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再藩:长河传灯

“认识”王魯湘,早在1988年。

其实,应该说是只知其文不知其人。而其文字,更是透过1988年中国中央电视台那套史诗式纪录片《河殇》的旁白,在高亢的民歌、交响乐、撼人的视象与充满磁性的低沉嗓音交融衬托下直达感官的。充分诗意的大散文,将中华文化的时空扯开;大起大落的论述,在海外知识界激起的《河殇》文化浪潮,一点也不逊于大陸内地的情况。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