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企”飞系列】洗澡用低压水,也能洗干净车子?!

字体大小:

xr_0035_Medium.jpg
汽车雾里“沐浴”,既轻柔又能彻底洁净。(严宣融摄)

纵观我国各行各业,往往都会与时并进、向前跨步;唯独洗车业。

本地汽车服务供应商福昌集团(Hock Cheong Automec)执行董事余立仁在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洗车业或许是唯一一个倒退的领域,从机器走回人力。”

余立仁指出,在80年代至90年代,福昌集团是本地最早提供自动化洗车设备的公司之一。当年的装置包括由布条制成的大刷子、机械输运带等。

可日子久了,维修费开始升高。布料旧了,容易积沙子,开始不经意地磨花车面。1995年,开始推出拥车证计划,汽车变得越发昂贵。好在当时的劳力尚且相对便宜。

余立仁表示,诸多因素促成的“最佳风暴”,终止了自动化趋势,重新启用人力洗车;那时,国人与外劳的比例大致各占一半。

后来,能征聘的外劳比例下调,给业界带来了冲击。此外,新加坡人口增长,致使住宅区越来越密集,居民也越来越在意邻近洗车房的噪音,甚至写信投诉。

但无论是机械或人力,都会因洗车的高压水喷射,以及吹风机的操作而产生巨大的噪音。另一方面,洗车用的海绵和抹布,亦难免会因人为失误,导致车子被刮花。

于是,在家企中负责商业战略策划与实践的余立仁,决定推进行业的转型,洗出一条新的出路。

esg_20191205_karpride_drdust2_Medium.jpg
林瀚良博士利用纳米技术,将洗车业进行大改造。(网络截图)

企发局大力协助 纳米科技注入洗车业

他曾飞往国外参展,却没能找到理想的解决方案。2008年,他转向本地学府,寻求合作,却几乎杳无音讯,直至义安理工学院(Ngee Ann Polytechnic)回复,提议让学生以做作业的形式尝试研究。

虽然那回的尝试没有结果,集团与学院之间算是搭了道桥。2010年,余立仁再度造访该学院,邂逅了专攻纳米科技的讲师林瀚良博士,两人相交甚是投契。接着,余立仁便通过学院子公司Ngee Ann Global的咨询项目,正式聘请林瀚良,协助福昌集团展开新一代洗车科技的研究工作。

同时,余立仁还向新加坡企业发展局ESG)提出申请,并得到了支持与援助。

经历了长达10年的努力,研究成果Karpride终于面世,为洗车业掀开全新的一页。Karpride是全球首个以低压水清除污垢的自动化洗车系统,采用的洗车液是一种纳米复合特殊配方;两者合成的革新科技已获得了专利。

与传统洗车系统不同,车子驶入洗车区,在平台上停下后,Karpride机械拱门会自动启动,对整辆汽车喷洒两回水雾,每回均匀地分配特殊配方的纳米复合洗车液。在人与机械不触碰车身的情况下,便可把污垢彻底“抬”起来,再将之“包”成凝胶。最后冲洗时,即便是低压水,污垢亦会轻易滑落。过程约莫五分钟,Karpride服务大使还会细心地擦拭与检查。收费目前仅仅十元。

科技洗车省水又安静 为环保献力

汽车的“沐浴”过程既轻柔又静谧,不仅车身变得洁净,某些车主还觉得雾里换来了片刻净心。

一般上,洗车每回用的水介于90升和100升之间。Karpride通过喷嘴的设计与部署,以及对用过的水进行回收及过滤,有效降低用水量约41%,为环保献上一份力。

无需咆哮的高压喷射器后,噪音自然大幅减少,即便在人口密集的大都市,也能够平地竖起Karpride洗车系统及其框架,创造了更多的商机。

成功光环的背后少不了挑战与挫败。

esg3_karpride_20191205_inline1_Medium.jpg
纳米颗粒如“纳米小兵”,能将污垢抬出来,方便清洗车身。(网路截图)

两人的合作,由余立仁提供设计目标概念,由林瀚良研究如何具体落实。林瀚良说:“他当初给我设定了三个要求:低噪音、低压水、不触碰车身。”换言之,既不能借助物理外力,又不能使用化学方法,只可转向原子物理中较为成熟的纳米科技。

此外,为了“抬起”和“包裹”污垢,便得借助不同纳米粒子的功效。但不同的纳米粒子一接触便会结成肉眼看得见的分子,失去应有的功效。就这样,屡败屡战后,林瀚良终于成功地让所有的纳米粒子达到相互合作的绩效。

正式营运初期,车主反馈有表扬的,亦有表示不习惯的。余立仁说:“许多客户非常认同这种洗车的方法,明白越少触碰车身,车漆的‘寿命’便越长。外加洗车过程非常安静,他们甚至能在车里打电话。”

但也有部分顾客说,“就是要看见很多肥皂,听见高压水洗车的声音”。感官的习惯和心理的需要,非一朝一夕所能改变。

林瀚良认为,要允许时间和产品的功能来渐渐转化人们的看法。Karpride的设计包含了许多对环境的考量。他说:“我们的产品不仅噪音低、又省水,所用的洗车液对蓄水池而言也比较温和。”反观市面上的洗车液,研发过程甚少以环保为考量。

xr_0024_Medium.jpg
车子在低压水的喷射下,完全不会损坏漆料,又能让车子清洁溜溜。(严宣融摄)

未来研究降低成本扩大市场

初创成本每每最为沉重。余立仁说:“从2007年算起直至2019年,共花了约70万元。”他希望能在三年至五年内达到收支平衡。

Karpride“年纪”尚小,对集团业绩的具体贡献仍有待观察。但余立仁希望Karpride还能完成一个宏愿:改变洗车服务业的形象。

科技既已包办辛苦潮湿的洗车工作,员工便可通过提高自己的知识面与服务水平,提升客服体验,成为专业的服务大使,间接吸引更多国人加入这个行业。

xr_0127_Medium.jpg
林翰良博士(左)秉着研究专人与发明家的精神,努力能达成余立仁开创高科技兼环保洗车业的愿景。(严宣融摄)

研发之路,虽崎岖坎坷,余立仁和林瀚良从未改变初衷。余立仁凭借转化业界的热忱,努力不懈地试图为各种问题找出突破性的解决方案。林翰林秉着研究专人与发明家的精神,无论遇上多少难题,永不言败。

好在十年寒窗,尚有企发局项目团队的不时。在团队发现余立仁和林瀚良的研究具备潜力后,主动与他们讨论如何扩展业务,还提议为创新的洗车科技打造自个的品牌,吸引更广的客户群,亦为日后的业务发展铺垫。经过一轮的品牌策划,才有了Karpride。

Karpride的维修成本不高,但做为第一版,总归有值得改进的地方。

接下来,两人将继续努力降低成本、改进设计、优化配方,预计可在一年后完成。余立仁说:“我们希望善用专利的优势,扩展Karpride的业务。同时,期望业界能更踊跃地采纳这项洗车科技,以此开办更多的新一代洗车房。”

详情请上:https://go.gov.sg/keepgrowing-zb

更多相关报道:

  1. 【梦想“企”飞系列】子承父业为皮革厂续新生
  2. 【梦想“企”飞系列】转危机为商机 小湿巾也有大前景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