为“红毛茄”)无关。刘家明说,1844年汤申绘制的地图里就有一个叫“红毛仔”的地方。如今宏茂桥1道与汤申路之间,有一道汤申建造的石桥,当时人们称之为“红毛桥”。

因此刘家明认为,宏茂桥的名字,其实是从“红毛桥”而来,并不是番茄。

刘家明还分享了沿路的教师园(马路以文豪命名)、魔鬼弯(大赛车时期的高难度赛道)以及愚趣园的故事。

读者若有兴趣,可以到旧汤申路一探究竟。

欲进一步了解汤申其人其事,可到国家图书馆借阅以下图书:

·汤申著《马来亚大陆生活所见》(Glimpses into life in Malayan lands by John Turnbull Thomson)

·霍尔琼斯著《汤申的绘画》(The Thomson paintings: mid-nineteenth century paintings of the Straits Settlements and Malaya by John Hall-Jones)

·霍尔琼斯、克里斯多夫著《一名早期在新加坡的勘测师》(An early surveyor in Singapore : John Turnbull Thomson in Singapore by John Hall-Jones, Christopher Hooi)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