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交流站:认清在野党议员现实上可做的事

工人党议员林志蔚博士(中)。(档案照)

字体大小:

我在读吴正晓先生的文章《给工人党议员林志蔚的两个建议》(2020年7月17日《联合早报·言论》)时,认为吴先生可能误解了工人党议员林志蔚博士,在辩论时提出最低工资和冗员保险等政策提案。

大选不是为了克服冠病疫情才举行的。大选是为了决定我国下来五年的发展由谁带领。因此,身为在野党一员的林博士,把视野放到冠病疫情后的新加坡,在辩论中有此发言,并不奇怪。

经济学者在最低工资课题上确实有分歧。不过根据数据,有将近10万新加坡人并没有1300元的月入。工人党在政纲上是以这理由,建议设立最低薪资为1300元。

林博士也在他的社交媒体,阐述了他对最低工资的看法与最新的学术经济分析。这显示他不是因工人党的意识形态而同意,而是他身为经济师,经过深思后所得出的个人结论。

在新加坡现有的渐进式薪金模式下的低薪员工,也是重要的劳动力,给予他们一定的薪资,应超越学术经济分析,是社会应该在解决贫富差距的课题上所进行的讨论。

冗员保险也是以风险分担的概念,让社会可以未雨绸缪,共同分担一些新加坡人民可能会面对的收入损失。

今日,我们见证了冠病疫情所带来的负面经济影响。政府为了帮助国人,用了国家储备金,建立雇用补贴计划。这不就是一种冗员保险吗?

吴先生在给林博士提意见时,似乎也误解了在野党议员现实上可以做到的事。在野议员无法单独立法,拟定政策,擅自建立政策试点计划。任何市镇会也无法在现有的法律下,提供有法律保障的冗员保险。

我国应该讨论如何加强社会保障,才可以为下一个危机做好准备。这也是执政党在6月中的全国广播演说中的重要核心。单面的观点,是无法解决多方面的社会问题的。

这次大选,传达了国民对有理辩论政策的要求。任何建议有了事实根据和实行的可能性,是有说服力的。我希望朝野议员可以超越意识形态,有效地讨论个别的政策提案。这才不会辜负人民的期望。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