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关系

人大委员长栗战书:中国将加速涉外领域立法应对西方制裁

自中美贸易战以来,双方对立态势凸显,中国企业和个人频繁受到美国“长臂管辖”的打压,最突出的例子是华为公司遭断供芯片和加拿大的孟晚舟案。(法新社)
自中美贸易战以来,双方对立态势凸显,中国企业和个人频繁受到美国“长臂管辖”的打压,最突出的例子是华为公司遭断供芯片和加拿大的孟晚舟案。(法新社)

字体大小:

受访学者认为,中国下来有意“以法制法”反制美国;在美国总统拜登可能召集盟友制裁中国的背景下,中国的“法律武器”料将起一定的震慑作用。

面对西方的制裁与围堵,中国将加快推进涉外领域立法,围绕反制裁、反干涉、反制长臂管辖等问题,推动形成系统完备的涉外法律法规体系。

受访学者认为,中国下来有意“以法制法”反制美国;在美国总统拜登可能召集盟友制裁中国的背景下,中国的“法律武器”料将起一定的震慑作用。

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栗战书昨天在人大会议上做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时指出,全国人大在下来一年的工作中,将切实加强涉外领域立法,健全国家治理急需的法律制度。

也是中共政治局常委的栗战书在回顾过去一年的工作时表示,全国人大将服务国家外交大局,发挥人大外事工作的职能作用。

“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只要党(中共)和人民需要,人大就将毫不犹豫站到一线进行法律的、政治的、外交的斗争,伸出肩膀扛起应尽的政治责任。”

报告提出,全国人大将加快推进涉外领域立法,围绕反制裁、反干涉、反制长臂管辖等,充实应对挑战、防范风险的法律“工具箱”,推动形成系统完备的涉外法律法规体系。

栗战书谈及香港时也指出,“人大将坚定不移依法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为维护香港宪制秩序、打击‘港独’势力、确保爱国者治港、保持香港长期繁荣稳定提供法律保障”。

中企与个人频受美国长臂管辖打压

自中美贸易战以来,双方对立态势凸显,中国企业和个人频繁受到美国“长臂管辖”的打压,最突出的例子是华为公司遭断供芯片和加拿大的孟晚舟案。

“长臂管辖”是美国的法律词汇,指美国在其境外根据国内法律管辖非美国国民和企业。

王江雨:拜登或推进制裁 中国须制造法律武器

中国去年起已预示,将强化反制美国的法律途径。

中国商务部去年9月公布了《不可靠实体清单规定》,为反制美国接连打击中国科技企业铺路;今年1月也发布《阻断外国法律与措施不当域外适用办法》,以阻断外国法律与措施“不当域外适用”对中国企业和公民的影响。

香港城市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国法与比较法研究中心主任王江雨研判,拜登可能进一步集合盟友的力量,继续推进对中国的制裁,因此中国目前迫切须要为自己制造“法律武器”。

他解释,商务部级别较低,因此现行的涉外条例约束力不足;根据中国的司法体制,一旦有案件入禀法院,法院得根据人大制定的法律和国务院的行政条例行事。

中国要把涉外条例提升到国家层面,若美国实施制裁,中国反制裁的机制便可自动给启动,让美国得到立竿见影的报复。

南京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朱锋指出,中国深感在和美国的全面贸易和科技较量中,如果没有自己的国内法机制,永远只会被美国牵着走;中美战略竞争的法律战场已开始成形。

柳庸煜:中美若出现法律战对世界不一定是坏事

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东亚国际关系助理教授柳庸煜(Ryu Yongwook)则认为,即便中美未来可能出现“法律战”,对世界而言不一定是件坏事。

“我们宁可各国通过法律途径和平解决分歧,而不是用军事手段。”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