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郑永年:中国最该担忧文化堕落

订户
郑永年说,如果文化堕落现象继续下去,文化的衰败也不可避免。(路透社)

字体大小:

中国的“近代性”从文化领域开始,不无道理。中国的近代化不是内生的,而是通过外来因素引入而催生的。在很长时间里,人们对明清资本主义萌芽问题有过争论,一些人认为,如果没有西方列强的入侵,中国本身也有可能发展出近代资本主义。

不过,中国并没有发展出资本主义,至少没有比西方更早发展出资本主义。“近代性”从文化领域开始更不难理解,因为如果文化观念不变,什么变化都不可能,不仅内生变化不可能,也不会接受外来的变化。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