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咏红:告别一个时代

订户

字体大小:

傅高义教授走了。带着他招牌式的爽朗笑容,告别了这个时代。

教授的公子、本身也是东亚专家的史蒂文沃格尔(Steven Vogel)在《日本时报》上撰文,缅怀父亲傅高义“有不可抑制的能力,能从每一个人、每一个国家中看到善”,“他最会被铭记的,是他无尽的开朗和男孩般的热情。”

这几句描绘让人动容。我无缘与傅高义教授直接接触,但看到上述生动形容,脑际也立即浮现傅教授在各种照片中的留影,在他耄耋之年的睿智容颜中,同时洋溢着少年般的好奇心、热情与善良。这是傅高义式的轻松,也是许多智者均有的纯真。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