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乙康: 保底不封顶是我国教育理念

王乙康在国会针对动议回应时指出,一些人认为要解决学生之间的成就差距问题,最简单的方式是从高成就的学生方面着手,比如禁止补习。不过,他认为这与我国教育制度理念不符,并指教育部的理念是“保底不封顶”,不是为学生的成就设顶限,而是扶持底层的学生。

我国教育制度应秉持“保底不封顶”的理念,不限制有能力者取得更高成就,或局限他们的机会,而是尽量扶持有需要者,帮他们实现潜能。

五名官委议员马德弗、郭晓韵、甘尼斯惹加南、郭庆亮和阿兹蒙昨天在国会提出题为“我们未来的教育”动议,强调学习热忱是我们未来的基础,并呼吁政府与人民合作,确保所有学习者能享有开放、包容的终身教育。

辩论中,多名议员提出贫富悬殊会带来教育不平等问题的担忧。

王乙康针对动议回应时指出,一些人认为要解决学生之间的成就差距(achievement gap)问题,最简单的方式是从高成就的学生方面着手,比如禁止补习。

不过,他认为这与我国教育制度理念不符,并指教育部的理念是“保底不封顶”,不是为学生的成就设顶限,而是扶持底层的学生。

例如,教育部目前为云锦中学、裕峰中学、北烁学校和圣升明径学校四所专科学校注入最多资源,投入在每名学生的资源每年达2万4000元左右,其次则是普通(工艺)源流和普通(学术)源流学生,每名学生所获资源分别为约2万元和1万5000元。

相较下,其他政府学校、政府资助学校,以及自主学校的学生,每人获得少于1万5000元。

此外,公共服务署每年颁发的奖学金也尝试给更多来自不同背景的学生,而该奖学金由莱佛士书院和华侨中学学生垄断的情况已有改善,比率从2007年的80%,降至去年的60%。

王乙康也认为,我国的教育制度应继续拥护唯才是用(meritocracy),但应扩大定义,不只肯定学生良好的学习成绩,也须肯定其他方面的技能与才华。

“每个孩子起跑点都不同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但我们的教育制度能确保他们都能顺利完成这场赛跑。”

谈及唯才是用时,王乙康也指有人提议名校应为来自低收入家庭的学生设指定学额,以确保平等性,但他并不认同此做法。

他说,许多名校已努力吸引来自低收入家庭的合格学生报读,以让学生群体的背景更多元化,并促进他们相互交流。

“我们应该继续鼓励这些学校那么做,但设指定学额会发出错误的信息。这种做法并不符合我们的社会理念,甚至会被视为是一种偏袒。”

另一方面,总理公署部长兼财政部、教育部第二部长英兰妮昨天针对动议发言时指出,我国学生参与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国际数学与科学趋势研究(TIMSS),以及全球学生阅读能力进展研究(PIRLS)的表现能看出我国平等辅助不同家庭背景学生的方针。

她说,在这些评估中,我国表现不佳的学生比例是全球最低之一,这指向本地学校不论学生的社会经济背景,都会给予辅助,因此他们的表现会超越他国学生。

“虽然中等家庭已逐步获得提升,但我们仍非常关注不断扩大的家庭收入差距。来自低收入家庭的孩子可能不易跟上较富裕家庭的孩子,解决方案是辅助底层家庭拉近差距,但也不局限上层有能力表现的孩子。”

13名国会议员参与五个多小时的辩论后,这项动议获得国会一致支持。

国会已经休会。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