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华乐团驻团指挥郭勇德: 翻阅报纸很“疗愈”

新加坡华乐团驻团指挥郭勇德在数年前开始养成周末阅报的习惯。早报的内容和文字可让他时而活跃时而紧绷的思绪放松下来。

一张熟悉的沙发、一杯热乎乎的薄荷茶和一份早报周刊。

这是新加坡华乐团驻团指挥郭勇德周末时放松心情,或是舒缓上台前后活跃思绪的方法。

毕业自上海音乐学院的郭勇德(51岁)也是新加坡青年华乐团音乐总监及鼎艺团首席客座指挥,平时忙碌于海内外演出、彩排和筹划等工作,多数时候只能在星期天早上的闲暇时间让自己放松片刻。

郭勇德说:“我们有种职业病。即便是音乐已演奏完毕,曲子仍会一直在脑海中回荡……音乐太刺激神经了,所以不管是视觉艺术还是文字,我都需要静下心来,毕竟这两者和音乐是很不同的媒介。”

对他而言,早报上的内容和文字可让他时而活跃时而紧绷的思绪放松下来。

“翻报纸很疗愈。我有时也会看看星座。”

郭勇德过去会帮父母买报纸,他的父亲有阅读《联合早报》《联合晚报》和《新明日报》的习惯。

周末阅报是郭勇德数年前开始的生活习惯。他一般在星期天早上到住家附近的小贩中心买粥当早餐,再到报摊买一份《联合早报》。吃完早餐后,他就坐在舒适的沙发一角开始半小时到一小时的阅报时间。

“我看报纸的时候很放松,会配一杯薄荷或草本茶。”

郭勇德喜欢边喝茶边看文学作品或深度专题报道,所以习惯性会先抽出周刊阅读。

之后,他会翻看报章的其他新闻栏目,通常会将整份报纸的内容看一遍。

他笑说,除了因为周刊的内容正好符合他的阅读喜好,周刊的大小正是他喜欢的报章尺寸。他喜欢的另一份中国音乐刊物,也是这个尺寸。

郭勇德说,可能因为自己是巨蟹座,比较喜欢收藏,因此习惯把喜欢的早报周刊内容收藏起来,现在已有五六十份。

收集创作资料参考早报内容

郭勇德自认比较“老派”(old school),仍眷恋翻报的触感,乐于在文字中慢慢沉淀心情,但他也赶上媒体数码化的步伐,偶尔也用平板电脑看新闻。

他说:“报章走向电子版是必然的,但千万不能在这过程中少了人性的层面,如何将新闻变得人性化,我觉得这个部分还有探索空间。”

郭勇德也觉得,每个年代的人都有属于自己独有的情怀,这些不同年代具代表性的东西就承载了不同时代的华族文化。

“只要是人,就需要媒体去承载一些回忆……这就是媒体的力量。”

除了沉淀心情,郭勇德在为艺术创作收集资料时,也常会参考早报的内容。

去年,郭勇德筹划了介绍本地“加龙古尼”(Karung Guni)旧货文化史的“阿德下南洋(四)之旧货新声”青少年音乐会。

郭勇德在构思音乐会内容时,刚好碰上政府宣布结霜桥旧货市场将结束营业。他当时找了一名研究员帮他整理出本地旧货文化史的内容,包括报章报道。

他当时就通过报章报道了解事件始末,也亲自到结霜桥拍摄旧货市场的面貌。

郭勇德说:“我在节目里用了一些报道的内容,以这样的方式把时事和艺术做一个结合,就是为了让大家更加关注这些社会课题。”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