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关系

学者:已在政治精英中形成跨党派共识 白宫易主也难改美对华战略竞争态势

中美关系是2020年美国大选核心外交课题。图为美国华盛顿白宫。(新华社)
中美关系是2020年美国大选核心外交课题。图为美国华盛顿白宫。(新华社)

字体大小:

中美关系是2020年美国大选核心外交课题。学者研判,白宫易主将无法改变美国对华战略竞争态势,民主党努力重建美国同盟体系,可能对中国构成新的风险。

美国民主党前晚正式提名拜登为2020年大选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并将在本周发表具有对华强烈批评色彩的施政纲领。受访学者研判,白宫易主将无法改变美国对华战略竞争态势,民主党努力重建美国同盟体系,可能对中国构成新的风险。

中美关系是2020年美国大选核心外交课题。据美国之音报道,将在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通过的80页施政纲领,对中国的贸易政策采取强硬立场,并批评特朗普在对付中国上不够强硬。

纲领草案称,与特朗普不同,民主党将对抗中国和其他国家窃取美国知识产权的图谋,并要求这些国家停止对美企的网络间谍活动。

这份纲领还批评特朗普为了与中国谈判贸易协议,对中国商品征收数十亿美元关税,指责特朗普的贸易政策是“鲁莽的”,且伤害了美国农民。

拜登要回归前政府 合作性支持同盟外交模式

美国之音引述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国际研究学院美国外交政策教授史蒂文森(Charles Stevenson)指出,拜登和特朗普最重要的外交政策区别是,“特朗普一直践行强势的单边主义”,拜登则明确表示要回归前几届政府非常突出的“国际性、合作性和支持同盟”的外交模式。

拜登有关多边主义和国际合作的表态,可能为中美关系改善,以及在冠病防治等重大国际问题上的合作带来机遇。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李明江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指出,民主党的外交政策理念重视多边机制,希望回归全球治理,以此重振美国在全球的领导力,而这免不了要与中国合作。

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受访时也研判,与特朗普政府“只讲竞争,不谈合作”相比,拜登如果入主白宫,相信会在必要领域与中国合作,包括气候问题、世贸组织改革等。

拜登与习近平关系良好 学者:利于开展坦诚对话

有分析指出,拜登政府对改善中美关系的另一有利条件是,拜登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有良好的个人关系基础。

2011年,拜登在担任美国副总统时访华,由时任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接待。五天的中国之旅,他与习近平一共交谈10多个小时。隔年,习近平访美,拜登尽东道主之谊。2013年拜登再度访华,拜访已升任国家主席的习近平;2015年习近平首次赴美进行国事访问,又与拜登会面。两人之后也在达沃斯等其他场合会晤。

吴心伯说:“较好的个人关系基础,至少有条件让双方开展坦诚对话。但不管怎样,双方还是代表各自国家的利益。”

拜登政府或许不至于像特朗普政府般对华咄咄逼人,但在中美战略竞争态势下,受访学者对一场大选给中美关系带来转折,不抱太大希望。

李明江不讳言:“中美关系现在不完全取决于个别领导人的政策偏好,对中国的战略竞争,已在美国政治精英中形成跨党派共识。”

他认为,拜登上台后也会延续特朗普政府的一些做法,包括在高端产业链打压中国,在军事、地区安全等领域继续与中国竞争。

吴心伯也指出:“美国现在把中国看做主要战略竞争对手,这在两党有基本共识。共和党和民主党的区别,只在于对付中国的战术不同。”

此外,民主党提出,要与其他民主国家合作建立同盟对抗中国。中美竞斗的背景下,拜登重建美国同盟体系,对中国来说意味着新的风险。

吴心伯判断,能否拉拢更多国家抗衡中国,取决于如何包装,“如果打着捍卫多边主义旗号,指责中国在贸易政策上损害他国利益,很可能让一些国家合作,向中国发出一致的声音。”

李明江则预判,民主党政府有望大幅改善与盟友关系,这将帮助美国同中国竞争,但美国盟友是否会大幅调整对华政策,也将取决于这些国家对自身利益的判断。

(作者是《联合早报》北京特派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