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早报 95 · 长歌不散

人气投稿人反馈接地气

郑寒月(右)和林唯信笔耕不辍,看到自己的文章刊登在早报言论版交流站,感觉很有满足感。(萧紫薇摄)

字体大小:

早报言论版交流站每个星期收到上百份读者投稿,当中郑寒月和林唯信是“产量”较高的投稿人。两人擅长反映民生民情,从市民的视角写稿发表看法。

他们不是记者,但却跟记者一样关注时事。他们不但每天勤读报纸,还脑筋转个不停地找题材动笔评论。

他们是早报言论版交流站的投稿人,擅长从小市民的视角反映民生民情,在《联合早报》的新闻报道与分析之外,直接呈现另一把接“地气”的声音。

其中一人郑寒月(44岁)是全职妈妈,也是活跃的义工。她原本就喜欢通过手机短信在朋友圈里发表看法,今年起在朋友的鼓励下开始投稿给早报交流站,至今已有19篇文章见报。她关注的课题包括照顾年长者、提高学生华文水平及鼓励人们做义工。

林唯信(23岁,新加坡国立大学政治系三年级)也是今年开始投稿,曾针对交通安全、新加坡在特金会的表现,还有教育的压力等发表看法,至今有17篇文章见报。

两名高产的投稿人受访时说,他们每天翻阅多份报纸,从中撷取灵感,遇到有强烈感受的课题,往往“下笔如有神”,几个小时就能完稿。

土生土长的林唯信毕业自中正中学和南洋初级学院,虽然自认华文书写不比英文好,但他说:“我是汉语拼音培养出来的一代,再加上现在的输入法都很智能,只需要打几个字母,系统就会提示整句成语,因此科技带来的便利,让我觉得用华文写文章还算是愉悦的事。”

他之前修读过翻译课,在家也讲华语,因此即便升上高中后没修华文,也不觉得对华文生疏。

郑寒月在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念过法律,退居在家做家庭主妇前,曾在本地当过五年企业的法律顾问。她的专业素养告诉她,即便观点再强烈,也要先做一番功课,所以她往往得在念中二的儿子入睡之后,才在夜阑人静时仔细推敲文章。

现在几乎人人都有社交媒体,为什么不直接在面簿上分享看法?林唯信说:“我不是什么名人,写一篇贴文也未必有几个人‘like’。再说,在报纸刊登的反馈有一定可信度,尤其具争议性的课题。如果我的文章刊登在报纸,朋友会觉得‘哇,报纸都刊登,应该值得关注’。长远来说,或许会有更多人对阅读报纸产生兴趣。”

交流站选稿四原则

早报交流站这个栏目自1988年6月16日正式创立,至今已30年,站长每个星期收到上百份读者投稿,选稿时着重四大原则——普遍性、时效性、内容以及独创性。

普遍性即来稿所议论的事情或课题是否影响广泛;时效性指的是跟当前社会议论的话题是否有关,若有时效性、影响面广,来稿会更快刊登。内容则指来稿议论的逻辑性,所举例子是否恰当等;独创性指来稿不涉抄袭,没在其他园地和网站刊登。

负责交流站稿件的早报评论员吴汉钧说,如果不想文章被“投篮”,读者可参考上述四大原则。“同时,若所申诉的问题仅涉及个人利害关系,缺乏更广泛的公共利益角度,我们一般也不会刊登。”

投稿者来自各行各业各年龄层

交流站投稿者的年龄跨度相当大,有80多岁的年长者,也有林唯信这样的年轻大学生。他们当中也不乏专业人士,如工程师和企业高管。

一个比较明显的趋势是,近几年一些读者会从生活层面来看待国家大课题的影响。

吴汉钧说:“举个例子,现在盛行无现金交易,有读者就从手机账单支付水电费遇到的过账问题,提出对无现金交易的担忧和信心问题。这是很切身的问题,因为一些政策或计划,目的在于方便大众,但若政策无法让大众有信心,落实起来就会遇到困难。”

公共部门或一些拥有广大客户群的企业非常重视交流站的读者反馈,并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出答复。

吴汉钧透露,有读者遇到问题,多次交涉也解决不了,投稿交流站见报后,相关机构很快就出面解决问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