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云:美国外交与内政的新挂钩

订户
经过奥巴马八年的调试中途而止,到特朗普四年的极端调整后,拜登政府可以说是美国冷战后外交转型调整的新一次尝试,其核心是要将美国的外交与对外政策,和国内经济社会发展重新挂钩。(路透社)
经过奥巴马八年的调试中途而止,到特朗普四年的极端调整后,拜登政府可以说是美国冷战后外交转型调整的新一次尝试,其核心是要将美国的外交与对外政策,和国内经济社会发展重新挂钩。(路透社)

字体大小:

美国总统布什在他的回忆录中曾提及,当他与到访的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餐叙时,说他每天最为担心的事情是美国再次遭遇恐怖主义袭击;胡锦涛则回答最为操心的是,每年必须创造2500万个就业机会。

这个看似不起眼的简单对话,实际上反映了10几年前中美两国领导人在执政优先排序上的鲜明对照。当时美国的内政外交都是围着反恐转,而中国则是围着民生转。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