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通美:邓小平与新加坡

邓小平一生中曾两次到访新加坡。第一次是在1920年,当时邓小平16岁,是84名前往法国勤工俭学的四川学生中的一员,他们乘坐的勒蓬号(Lebon)游轮途中在新加坡逗留了两天。邓小平对英国统治者对待当地人民的方式感到震惊。

他第二次访问新加坡已是58年后的事了。他当时是中国的最高领导人,但职衔只是中共副主席、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及中央军委副主席。

邓小平1978年11月访问了泰国、马来西亚与新加坡。他此行的目的是希望能动员这三个国家跟中国联手,对抗苏联与越南。

邓小平是在11月12日至14日之间到访新加坡。在此之前,他与时任新加坡总理李光耀素未谋面。李光耀1976年访问中国时,邓小平刚好第二度被毛泽东解除权力,人不在北京。李光耀到机场亲切地迎接邓小平,并陪同他到接待国宾的总统府别墅。

新中双边代表团11月12日会面时,李光耀邀请邓小平先致辞。在长达两个半小时的演讲中,邓小平概述了中国的立场。他警告,得到苏联支持的越南正准备入侵柬埔寨。

李光耀11月13日回应了邓小平的演讲,只说了半小时。李光耀说,中国要亚细安国家与中国团结一致,孤立“俄国熊”,但我们(新加坡)的邻居却想要我们与他们联合起来孤立“中国龙”。为什么他们会惧怕中国?这是因为中国支持东南亚的共产主义武装分子,呼吁东南亚的华人帮助“祖国”,并从华南进行电台广播,抨击东南亚各国政府。两年后,邓小平停止了所有这类行为。

邓李友谊

虽然邓小平与李光耀在1978年11月只见面三天,这次会议让两位伟人建立了特殊的关系。他们彼此欣赏尊重,建立了互信关系。

1978年后,邓小平没有再访问新加坡。但李光耀1980、1985和1988年,分别三次在中国与邓小平再度会面。

邓小平信任李光耀。他知道李光耀经常去台湾,而且与蒋经国总统和美国领导人都保持密切的关系。他曾数次请李光耀帮忙向蒋经国与美国领导人传话。

李光耀觉得支持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政策符合新加坡的国家利益,因此,新加坡政府与私人企业过去40年来一直在帮助中国。李光耀也鼓励美国及其他世界领导人与中国沟通,帮助中国融入国际社会。

中国记得朋友,也记得敌人。李光耀被视为中国的朋友。李光耀、老布什、基辛格与其他一些人,曾以“中国人民的老朋友”的身份,受邀出席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开幕典礼。因为李光耀的缘故,新加坡得到了中国的善意与尊重。

过去40年来,中国与新加坡都创造了经济奇迹。中国1978年的人均收入为229美元,现在是8836美元。在1978年,中国经济体量只占据全球经济的2%,现在则占15%,并且成为美国之后的全球第二大经济体。

新加坡1978年的人均收入为2187美元,现在是5万5235美元。自2013年起,新加坡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外国投资者。

三个标志性项目

说新中两国过去40年来是一起繁荣起来的并不为过。两国在政府与人民之间都享有亲密关系,这段关系已经变得多面化与多层次化。

中国与新加坡致力于在邓小平与李光耀打下的基础上继续多方面发展。让我们回顾那些让两国互利的重要合作。

中国是新加坡政府唯一合作展开大型发展项目的国家。第一个项目就是苏州工业园区。这个项目有两个目标:首先是让这个古老、美丽的城市重新焕发活力,其次是在老城旁建设一个新城。这个新城将会是一个典范城市,在一个干净绿色的环境中提供就业、生活设施以及公共服务。这个项目的目的不是为了盈利,而是将新加坡的“软件”转移给中国。

苏州工业园区的成功鼓励两国政府开展第二个项目。这个项目要把天津一片被污染的荒地转化成一个环境可持续的城市。如今,天津生态城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城市,有超过8万名居民。这个项目最近刚庆祝10周年纪念。如苏州一样,天津生态城也是一个开拓性的项目。

第三个标志性项目是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CCI)。中国请求新加坡协助发展西部地区,与其再开发一个基建项目,我们提议专注于联通性。新项目刚刚起步,但已经取得好的开始,尤其是项目下的南向通道(STC),为中国西部与新加坡建立起一个更有效率及直接的货运路线,为丝绸之路经济带(一带)与海上丝绸之路(一路)之间打造实质性的链接。

1992年,邓小平提出的政策遭遇到党内保守派领导人的显著阻力。邓小平决定通过最不寻常的方式来寻求支持。他以家庭出游为借口,和家人一起乘火车南下武汉、广州、深圳、珠海和上海。

他每到一处地方,都受到热烈欢迎。在北京的中共领导人看得很清楚,邓小平的政策得到广大民众的支持。1992年3月,邓小平在中共政治局于北京召开的会议上获得重大胜利,保守派被打败了。

邓小平在深圳时曾说,中国应该向新加坡学习,因为“新加坡的社会秩序算是好的,他们管得严,我们应当借鉴他们的经验,而且比他们管得更好”。

此后,数以百计的中国考察团响应邓小平的号召,前来新加坡访问,试图学习新加坡发展的每一个层面。新加坡也非常慷慨,至今已经接待了上万中国市长与官员,让他们在新加坡修读专门定制的课程。

新加坡依然适用吗?

我是中国—新加坡论坛这个常年论坛的新方联合主席。在一次会议上,一名中国学者问了两个充满挑衅意味的问题:首先,随着中国取得巨大发展,新加坡的经验对于中国来说还有适用性吗?其次,中国还有哪些方面能向新加坡学习?

在我的答复中,我指出两国关系的性质已经改变,中国的发展神速,以至于在某些方面已经领先新加坡。我认为新中关系新的精髓在于互相学习,或中国人所说的“互学互鉴”。

然而,新加坡或许仍然有部分经验值得中国学习,我认为其中包括反腐、在不同社会阶层之间保持和谐、法制、优良的治理、食品安全、环境保护以及可持续发展。

总结

我敬佩邓小平与李光耀,相信他们改变了各自国家的历史。在2010年,我是国家文物局的主席。那年11月,我邀请李光耀和时任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为“新加坡贵宾廊道”上的邓小平半身像纪念碑主持揭幕仪式。纪念碑与半身像伫立在新加坡河畔,亚洲文明博物馆前。中国副总理韩正最近也到这里献花致敬。2018年11月12日,在邓小平历史性访问新加坡40周年纪念的当天,我也会去这里缅怀这位伟大的中国领导人与新加坡之友。

许通美是新加坡巡回大使,曾担任新加坡常驻联合国代表,也是国际法权威。

(翻译/任其)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Display Title: 
许通美:邓小平与新加坡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