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专家费引迪谈“一带一路”: 亚细安是海上丝路中心带

美国的商业咨询机构驻北京代表兼中国观察者费引迪(Randal Phillips)认为,亚细安可以利用自己位置为杠杆,来与中国讨价还价。(档案照片)
美国的商业咨询机构驻北京代表兼中国观察者费引迪(Randal Phillips)认为,亚细安可以利用自己位置为杠杆,来与中国讨价还价。(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亚细安位处中国“一带一路”战略中,“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中心地带”,美国的商业咨询机构驻北京代表兼中国观察者费引迪(Randal Phillips)认为,亚细安可以利用自己位置为杠杆,来与中国讨价还价。

香港美思明智集团的亚洲区管理合伙人费引迪(Randal Phillips),26日下午受邀在拉惹勒南国际研究院(RSIS)及咨询公司ZICO联合主办举行讲座,主讲“一带一路”与亚投行对亚细安国家的影响。

费引迪能说流利的英文、华语与印尼语,他曾在中情局国家秘密行动处(National Clandestine Service)任职28年,曾任美国中央情报局中国首席代表,目前兼任拉惹勒南国际研究院的义安公司教授。

在上周五的讲座后,费引迪接受本报记者采访说,“一带一路”是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的经济及外交政策中心(centrepiece),中国务必要使这个战略取得成果。

费引迪跟着解释,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的政客会承认自己的政策失败,他们一定会想法设法宣示自己的政策“成功”,但是任何要表现“成功”,一定要能说得出一些成就,一些真实的成绩。他说:“这正是我想指出的,亚细安可以利用这个位置,而新加坡正好在亚细安的中心。你永远要从另外一方的角度去思考,他们需要什么?在这个情况下,你就会想怎么样发挥杠杠作用。”

费引迪指出:“他们(中国)需要展示一些成果,他们假设亚细安会是一组热情、乐于接受、非对抗性的观众,但如果不是呢?”他认为,中国需要展示成果,就可能对亚细安提出的一些条件做出让步,至于这些条件是什么,就取决于各个参与者谈判的结果。

在历史上,亚细安多个国家与中国曾是正式或非正式的附属国与宗主国的关系,费引迪认为,在“一带一路”战略推行中,传统中国对待附属国的一些态度,也会显露出来。

他指出,从中国所用的形容词,就可以看出中国将不用国家按等级区分,按照中国的表述,唯有中国与美国是世界大国,其次是“显著的国家”和“重要国家”。虽然中国不会公开这么说,但它的确是根据这个排序给予不同国家不同对待。

“一带一路”面临重重挑战

费引迪以去年10月习近平访问英国时,《环球时报》对英国的评价举例说,《环球时报》的评论指英国“只配学生前往”、“应该了解自身在国际间的地位”,“已不是重要的国家”,这都透露出中国对英国的态度。尽管如此,费引迪对“一带一路”取得成果富有信心。

他说,中国要推动“一带一路”将面临重重挑战,包括缺乏经营如此规模策略的经验,而且“一带一路”的内容也充满不确定性。在习近平最初于2013年喊出“一带一路”口号时,中国官僚也显得不知所措。他同意“一带一路”的实施采取了“摸着石头过河”的做法,不过,他也看到,中国各个部门开始把自身的经济规划与“一带一路”挂钩,并把实现“一带一路”定为绩效考核的关键指标,目前,约有三分之二的中国省份及自治区参与了有关项目的制定。

而由于“一带一路”的涵盖面非常广泛,他相信“一带一路”不是一个短期工程,可能需要历经数十年才能实现其愿景。

“一带一路”或为中俄关系带来变数

对于“一带一路”会为中国带来更多与周边国家的纠纷还是增添利益?费引迪指出,“一带一路”中的“丝绸之路经济带”深入中亚腹地,可能直指俄罗斯势力范围,为中俄关系带来变数。

在国际上,中俄目前都以美国为对立面,在国际平台如联合国里相互支援。

费引迪分析:“如果中国过于气盛,或者没有留心把所有计划严格设在经济范围内,又或者俄罗斯解读中国的“一代一路”计划致使一些中亚国家做出俄罗斯视为对俄罗斯的影响力不利的行为,传统的中俄积怨就可能死灰复燃。”

相比之下,“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就不面对这样的风险。中国与部分亚细安国家在南中国海有主权纠纷,那南中国海争议会不会影响“一带一路”计划的推进?费引迪认为,这取决于亚细安国家的反应,不过,他相信,南中国海争议与“一带一路”有各自分明的驱动力(distinct drivers)。

他解释,中国坚持拥有这个南中国海的主权,而且一直坚持双边协商,拒绝南中国海问题多边化,因为通过双边谈判,中国掌握更多优势。而中国在南中国海扩建岛礁部署导弹的同时,也和整个亚细安坐下来谈判自由贸易协定,原因就在于中国不认为会在这个区域里会碰上后果重大的损失。

因此,“一带一路”计划与中国-亚细安合作的方面,亚细安国家需要中国的资金、基础投资及经验,亚细安需要中国的资金,他说:“谁不喜欢这样呢?”,相信一带一路”能打造出的双赢局面。

 

原载于2016年2月29日《联合早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