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特派员杨丹旭 给2028年的自己

你还坚守在媒体岗位上吗,会不会怀念派驻上海的三年?这段经历,有没有让你在看世界时,有更多的深度和广度?你在运用文字时有没有更自如一点,现在积累的知识够用了吗?

——杨丹旭(现任上海特派员)


亲爱的丹旭:

今天我坐在龙华东路的办公室写这封信。阳光从窗外射进来,室内冷气再足,都难以抵挡上海夏日的炙热。现在室外至少有36摄氏度,虽然新加坡常年如夏,但这种热气从每个毛孔中渗透入体内的灼热感,回去后你应该很少感觉到吧。

我的办公桌上放着中国组前辈韩咏红的《中国你好》,她在扉页上留言:“在翻阅这本书时,你已经不是一个局外人。”

如果说“入局”有一个开端,它或许不是去年11月20日深夜我飞抵浦东机场的那一刻,而是更早的2015年。那年,我参加了《联合早报》中国特派员的面试。

面试前我做了很多功课,还去背了中国有多少个省份、多少个直辖市。别笑我,虽然我在中国出生、生活过16年,但对这个国家的认识,粗浅到我自己都很不好意思。

这些功课后来都没有派上用场,不过你应该记得,面试时有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要当特派员?我说,我想做一名真正的记者。那时候的我大概觉得,没有去过惊心动魄的灾难现场,没有当过卧底揭发血汗工厂,记者的经历不太完整。

你也知道,派驻上海后,我还是没有经历这些,但这看似平静的八个月,倒是帮我打开了一扇重新认识中国和认识世界的窗口。

我16岁到新加坡求学,之后留下来工作、定居、成为一个新加坡人,再回到中国观察这些曾经塑造过我,而且还在变化的环境,新的身份让我有了不一样的视角去接近眼前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国度。

有时候我会好奇,这个吸引全世界目光的中国和我曾经生活的环境有什么不同?我也不只一次受到冲击,一些我曾经觉得那么理所当然的事情,今天看来如此荒谬;当然我也能理解,这个错综复杂的国家有时会有一些与众不同的特殊性。

此刻,我突然不再想做那个过去向往的“无冕之王”,只是想简单地沉下心来,用这三年时间好好认识一下骨感又多面的中国,认识现实的样子。

过去八个月也开启了一场自我认识的旅程。这看似光鲜的外派工作原来是一场深水区中的求生挣扎。三餐不定、没有属于自己的时间、半夜冲线赶稿是家常便饭。有人跟我说,压力会使人变胖,最近每次站上家里的电子秤,我都不忍直视。

更让人不舒服的是,它逼着我去暴露和面对自己的弱点和不足。外派后,上司最常跟我说的就是“积累不够”。

历史知识不够、理论根基薄弱、语言文字匮乏、把握尺度经验不足,再加上限制重重的外媒运作环境,让我忍不住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适合这份工作。不瞒你说,一开始要从“八股文式”的中国官方文件中理出头绪,就已经让我很挫败:每个字都认识,拼起来却不知道它要说什么?

我在新加坡的新闻前线跑了八年,认真经营自己的专线,自以为已经积累了一定的经验,外派之后才发现,不踏出舒适的圈子永远不会知道,原来世界那么大。

现在的我正在走向余下两年零四个月“局内人”的日子,迈上成为你的道路。当你打开这封信时,这里所讲述的一切大概让你觉得恍如隔世。

你还坚守在媒体岗位上吗,会不会怀念派驻上海的三年?这段经历,有没有让你在看世界时,有更多的深度和广度?你在运用文字时有没有更自如一点,现在积累的知识够用了吗?

不知道你还有没有经常怀疑自己,但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不要整天想着工作,多花点时间陪伴家人,经常锻炼身体,积极减个肥吧。

10年前的你

2018年8月1日 上海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