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早报》前总编辑林任君: 公信力—— 主流媒体的最后防线

面对社交媒体被滥用、假信息迅速流窜的“新常态”,林任君认为,公信力可说是区隔主流媒体与“无政府状态”的社交媒体的那道护城河,是主流媒体必须坚守的最后一道防线。

这是一个媒体观念被颠覆得体无完肤的时代,随之而来的是一个价值混乱是非颠倒的“新政治”常态。

当一个有过光辉媒体传统、拥有一个声誉卓著的全球广播公司的国家,也会沦陷于网上铺天盖地的假消息,让它们明目张胆左右公投结果从而改变国家命运时;

当一个标榜新闻自由的大国位高权重的最高领导可以面不改色地将他不愿接受的事实统统贬斥为假消息,并恶人先告状指责主流媒体传播假新闻,甚至公然指鹿为马,不断在社交媒体发表虚假和具误导性的说法时;

当一个自诩宗教包容的国度一位民调远超对手的省长候选人被政敌支持者在社交媒体恶意栽赃、诬告亵渎伊斯兰而终于败选坐牢,造谣者过后虽也定罪判监,但判得更重的受害人却没有因此获得平反,至今还在莫须有的罪名下身陷囹圄时;

我们不禁要问:这个世界究竟怎么了?难道谎言真的已战胜真相?《1984》(英国著名作家乔治·奥威尔在1948年完成的政治讽刺小说)的预言终于成真了吗?

我们过去所信奉的那些真理——事实胜于雄辩,正义战胜邪恶,真相终会大白……还能相信吗?

政治谎言古已有之,何以于今尤烈呢?

古今中外,下至无良政客为政治目的而撒谎,上至独裁领袖、极权政体为霸住政权或扩张势力而系统性地全面压制真相、散播谣言的例子,简直罄竹难书。历史告诉我们,那些依赖谎言生存的政权或靠压制真相维系生命的政体,尽管穷凶极恶祸国殃民,甚至给人类带来无与伦比的大灾难,最终还是邪不胜正,一一被击垮而烟消云散,被无情地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

那么,天底下还有什么值得拍案惊奇的新鲜事呢?

有的,这一新生事物就是横空出世的社交媒体,尤其是本世纪初兴起的移动社交媒体。它彻底颠覆了传播秩序,使政治谎言能够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和广度散播。

其实社交媒体只是一种工具、一个载体,它本身是中立的,若应用得当,可以高速有效地传播正当信息;但若被滥用来散播政治、宗教等各方面的恶毒谣言,就可以变成一种威力强大的杀人武器。摆在我们眼前的残酷现实是,新媒体已经被严重滥用,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与传统大众传媒不同的是,社交媒体一般是以非公开的方式,通过无远弗届、无孔不入的移动互联网,利用无数纵横交错互通声息的群聊组和自媒体群组等私人平台,让谎言谣言迅速疯传,在“蚀物细无声”之下,戕害人们的思想心灵,让千万受众在不知不觉中受到假消息和伪言论的迷惑误导,形成错误的认知或扭曲的观念,产生严重误判,甚至引起强烈的情绪反应,采取激烈行动。

几乎在同一时候随全球化回潮的民粹主义以及各种极端的种族和宗教思想,借助社交媒体的东风,野火燎原,势不可挡,形成了大规模的杀伤力。上面提到的英国脱欧公投和印度尼西亚的政治冤狱,以及印度最近发生的多达数十名无辜者在社交媒体上被诬指拐带或强奸儿童而被暴民凌迟至死的一连串恐怖事件,是其中一些活生生的例子。

这些都是我从事新闻工作30多年从未目睹过的媒体怪现状。

面对社交媒体助长的这种有害的新政治生态,面对假消息和政治谎言的肆意妄为和破坏,难道我们就束手无策,只能徒呼负负了吗?

以专业精神反击假新闻

事实上,假消息横行无忌,威胁国家安全、干预政治运作或扰乱社会秩序的问题日益严峻,已经引起国际社会的严重关注。各国近年来纷纷将这个课题提上政治日程,商讨对策,认真看待,有些甚至已制定了打假法律,有些则正在积极研究立法;新加坡国会也在今年初设立了一个有关对付蓄意散播网络假信息问题的特选委员会,广泛征求各界意见,集思广益,并在3月举行了两星期的公开听证会,准备在今年内提呈报告,建议具体应对措施。另一方面,肆无忌惮的政治谎言也已引起强烈的反弹,美国的350家报社,包括《纽约时报》,于8月16日在《波士顿环球报》号召下,史无前例地发表联合社论,对特朗普总统展开大反攻,对他诬指不爱听的消息为假新闻、指责主流媒体为“人民公敌”的奇谈怪论做出了严厉驳斥。

是的,面对假消息和政治谎言在社交媒体上的嚣张肆虐,主流媒体再也不能沉默了。由于受到各种政治和技术局限,制定法律并靠政府打击假新闻的效果有限,不能彻底解决问题。主流媒体在这方面责无旁贷,应该发挥舆论力量,全力支持本国和国际上的、政府和民间的一切打假以及拆穿政治谎言的努力。但更重要的是,它们应该坚守本身的岗位,履行社会赋予它们的任务,站在抗战的最前线,以专业精神为武器,反击假新闻的攻势。

这是一场敌暗我明,甚至没有敌人的战争,也是一场看不到战场的战争,恐怕也会是一场无休无止的持久战。传统主流媒体要打赢,就只能回归根本,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充分发挥本身的优势,以身作则,以真打假,以善制恶,以信攻心。

要以身作则、以真打假,主流媒体就必须坚持讲真话,秉持专业精神和职业道德,准确、平衡地报道事实和呈现不同的观点,客观公正地进行评论,使受众获得准确信息,掌握真相,提高认识,了解自己所处的环境,从而做出正确的判断。惟其如此,才能发挥正面影响,以善制恶。也只有这样,主流媒体才能以信攻心,取信于广大受众。真、善、信的原则持之以恒,媒体才能建立起长期的公信力。

公信力可说是主流媒体的灵魂,是区隔它与“无政府状态”的社交媒体的那道护城河,是主流媒体必须坚守的最后一道防线。

这些道理本来应该放诸四海皆准,但由于各地的媒体生态不尽相同,它们已经失去了普适性。一些国家地区对媒体不是放纵过度就是绑得太紧,主流媒体要不是拥抱放任无度的新闻自由或不择手段一味追逐商业利益而不断沉沦,就是完全受制或听命于当权者而无法正常运作。它们都背弃了新闻专业原则,牺牲了公信力,丧失了灵魂。

新加坡的主流媒体走的是中间路线,信奉的是“负责任的新闻自由”,享有相当高的公信力,获得国人较大程度的信任。

政策研究所这个本地智库在2015年大选期间对2000个选民进行的调查显示,电视(88.8%)与报章(80.2%)是新加坡选民获取选举相关信息的主要平台,排在第三的还是这些主流媒体经营的新闻网站(76.1%),之后才是社交媒体平台(69.6%)和即时通讯平台(62.7%)。

一项最新的国际调查也得出了相似的结果。美国公关公司埃德尔曼(Edelman)发表的“埃德尔曼2018年信任度全球报告”(The Edelman Trust Barometer Global Report 2018)所列出的信任指数显示,新加坡媒体在当地受信任的程度位居前列,以66%在28个受调查国家中排名第五。报告也指出,近期假消息泛滥以及公众对其负面后果有更大醒觉,已促使那些以可信和高素质内容见称的媒体获得更大信赖。

由此可见,公信力是新加坡主流媒体的宝贵资产,让它在面对假消息狂轰滥炸之际,得以稳住阵脚,抵御社交媒体的攻势,继续赢得广大受众的支持,从而减轻后者对社会造成的负面影响。

但主流媒体决不能因此而自满,固步自封,必须认识到这是一场旷日持久没有尽头的战争。政策研究所2015年的调查虽然显示主流媒体获得的信任高于社交媒体,但彼此的最大差距还不到20个百分点。到了2018年,埃德尔曼的调查显示,新加坡主流媒体和社交媒体的信任度差距已缩小到只有12个百分点。

须与社媒争夺话语权

因此,若不小心,这个差距可能很快就会消失。要确保不被社交媒体追上,主流媒体就不能只守不攻,一味被动把关,而必须积极进取,注意社交媒体上的热门话题和舆论趋势,与它争夺话语权和议程设定权。

新加坡的特殊媒体环境使主流媒体受到种种限制,让社交媒体可以乘虚而入,抢占前者覆盖不了的广大空间,成为唯一可以无拘无束畅所欲言的发声平台,因此很快成为一个汇集各种政治和社会异议以及非主流诉求的渠道;人们对多元性的追求和民粹主义思潮助长了这一趋势。例如,对治国理念的异见,“历史修正主义”观点,对财富再分配及社会福利的不同看法,对社会管理方式的质疑,LGBT(同性恋者、双性恋者与跨性别者)的平权诉求等,都是社交媒体的常见话题。

主流媒体当然不能“亦步亦趋”,跟着社交媒体起舞,但也必须与之保持“若即若离”,密切注意它的动态,及时适当跟进,必要时抢过话筒,将话题引到本身的严肃平台,以负责任的方式进行健康理性的讨论,除了发挥本应肩负的引导舆论作用,也将社交媒体的一些眼球,尤其是作为新媒体原住民的年轻一代眼球吸引过来。

这样做不是要鼓吹或伸张这些非主流诉求,而是要掌握好时代的脉搏,不回避一些敏感话题,在一些将来可能进入国家议事日程的课题上不致缺席,尤其不要将舆论阵地拱手相让,让社交媒体垄断这类话题,占据话语权,从而无形中助长它的声势和受众,让它追上主流媒体,甚至取而代之。其实,以包容的态度充分反映社会多元性的趋势,为不同声音和非极端诉求提供一个温和理性的传播和讨论平台,也是主流媒体公信力的一种重要体现。作为未来历史的记录者,这也是主流媒体的一个任务。

政府应该认识到,在这场世纪博弈中,让主流媒体扮演好它的角色,维护它的公信力,从而加强它抗衡社交媒体的最后一道防线,使它不被这个无人负责、众声喧哗却又具高度破坏性的平台超越,对国家社会的长远利益是不言而喻的。

《联合早报》作为新加坡一家重要的主流媒体,自然也不能置身度外,早已投入这场战争。度过95年沧桑岁月的早报,历经磨难,遇过无数挑战,克服了重重难关,终于发展成为今日信誉卓著,声名远播海外,具有高度公信力和权威性的华文大报。近10多年异军突起、来势汹汹的新媒体只不过是它所面对的最新一个挑战,但却也是最严峻的一个。然而,就像过去一样,挑战也带来机遇,带来了突破创新的机会。

早报这些年来不断求新求变,在坚持维护传统媒体价值的同时,也快马加鞭进军新媒体,利用新媒体的技术和平台,包括社交媒体,推出各种新产品,开拓新市场,扩展受众群,将影响力伸展得更广更远,达到前所未及的疆域,也吸引了不少从来不看纸媒的年轻人。综合纸媒、社交媒体和电台,早报的受众群总数已取得可观增长,这是早报欢庆95周年之际传来的喜讯。

是的,早报必须顺应时代不断变革,但唯一不能变的是它始终不渝的公信力。作为新加坡的主要华文报,早报之所以备受推崇,在国内外拥有广大的读者,靠的就是它闻名遐迩的品牌以及支撑着这个品牌的强大公信力。

世界上近百岁高龄的华文报如凤毛麟角,早报悠远的光辉历史及对华人世界的巨大影响力让我们感到自豪,更值得我们珍惜。迈向百年,早报同人务必铭记前人创业和守业的艰辛,矢志不渝地维护用整百年时间努力建立起来的公信力,坚守这最后一道防线,让早报这块招牌在重重迷雾笼罩的茫茫网海中,继续发出闪亮的光芒,为新加坡以至整个华人世界提供多一座永不熄灭的导航灯塔。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